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0年2月2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三十一)

各人返回自己的座位一會後,飯和麵便放於檯面。大姐姐沒有心情再吃。她見表妹於小檯子處抱起嬰兒,便走到表妹前,想跟她說話,卻在躊躇,欲言,又止。
 

表妹見她心煩意亂的樣子,便和她說:『你被你母親剛才說你快與未婚夫成親的說話弄得十分困窘?』 

大姐姐點頭:『感覺好像被潑了冷水般難受!』
 

表妹:『怕什麼?我擺這個彌月宴之前,也擔心過被親朋問我,為何我夫家一個人也沒到?』 

大姐姐:『哦!你也憂心過被問起?』
 

表妹:『當然有!後來我想通了。若果有人問我家公家婆為何沒來?我準備答,家婆不舒服,在家休息!人們如何想是他們的事,我顧不了的。誰料今晚無人問我!而彌月宴也快將結束,成為過去!』

大姐姐:『看你今晚的樣子又很從容似的,不似有什麼顧慮!』
 
表妹:『我已愁了很久,想不通,我不會擺這個彌月宴的。』
 
此時表妹夫走到她們前,神色困擾,吞吞吐吐:『老婆!我 ..... 我想 .....』
 
表妹有點怒氣地問:『你母親又情緒起伏,叫你立即回去看她?』 

表妹夫:『是我父親剛給我電話。』
 
表妹語氣甚重地說:『你走吧!這裡我會處理!』
 
表妹夫走後, 大姐姐便問:『你家婆經常也情緒波動的嗎?』
 
表妹:『不是!只是我老公要參加我的家庭聚會,她就會情緒失控。』

大姐姐:『那你家婆分明為難你!』  

表妹:『那有什麼辦法?她視我搶奪了她的兒子般!』

表妹停了一下,繼續說:『兩個人生活在一起,已經有不少磨擦。若果磨擦太多,關係便會出現裂痕!』
 
大姐姐:『所以你放老公回去?』
 
表妹:『他已在這裡一整晚,夫家那邊在迫他,我不能迫得他太窘。』 

大姐姐:『那就是互相遷就!』
 
表妹點頭。跟著很有感觸地說:『兩年多前,我們兩家人的大爭吵,弄得我幾乎想放棄這段感情!』
 
大姐姐:『哦!我記得你曾經埋怨過,你老公沒有站在你家人的立場去想問題。』
 
表妹:『那時我真是心灰意冷!心想:算了吧!為何我一定要嫁他?』 

大姐姐:『但你始終想通了,因為你老公作出了妥協。』
 
表妹:『不只是如此!我想到要跟他分手時,那段被憤恨所覆蓋了的愛戀,才破繭而出!我才真正知道我是深愛著他的!』
 
大姐姐:『那麼奇怪?』
 
表妹:『一點也不奇怪!你跟未婚夫在五星級大酒店擺了一場盛大訂婚宴。現在你離開了「他」,你是否會覺得捨不得?』 

大姐姐聽後,垂下頭,望著地毯,遲疑了一會,漫不經心地說:『我十分後悔擺了那個訂婚宴,恨不得可以從親朋的記憶裡,抹去那一晚燦爛豪奢盛會!』 

表妹:『你現在的男友是否知道那個訂婚宴?』
 
大姐姐點頭:『他似乎沒有計較。』
 
表妹:『他沒有介意,你就不要心理作祟,以免做成了你這段新感情的絆腳石!』  

大姐姐:『那我明白。我現在是顧慮母親轉不過來!』
 
表妹:『你不用憂慮你母親不能接受你的轉變,她不可能迫你返回未婚夫身旁的。女人對一個男人決絕,不會心下留情!』
 
大姐姐:『這段新感情令我十分沈溺!但我母親剛才的說話使我甚為惆悵!』 

表妹:『看你父親跟你的新男友很談得來。』
 
大姐姐:『他們也是那類電玩發燒友,見到那些一件二件的怪物,就什麼也不顧的!』  

表妹:『兩年多前,我心煩過你。兩家人幾乎要火併。你看,現在我們的兒子已出世了。』
 
大姐姐:『看你抱著兒子甚為心甜!』 

表妹:『甜蜜裡沒有苦澀,你不會嘗到甜味!
 
大姐姐微笑起來:『你的說話變得非常玄!』
 
表妹:『一點也不玄,沒有障礙的結合,可能是一場錯愛! 

大姐姐笑著:『你就快變成哲學家了!』

表妹:『你有沒有聽過,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講:「一個娶了悍妻的不幸男人,就會成為哲學家!」他自己就是如此!』

大姐姐又笑著:『是真的嗎?』

表妹:『真的!但蘇格拉底正一是古代虧男人。今天,冤家結成親家的新抱,才會變成哲學家!』

大姐姐大笑起來,她跟表妹交談一會後,心情恢復了很多。
 
大男孩的聚會已經結束。他們準備離開時,朋友甲的女友便對大男孩說:『你過去跟絢夢說再見吧!我們先走!』
 
話畢,全部朋友向大男孩說再見,跟著他們便一同離開了。
 
大男孩一個人站在空無一人的飯桌前,躊躇了一會,跟著步向大姐姐表妹的宴會廳。
 
他走至宴會廳的入口,見到大姐姐和表妹在閒聊,遲疑了一下,才走至她們前:『我們吃完飯了,來跟你們說再見!』 

表妹隨之對大男孩說:『絢夢跟你過去和她父母說再見!』
 
跟著表妹以一個微妙的眼神示意大姐姐,大姐姐便帶大男孩到她父母身邊。大男孩便向大姐姐的雙親道別了。 

大男孩離開後,大姐姐返回自己的座位。他們正等待著甜品。
 
此時表妹又走至大姐姐背後,在她耳邊說:『打電話叫你的男朋友回來。』
 
大姐姐很詫異:『你想做什麼?』
 
表妹:『你快打電話,否則他走了。』
 
大男孩已站立於巴士站,他收到大姐姐的電話後,便返回酒樓。 

一些甜品正放到檯子上。表妹走到大姐姐的弟弟背後,對他說:『你,坐到我身邊,讓你的座位出來,你姐姐的舊同學要坐。』
 
大姐姐的弟弟笑著說:『表姐!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太惡,所以表姐夫未吃完已被你嚇走了。』
 
表妹跟著抽起他背後的衫領,把他拉至站起來:『結了婚的女人不惡,怎樣管治家中反叛的男人?看你的樣子,你將來娶的老婆,肯定是河東獅吼!凶猛成性!到時你在家中,連站立的位置也沒有!』

大姐姐聽後,大笑起來,對表妹說:『你別嚇壞我母親!她見到時下的姑娘來勢洶洶,已憂心我弟弟將來會被老婆虐待和摧殘!慘成女人的奴隸!』

大姐姐的弟弟被迫讓位後,大男孩剛返回了宴會廳,表妹示意他坐她表弟原來的座位。 

表妹隨口對其他人說:『今晚絢夢送我回家便可,但想到絢夢要自己回家,我便叫她的好朋友跟我們一起,好讓他送絢夢回家。』
 
大男孩坐於大姐姐和她父親之間,神態有點不自然。大姐姐見狀,於檯上取了一些甜品給他吃。
 
他們吃了一些甜品後,大姐姐的父親又取出他那部新相機,跟大男孩高談闊論。
 
一會兒後,表妹走到大姐姐的父親旁:『你們那麼談得來,我跟你們拍幾張照。』

大姐姐以為表妹只跟她父親和大男孩一同拍照。誰料表妹竟然叫她和母親也坐近一點,一起拍照。

大姐姐心想,表妹當了母親後,好像漸漸失去從前的羞澀了。  

表妹跟他們拍完照後,把相機交回大姐姐父親手中時,好奇地說:『為何這部相機那麼大?』
 
大姐姐的父親和大男孩異口同聲地說:『這部相機已經是很輕巧了!它是可換鏡頭的!』
 
表妹笑著回答:『如此大的怪物,送給我也不要!』

大家吃完甜品後,親朋便陸續離開。大姐姐見到有人問表妹,為何她老公已走了時,她若無其事地回答家婆不舒服,老公要提早回家看她。在大姐姐眼底裡,對表妹以非常從容的神情回答,感到甚為詫異:表妹經歷了一段驚濤駭浪的結合後,真是成熟了許多。她被親朋問起一些尷尬的事情,也對答自如,毫無畏縮!

大部份親朋離開後,表妹便叫侍應生結賬。大姐姐見她在核對那些單據時,十分有條理地詢問一些事項。她不其然地想:「為何女人結了婚後,不是依賴了?而是更為獨立!」

待續..... 

4 則留言:

  1. 佛爺:

    刻劃入微,引人入勝!

    [一個娶了悍妻的不幸男人,就會成為哲學家!]

    蘇格拉底真的這樣說過?實在太捧了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校長:

    我通常見到引人入「性」,就想到風月。嘻嘻!

    近日聽聞兩次,蘇格拉底話:一個娶了好女人做妻子的男人,就會生活得快樂。一個娶了悍妻的男人,就會成為哲學家!

    我也不知是真是假?但據聞蘇格拉底真是家有悍妻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佛爺︰以前睇書,記載林肯及托爾斯泰是家有惡妻的,算唔算佐證?:p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唔怪得托爾斯泰的「戰爭與和平」那麼經典,可能靈感來自他與妻子的婚姻生活。嘻嘻!

    他寫「安娜.卡列尼娜」,可能寄望他妻子離開他。呵呵!

    他作「復活」,可能期盼自己復活。結果他便走了去車站復活,結束了他與妻子48年的關係。

    一代文豪,沒有一位悍妻,可能只會是一位平庸的貴族!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