搜 尋 此 網 誌

2010年6月16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五十七)

《相知》

他們走出了地鐵站,步行至一餐廳門前,大男孩拉開玻璃門,讓綠珠先行進入,她笑問大男孩;『內裡漆黑一片,我不知你是否怕黑?』

大男孩微笑:『那我就當作入了戲院!』

原來該餐廳裡,另設有一扒房。綠珠跟侍應生說他們要吃扒餐後,侍應生便帶他們入了扒房。

扒房內燈光非常暗淡,每一張檯子也點燃著一支蠟燭。他們坐下後,侍應生遞上餐牌,大男孩以正經的口吻問綠珠:『你有沒有帶手電筒?』

綠珠認真地回答: 『你真的看不到?那我讀給你聽吧!』

大男孩聽後,心感詫異!她不是十分靈巧嗎?為何突然會變得如此遲緩?隨之向她說:『我在說笑而已!』

綠珠尷尬地微笑:『沒想過今次給你作弄了!』

他們叫了扒餐一會後,餐湯和麵包便放了在檯面。綠珠為麵包塗上牛油時,隨口地說:『今次這個項目做得成功,賢明真是要請你吃大餐。』


大男孩:『為何你這樣說?』

綠珠:『他那位同事,家裡出了亂子! 所以要放假。』

大男孩:『賢明那位同事為何突然放假?有什麼家庭要事?』

綠珠:『那位仁兄正在辦離婚事宜。』

大男孩詫異:『辦離婚也要放大假?』

綠珠猶豫是否應該跟大男孩說,她遲疑了一會,才向他說:『他近日在公司頻頻鬧事,影響其他人,那是賢明著他放假的。』

大男孩:『那麼賢明為何不辭退他?』

綠珠:『因為賢明的父親認為他是人才,他對賢明說,世上沒有完美的員工的,所以賢明才不能幹掉他!』

大男孩:『那你跟著他,也不會好受!』

綠珠聽後,沒有作聲,她遲疑了一會:『你為何會知道的?』

大男孩:『此類人有一定的典型性的!』

綠珠:『你也遇上過?』

大男孩:『你將來也會再見到此類人!』

綠珠:『其實那位仁兄在多媒體上,有不錯的才華,但為人卻十分小器,連一些很簡單的技術,也怕我學了。』

大男孩:『那是他賴以為生的技術,他當然不會讓它溜了出去,給其他同事掌握了!』

綠珠:『那我是明白的,但是 .....』

綠珠跟著沒有再說,她遲疑著。

大男孩:『但他做得太過份,連雞毛蒜皮的伎倆也要收起來。而且頻頻出小動作來阻撓你,使你對該個項目一知半解!』


綠珠點頭,她再也沉不著氣了:『我跟著他,簡直是受罪!他放了假,我還可以開心點!我自己在摸索,也知得多於跟隨著他!』

大男孩:『那類人自卑至極點!無藥可救的!』

綠珠氣憤地說:『那我覺得他是自大至極點!』

大男孩:『自大是自卑的表現形式而已!』

綠珠更為憤恨:『我只覺得他自以為是,恃才傲物!把自己視作是超人!他又大男人,視女人的意見如無物!』

大男孩:『超人是懦弱者的化身!』

綠珠語氣平和了一點:『你的說話似乎有著莫名其妙的哲理!』

大男孩:『你慢慢才會理解我的體會是現實的。』

綠珠沒有再說話,她一邊進食,一邊頗為感觸,她完全沒有想過,昨晚給他們三人玩弄至無法招架的男兒,竟然有如此多人生體會的。

他們進食了一會後,大男孩臉露疑問:『那個項目數天後便要,為何賢明不待他完成該個項目才算?』

綠珠:『他近日每天就在數說妻子的不是,又說上天對他不公平,像他如此優質的絕世好男人,竟會遇上一位如此下賤的女人!他又說結婚簡直是折磨!是男人最錯!』

大男孩:『那他什麼也做不出來,賢明被迫要著他放假?』

綠珠:『那又不是什麼也沒作,只是進度很緩慢!』

大男孩:『他結婚多久?』

綠珠:『好像三年而已!他的孩子才一 歲!』

大男孩:『賢明的父親不可能保護他太久!可能他會離婚兼離職!』

此時兩塊鐵板牛柳放了在檯子上。

他們吃了幾口之後,綠珠問:『怎麼樣?那些牛柳是否好味道?』

大男孩:『十分好味!你沒有介紹錯!』

綠珠向大男孩吐了滿肚子冤氣後,心情好了很多。她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是失了理性,向大男孩訴了那麼多苦!她憂慮那些情緒化的言語被張揚出去。片刻之後,她對大男孩說:『剛才我跟你說那位仁兄的事,你不要跟賢明說,我不想招惹麻煩!』

大男孩:『那你有沒有跟你姊姊提及?』

綠珠:『當然沒有!我知道她的脾氣,若果我跟她說,她會把賢明痛罵一頓!』

大男孩:『哦!那是人之常情!到時還會愈弄愈糟糕!』

綠珠: 『今次這個項目做至半途而廢,賢明已對那位仁兄很氣憤,我再投訴,賢明會借機辭退他的。』

大男孩:『你不用過於仁慈,那類人會自己毀滅自己的!』

綠珠: 『我又不覺得他會自動辭職,他那麼緊張那份工。』

大男孩:『就是因為賢明父親保護著他,此類人便會肆無忌憚,以為自己獨當一面,連太子爺也不會放在眼內,到時自然會被刪除!』

綠珠:『你又見過此情境?』

大男孩:『古人哲理、文學藝術、童話寓言和神仙故事等,為何在今天來欣賞?還是津津有味!因為人性千百年來也沒有改變過!』

綠珠:『那你是說,此類人,前有古人,後有來者?』

大男孩: 『對!』

雖然大男孩沒有應承她,不會把她批評那位仁兄的說話告知賢明,但她已感到他不會令她失望的。

他們吃完主餐後,兩杯雪糕放了在檯面。綠珠感到那杯雪糕很好味!她遇上賢明公司那位,她從來未見過的,絕種賤男人。她跟朋友訴說,只換來禮貌性的安慰。這頓燭光晚餐,現實的浪漫,她意想不到地,獲得了一些實質性的剖析。在缺乏工作經驗的她,不可能有人生體會!她不明白,也沒法理解,也無以認同,為何大男孩會認為,一位如此緊張自己份職業的 人,慢慢會自己摧毀自己的前程?

兩杯熱餐茶放了在檯子上,綠珠拿起茶杯時, 溫情地向大男孩說:『今夜過得很快!看你的樣子十分疲累,你今晨四時已經起床,回家早一點休息吧!』

大男孩點頭:『我回家要睡一會,才有精神繼續做那個項目的!』

待續.....

4 則留言:

  1. 值得信任的男人!又一閃閃生輝的優點!加油呀!且看情歸誰心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這段對答確是能令女生存有好感的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咖啡:

    哈哈!加油?火上加油?嘻嘻!我這個故事是有框框的,且看他們的發展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校長:

    我對著電腦,執一些風景照片時,從行雲流水,樹木石頭的大自然美景中,踱出了此集的對白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