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0年2月12日星期五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三十三)

的士到了表妹的夫家後,表妹取出錢包時,大男孩說他會付車費。

大男孩還在車內付錢時,她們已下車。表妹微笑地跟大姐姐說:
『你隻寵物也不太差,不懂浪漫,也算懂事!』

大姐姐笑著:
『他外冷內熱,是一個保溫瓶!』

表妹又笑著:『怪不得只有你才會感覺得到!』

大姐姐在大笑!


大男孩下車後,他們便一同進入一幢大廈。


表妹的家翁開門,大家步入時,大男孩與家翁打招呼,互相稱呼對方的名字。

表妹的家翁是一家酒樓的小股東,位於大男孩工作的地方附近。大男孩不時也跟同事一同到該酒樓午膳,從而互相認識。

表妹的家翁便問表妹,為何大男孩會跟他們在一起?

他的兒子回答大男孩是大姐姐的舊同學。

表妹立即說:『他們以前是同學,現在是情侶。』

表妹夫雖然有點詫異,但也沒有再追問,只是說
:『我今晚才認識他,所以不太清楚!』

大男孩頓時確定表妹知道他與大姐姐的關係,他的神態反而較為輕鬆。
 
他們坐下後,表妹的家婆抱了孫兒來看,她與兒子、新抱和大姐姐在交談。大男孩便跟表妹的家翁在寒暄。

過了一會兒後,表妹說要走時,她的家婆便說煲了湯給他們飲。大家也說飽時,家婆說把湯水倒入瓶子中,著她兒子拿回家飲。

大姐姐發見原來表妹夫和他母親的關係很密切,可能做成她兒子成家後,她甚為憤憤不平!

他們離開家門等待電梯時,表妹的家婆對她的兒子說:
『你在家沒有湯水飲,回家記得飲我的湯水,煲了很久的啊!』

他們進了電梯,關上了門後,表妹立即質問表妹夫:
『我母親也有煲湯給我們飲,為何你對自己母親說沒有湯飲?』

表妹夫臉露困窘之色:
『我沒有這樣說過呀!冤枉呀!』

大姐姐對表妹說:『算了吧!他母親可能只是隨口說而已!』

表妹夫跟著又說:
『母親說那些湯主要是給你飲的!』

表妹還是臉帶怒氣,但沒有再說話了。

他們離開大廈,步向地鐵站途中,經過一家正在關門的花店,表妹夫停下,拾起剩下的最後一支玫瑰花。

他把玫瑰花放於嬰兒籃上,正想取出錢包時,表妹以命令的語氣跟他說:
『放下去,不要浪費!我不要浪漫!有錢便省下來買奶粉吧!』

表妹夫隨之轉向大男孩,微笑地說:『同一個女人,結婚前,投訴我缺乏浪漫!結婚後,埋怨我沒有浪漫!做母親後,要我收起浪漫!』

他跟著以手按著大男孩肩膀,微笑地說:『浪漫,錯過了,金錢也買不到,也不會再來!』

大男孩在微笑。

表妹夫便把那支玫瑰花遞給大男孩;『你不要笑,今天的我,是明天的你!』
 

大男孩取了那支玫瑰花後,問在店前收拾東西回店舖的男人:
『老闆,這支花要多少錢呀?』

老闆望著大男孩,呆了一下,微笑著:
『如果不是有一些事,本來我已關門。你那麼晚才來買一支花送給女朋友,你真是夠浪漫!不用付錢了!情聖!』

眾人便大笑起來!

大男孩拿著那支玫瑰花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表妹笑著說:
『情聖!送支花給情人吧!』

大男孩才把那支玫瑰花遞給大姐姐:
『一支花!送給您!』

大姐姐羞澀地微笑。

一支玫瑰花,從「情聖」的手上送出,驅散了表妹和表妹夫的繃緊氣氛。

此時開始下著微雨,表妹說要坐的士回家,大姐姐便對她說大男孩家就在前面不遠處,他要回家放下手中那袋日用品後,才送她回家。

表妹一家上了的士,臨關車門前,她向大姐姐說:『你父親等著你的情聖去聽他講那些怪物的,你不要太遲回家。留一個好印象給父親,將來少很多麻煩!』

他倆在微雨中步行回大男孩家,沿街在打情罵俏。

大男孩笑著:『你表妹為人妻子也很惡!實是一名悍妻!』

大姐姐回以笑容:『那麼你認為我是否也凶惡?』

大男孩望了她一眼:『你?昨夜就很惡,今朝就更凶!』

大姐姐微笑:『昨夜是你自己不懂事,胡亂說話,自作孽,抵罵!』

大男孩又說
:『今晨我朦朧中醒來,於自己洞穴,也遭遇到猛虎撲噬!實在冤枉!』

大姐姐笑著:『那是你自己送羊入虎口,又是自作孽,你昨晚沒有引虎入室就沒事!

羔羊:『中午醒來後,就更加無辜,隻雌虎又發狂!把我嚇傻!』

雌虎:『那是你誤觸虎鬚,又是自作孽。那時雌虎仁慈,才沒有把你吞下!』

羔羊:『講來講去,女人永遠是對的!』

雌虎仰面,自豪地說:『那是永恆不變的社會定律,男人要成家,就要有心理準備:古來伴妻如伴虎!』

羔羊聽後,吻了
雌虎臉頰一下:『據科學研究,大自然裡,羊群要被虎追趕,才可延年益壽!』

雌虎笑著:『那是你自己說的:家有悍虎,健康長壽!』

大男孩大笑起來。

此時他們已走到大男孩所住的大廈入口,大姐姐便取出門匙,俏皮地說:『雌虎又進你家,今次是自己開門,你是否害怕?可能今夜你又會遭受虎嚐!』

大男孩回以微笑:『我已熟悉虎性,禦虎有術!』

他們進入了大男孩的家後,大姐姐從廚房取出了一個裝有水的玻璃杯,放於小飯檯面,然後把那支玫瑰花插放在水杯中,望著那支玫瑰花說:『這裡也是它的家,明天我們全家去旅行,把它放在我的行宮會更加合適!』

大男孩聽後,走到她面前,沒有說話,突然把她摟抱著,兩人的嘴唇頓時吸吮在一起。

一段火辣辣的熱吻,像是他們要從對方的嘴裡吸取氧氣般,難以放開。他的手掌,從她的秀髮,順延至她的背部,到達她的臀部時,便逗留在那裡搓揉一刻,才返回她的背部。那隻貪婪的手掌,緩慢地穿梭於她背部和臀部之間,沒有停止地搜索著。

她沉醉於他的愛撫中,發出柔美的呻吟聲,點綴著靜寂的斗室。
 

過了一會後,他倆的嘴唇離開了少許,
她柔聲地對他說:『繼續下去,隻雌虎會被刺激至獸性大發,你又會被虎吞嚥!』

大男孩:『我已被虎撲過,擒虎有道,已成馴獸師!就算雌虎狂性大發,我也可駕馭虎慾!』

他倆的嘴唇隨即又緊吮在一起。

他們摟吻了一段時間後,她的手提電話鈴聲響起來,是她父親來電:『你表妹已回到家了,你們何時回來?』

大姐姐回答:『我們快回來了。

她掛了電話線後,跟大男孩說:『我們要走了!』

他們走至雜物架處,她從大男孩的環保袋中,取出一個大膠袋,套上她那件名貴晚裝。跟著對大男孩說:『下次你拿衣物去洗時,記得一併清洗我的睡衣和內衣褲。』

大男孩取了雨傘,便與她離開家。

大男孩拿著雨傘,另一隻手在她背後伸出,按著她另一邊肩膀,在雨中與她步行至地鐵站。

他們踏入地鐵站後,她對大男孩笑說:『今次好很多,大家也幾乎沒有弄濕衣物。上次雨夜回家,你連肩膀也不敢碰上我,好像怕我輕薄你般。』

大男孩臉露尷尬的微笑。

他們進入了乘客稀少的地鐵車廂,坐下後,大姐姐的頭便倒在他的肩膀上。他伸手至她的另一肩膀,緊摟著她。

地鐵車開行後,大男孩問她:『你是否覺得今天過得十分漫長?』

她沒有回答。她枕在一處讓她有著安全感的身軀,毫無顧慮地依偎著,睡著了。

大男孩的頭轉了少許,凝視著她那可人的睡容,沒有再騷擾她。他漫無目的地望著車廂,從昨夜至今晚,感覺像是經歷了十多天似的。大男孩回味著在離開酒樓前,她與表妹一唱一和的生動神態,與現在變作了一隻甜睡的貓兒般沈靜,成了強烈的對比。

地鐵快將到達她的家時,大男孩輕聲跟她說:『快到家,要下車了!』

她抬起頭來少許,睡眼望著他的臉蛋:『我以為自己睡了在家中的床上!』

他們走上了地面後,大男孩張開雨傘,與她步行至她家門前,
大男孩問:『現在已不早了,又下著雨,你們明天又去旅行,我是否還上你家坐?』

大姐姐:『你是否擔心我母親對你的態度?』

大男孩:『我不想給你帶來麻煩!』

大姐姐:『她不接受是一時,我的未來是一世的!』

大男孩:『你可以給她多一點時間去接受!』

大姐姐:『如果母親認為你的人格不好,我會接受她的意見。但現在她以我有婚約為理由,要我返回一位沒有人格的未婚夫身旁,我是不能夠容忍的!』

她遲疑了一會,繼續說:『在酒樓時,我自己也未想通,又有那麼多親友在,我也不想見到母親難下台階,所以才保持沉默。那時我真是有種衝動,很想大聲宣告,我已經跟那名壞傢伙一刀兩斷了。離開酒樓時,表妹的積極態度,鼓勵了我!我自己連第一步也踏不出,將來如何面對親友?』

她說完後,沒有待大男孩回答,跟著轉身按動大門的密碼鎖,然後轉身看著大男孩,沒有說話。

大男孩望著她堅定的神情,隨之伸手拉開大門,讓她先進入,他跟在她後面,一同踏入大廈。

他們走出電梯,她以鎖匙開門後,大姐姐的母親已站在門口,對大男孩說:『那麼晚還要你送絢夢回家,真是不好意思。現在已經很晚了,天又下著大雨,你早一點回家休息吧!』

大姐姐的父親立即走出來:『請入來坐,不會太夜的。』
 
待續.....

8 則留言:

  1. 恭賀新禧!

    一帆風順!

    日日開心!

    月月快樂!

    年年幸福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佛爺:

    故事興味愈來愈隆呀!

    祝新春大吉啊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佛爺:

    祝佛爺虎頭龍尾!
    虎嘯龍吟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謝謝花花之賀!

    祝花花永遠也風華絕代!才智過人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校長:

    恭賀新禧!

    我從沒見過「興味」一詞,上網查閱,又學到一詞。謝謝校長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卡臣:

    虎頭我都想要,但龍尾就 .....
    可唔可以換條鳳尾呀?
    我鍾意鳳多啲呀!
    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  7. 咖啡:

    祝你今年在咖啡中落糖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