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0年1月25日星期一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三十)

大男孩跟大姐姐進了宴會廳後,她只是向親戚介紹大男孩是她剛碰上的舊同學,大男孩也認知道這個時刻是不適宜直言的。大姐姐是想藉以把大男孩帶入她的親戚圈子裡。

一張飯桌上放了很多部數碼相機,大男孩逐一拿起跟他們拍攝群體照。

在以最後一部相機拍完照片後,各人便取回自己放在檯面的數碼相機。一名男子走至大男孩前,問他取回還在他手上的相機。大男孩便向該名男子說:『世伯,好嗎?很久沒有見你了!』

該名男子好奇地問:『你怎麼會認識我?』

大男孩:『你是絢夢的父親。我在她的畢業禮中見過你。』

大姐姐的父親:『我不記得你了。你又會那麼好記性的?』

大男孩遲疑了一會:『我那時跟你們拿相機拍過照的。』

大姐姐的父親心裡甚為高興,他女兒多年前的同學還記得他,便興高采烈地跟大男孩說:『你有沒有見過這種新相機,可換鏡頭,但沒有反光鏡的。機身薄了一半,不但輕了,鏡頭也小了很多,影像質素卻比他們的好得多。 .....』

大男孩:『我未見過真實的,今次是第一次,真是很輕巧。』

大男孩便站在那裡,大姐姐的父親把鏡頭拆下給他看,細談他那部新相機的功能。

一會兒後,大姐姐的父親被另一位親友叫了去拍照。

此時大姐姐走到大男孩面前,向他說:『你過來,跟我和我的表妹一家拍照。』

大男孩從大姐姐的表妹夫手中取了一部新式數碼相機,跟他們拍攝了一些照片後,一個男人走至大男孩身邊,向他說:『你站過去吧!我幫你們拍幾張照片。你今晚跟人家拍了不少,但自己卻未上過鏡。』

大男孩正遲疑著時,大姐姐便揮手叫他過去。他便把相機交給那個男人,走了過去,站於大姐姐身旁。

他們拍完照片後,那名男人便把相機交回大姐姐的表妹夫手中,跟著望向大姐姐:『你男朋友那麼拘謹,拍照也不敢以手牽著你。』

大男孩臉露尷尬之色,大姐姐便微笑地對那名男人說:『那麼多人在,他怕醜吧!』

那男人微笑了一下,向大男孩說:『你女朋友主動過你很多!』他便離開了。

大男孩跟著對他們說:『我要返回我的飯桌了。再見!』

大男孩離開後,表妹便問大姐姐:『你的舊同學有沒有女朋友?』

大姐姐遲疑著:『他 ... 他 ... 他當然有女朋友的!』

表妹:『那便算了吧!』

大姐姐便問:『為何你這樣問?』

表妹:『我有一個朋友,工作不定時,很難認識異性,想介紹一下而已!』

大姐姐:『又有菜放上檯子了,我們過去進食吧!』

她們便返回檯子進食了。

大男孩的朋友們正在議論著為何大男孩那麼久還未回來,朋友甲的女友便說:『他可能已經暈倒在絢夢的裙下了!』

眾人大笑一會後,大男孩回到自己的飯桌,見到大家在閒聊,坐下後便以筷子夾起碗中的京都骨來吃。他吃完後,才發覺無人在閒聊了,全檯子的眼睛都在望著他。他好奇地問:『發生什麼事?』

其他人便說:『這是應該由我們來問的。』

大男孩:『他們叫我跟他們拍照,所以遲了點才回來。』

他們便齊聲說:『哦!還有呢?』

大男孩:『還有什麼?還有這些京都骨很好味!很甜美!』

那幾位「食神」便齊聲說:『我們知道你現在食什麼也感到美味的!』

大男孩無言以對,唯有沉默!

朋友甲的女友:『他重遇上了絢夢,今晚定會作一個好夢!』

大男孩頓時臉紅耳熱。

此時有一碟菜放在檯面,朋友甲便說:『你們不要纏擾著他了。讓他今夜作一個絢夢吧!』

他們才再進食和閒聊。

在大姐姐表妹的宴會廳裡,大家也在進食。此時表妹步向大姐姐的背後,對她說:『你可否幫我看一下我的嬰兒?我要去洗手間。』

大姐姐覺得莫名其妙?為何要她去看?但她仍然跟表妹走到牆邊的一張小檯子處,看著籃子中的嬰兒,然後說:『我會幫你看著他的。』

表妹輕聲地問:『你是否已經跟你的未婚夫分了手?』

大姐姐甚為愕然,垂頭望著嬰兒:『沒 ... 沒有!你為何會這樣想?』

表妹:『你這晚跟你在訂婚宴後,有一明顯的不同。其他人沒留意,但我卻注意到!』

大姐姐雙眼仍然看著嬰兒,漫不經心地伸手去觸摸他:『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同!』

大姐姐的手未觸及嬰兒前,表妹便伸手握住大姐姐的手背:『你逃不過我的眼睛!』

大姐姐遲疑了一會,繼續把手伸向嬰兒,撫摸著嬰孩,說:『你的眼睛真是銳利!』

表妹:『兩個人生活在一起,很多生活習性要作調整,也要適應,一點也容易。如果沒有感情了,住在一起後,無可能在生活上互相遷就對方的!』

大姐姐:『你不會怪責我背棄了那段婚約?』

表妹:『剛才你那位舊同學,是你現在的男朋友嗎?我在他對你的神態中,發見了異樣!引起我注意你們的關係,不只是舊同學。』

大姐姐點頭:『你覺得他怎麼樣?』

表妹:『你的未婚夫比他成熟和世故得多。』

她停了下來,思索了一下:『一些外型或性格完全不相襯的男女,可以生活在一起,是有很多細微的潛在因素維繫著,外人根本無法得知的。』

大姐姐點頭:『我擔心我家人不會接受這一轉變!』

表妹:『你放心!我不會跟其他人說,或許將來他們願意接受事實,或不接受,那又如何?』

大姐姐:『你跟你家婆的關係有沒有改善?』

表妹:『你看,今晚我老公的家人一個也沒有來。我不須要多講,也沒有人問我,大家心知肚明!』

大姐姐:『你們結婚前,兩家人的爭吵,到現在兒子出世,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了!』

表妹:『有什麼辦法?未結親家,已成冤家!前有古人,後有來者!』

大姐姐:『過時過節,你有沒有回夫家吃飯?』

表妹:『當然有!我不想令老公難做!我要維持一段關係,當然要費心思和技巧的!』

大姐姐:『為了維護一段感情長久,真是頗費心神!』

表妹:『那是當然的!若我可以在立法會前,像僵屍般慢行,那就叫作「苦行」,那就可以緩和我夫家和我家人的繃緊困局,我去那裡絕食一佰二十小時也無所謂!』

大姐姐大笑起來:『你去洗手間吧!』

表妹從洗手間出來,返回宴會廳的途中,碰上大男孩正去洗手間。她偷笑地向大男孩說:『絢夢明天去旅行兩個星期,你是否很捨不得她呢?』

大男孩頓感愕然!為何兩位女人也看得到他與大姐姐的關係?他未來得及回答,表妹已經從他身邊擦身而過了。

表妹回到飯桌後一會,表妹夫便拿他那部有投影功能的數碼相機出來,放於檯子上,然後關了宴會廳的燈。

那晚該機拍攝的照片便被逐一地投射在牆上,大家也在七嘴八舌,議論著各人不同的神色,有說有笑,甚為歡樂!

當幻燈片投射有大男孩和大姐姐一起的影像時,大姐姐的大姨媽突然說:『絢夢不是有未婚夫嗎?為何她的手繞著她舊同學的手臂?』

大姐姐的母親頓時臉色沉了下來,幸好在黑暗中沒其他人見到。片刻之後,她才回答:『跟舊同學拍照時,親近一點,又有何相干?為何你那麼守舊?絢夢的未婚夫剛成了議員,他們就快結婚的。』

表妹隨之說:『訂了婚也不一定會結婚的,我有朋友也是如此!否則訂婚來幹什麼?』

表妹的母親立即回應:『訂婚是因為未有時間結婚。』

表妹又反駁:『訂婚是因為雙方還未想清楚,否則便結婚了。』

她們在爭論不休時,大姐姐默不作聲,她實在也感到很窘迫!她得意忘形地繞著大男孩手臂,是希望留有一張較為親近的照片,讓她的家人可以慢慢接受她的轉變。

她沒有想過,一部有幻燈片投影功能的相機,令她與大男孩的關係,頓時變成眾人的焦點。

表妹和她自己母親的爭論還沒休止時,表妹夫便關上了數碼相機,開著了燈光。然後微笑地對眾人說:『大家是否覺得剛才的幻燈片很好看?』

眾人便鼓以掌聲。表妹和她母親關於訂婚是否一定要結婚的爭論,才告結束。

待續.....

2 則留言:

  1. 唉,佛爺,愛情真的不是兩個人的事,很慨歎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校長:

    好似只有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裡,才有二人世界,而且是赤裸裸的世界。以後人類就再沒有二人世界了。你是否同意?嘻嘻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