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0年1月13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十八)

那家酒樓的面積頗大,而且分成兩個大堂和不少宴會廳。大男孩在入門處四周張望,但始終見不到那一家四口的蹤影。

他們該晚的聚會有十個人。大男孩、朋友甲和他的女友坐下後,其他朋友也陸續到達。

朋友甲不時向其他人介紹他的女朋友。他們早已從大男孩口中知道,朋友甲被前度女朋友拋棄,所以他們只是跟朋友甲的新女友打招呼,沒有多問細緻的事情。但其中一位坐著也像作白日夢的朋友並不知道那事,衝口而出,向朋友甲說:『不見你的女朋友兩年多,為何她消瘦了那麼多?她是否有隱疾?』

其他人馬上把酒樓的菜單遞上給他,齊聲向他說:『你看一下叫什麼吃,今晚由你作主!』

大男孩隨之對他說:『這是他的新女朋友,他與舊女友已分手了!』

愛作白日夢的朋友又再問
:『他們已同居,為何也分了手?』

大男孩又解釋:『因他與前度女友「性傾向」不同,所以合不來。』

愛作白日夢的朋友又再問
:『他們對現今香港的社會性議題有不同傾向,所以爭吵至分手?』

其他人立即又對他說:『新世代宅男!人生不是只有社會性議題的!我們已經十分肚餓了!你快點決定叫什麼套餐!好嗎?』

愛作白日夢的朋友雖然還一臉迷茫,但他無可奈何,便拿起菜單來看。

大男孩便向坐在他身旁的朋友甲說:『你的女朋友看似胖了一點,身體健康了吧!』

朋友甲
很自豪地回答:『那是當然的!她母親吩咐我要強制她進食,所以她的體重已經上升了數磅。』

大家商議叫了一個套餐後,各人便在閒談。

有一位朋友想買一部小遊戲機送給他的姪兒作生日禮物,他跟另一名朋友在討論時,該名朋友便問大男孩:『拿你的遊戲機給我們看一下,可以嗎?』

大男孩:『我今天沒有帶遊戲機。』

幾乎全檯子的眼睛頓時看著他,異口同聲地說:『你不是感染了豬流感吧?你會沒有遊戲機帶在身?』

朋友甲也以詫異的眼神問:『你不是說笑吧?』

朋友甲的女友跟著便以開玩笑的口吻說
:『可能他跟你一樣,有女朋友了,便捨棄了遊戲機吧!』

大男孩頓時臉紅耳赤,甚為尷尬!他中午跟大姐姐離開家時,真是沒想起自己那部必攜帶在身的遊戲機。

他們吃了幾度菜後,分成幾組在閒聊。朋友甲的女友去了洗手間,他便輕聲地向大男孩說:『你別以為我與她現在的感情很好,我現今是甚為煩擾的。』

大男孩:『什麼事?』

朋友甲
:『我對你說過,我接她離開醫院後,那時她母親還是誤會我是她的男朋友,問過我們何時成親?我便禮貌性地說我們相識的時間很短,暫時沒結婚的打算。那時我沒有想過,原來她母親是另有想法的。』

大男孩:『她有什麼想法?』

朋友甲
:『前些時我家搬了屋,現在我家距離她家較遠,晚上送她回家很費時,況且我想跟她生活在一起。我見我們的感情也很好了,便提議她搬來我家住。

大男孩好奇地問:『她不願意?』

朋友甲
:『不是!她向她母親提出時,她母親像發了瘋似的。』

大男孩:『那你可以待遲一些再說吧!』

朋友甲
:『你是否認識她的雙親?』

大男孩:『完全不認識。』

朋友甲
:『數年前她父親在內地工作時,混上了另一位女人。那女人的年齡比他自己女兒還要年輕數歲。所以她雙親已經離婚。』

大男孩笑著:『那麼不幸的女人!那麼幸運的男人!』

朋友甲
:『她雙親年輕時在外國求學的。她母親的英語水平比我們還要好。我以為她母親會很開明。』

大男孩:『不是嗎?』

朋友甲
:『她雙親離異後,她母親變成了工作狂,經常說要賺多些錢來提防老來無依。』

大男孩:『那是正常的心態吧!』

朋友甲
:『數星期前,她母親找裝修公司把她父親的書房也拆去。她父親的個人物品和書籍,一件也不留下,全部被拋掉或捐贈。她的房間便與她父親原來的書房整合為一,全房的傢俱也更換了新的。她母親還命她不要再想著搬走。』

大男孩:『哇!那麼決絕的女人!』

朋友甲
:『那時我便打消了要她搬來我家的念頭!』

大男孩:『那你現在又不甘心?』

朋友甲
:『不是!上一個週末,她母親宴請我到她家吃飯。我到達後,她母親著她介紹她新裝修了的房間給我看。她的房間是大了一半,除了一張新書桌外,也放多了一張梳妝台,連單人床也換成了一張大床。』

朋友甲停了一會,繼續說
:『吃飯時,她母親微笑地問我那些湯水怎麼樣?我當然回答很好!
她母親便以甚為溫和的語調說:「我女兒身體一向不好。我雖然經常出門公幹,但她是不能沒有我煲的湯水的!

她停了一下,態度變得更為親切:「男歡女愛是正常事,我絕對不會阻止自己的女兒談戀愛。你喜歡跟我女兒生活在一起,就搬到這裡來住吧!我是一位十分開明的母親!

跟著她轉以凌厲的眼神望著我,語氣突然變得非常強硬:「但我絕對不會容許我女兒搬走的!她是不能沒有我的照顧!你自己回家想清楚吧!」

大男孩:『哇!那麼厲害的女人!先軟後硬,那就叫作開明了!』

朋友甲
:『那晚我在她家,感覺好像被人當眾侮辱般難受。我離開後,愈想愈倍加氣憤!那名變態失婚婦,分明要我入贅啊!』

大男孩:『其實也不是有什麼不妥的!她是十分接受你和她女兒相戀的!』

朋友甲
:『睡了一夜後,我平靜下來!回想起那個氣憤的週末晚上,我離開她家後,在地鐵站內,垂頭喪氣地行走時,碰上了我的前度女友,是她主動向我打招呼的。那時她與她的「女朋友」牽絆同行,她問我有沒有結識到新女朋友,我只是回答他:「一切隨緣,人生難料!」 我跟她們寒暄了一會後,便向她們道別了。原來我已不再為她當年離開了我而憤恨她!』

大男孩:『你對前度女友已經沒感覺了!』

朋友甲
:『對!那時我只是為與現在女友的關係而心煩意亂!』

大男孩:『那是很自然的事!熄滅了的愛火,是很難重燃的!』

朋友甲:『重遇前度女友,才更加感受到自己是深愛著現在的女朋友的!我是很想照顧著她生活的!』

朋友甲停了一會後,又說
:『經過一個無眠的晚上,我想通了。她母親又不是反對我們生活在一起,她開出的條件,只是地點問題而已。我心理上接受她母親的要求,不再執著了。翌日,我跟父母提出搬去她家住。想到我的哥哥已婚搬走了,妹妹也嫁了出去,我雙親是接受子女長大了,自然會離巢的現實。怎料我的母親聽後,大動肝火:「那名棄婦,簡直霸道!我們家現在沒有地方給她女兒住嗎?」跟著母親便命父親一同出去飲茶了。』

此時有一條大魚放了在檯上,各人又開始進食。

有人便向朋友甲說:
『你不如拿一些魚肉放到你女友的碗裡!不知她會何時回來!』

朋友甲放了一些魚肉到女友的碗後,另一朋友便向他說
:『為何你女朋友去了洗手間那麼久的?』

大男孩便笑著說:『她會否又暈倒了?』

朋友甲
正以筷子把一片魚肉送入口中,他聽了大男孩打趣的說話後,那塊魚肉突然從他口中掉了在檯面。

他立即站起來,四周打量一下,便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了。

待續.....

7 則留言:

  1. 咦,佛爺,支線愈來愈闊啊!

    校長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校長:

    我原構思是朋友甲拍一下大男孩的胳膊,以拖長了他落巴士後的步伐,使大男孩追不上那一家四口而已。但靈感又突然到,我便加上了朋友甲帶同女友。誰料我愈想愈多,才形成了朋友甲與他女友的支線,超出了我原來只是兩三句的描寫。這樣的支線是否與主線分得太遠?是否合乎小說的發展規範?

    回覆刪除
  3. 與事互動)與無形(塑造主角心情或觀念,從而影響主情節發展)皆可!


    校長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校長:

    謝謝你的解釋!我反覆讀了你的解釋數次,才明白你的意思,因我是沒有小說寫作理論的。從你的解釋,我知道我的思路並沒有出軌,因我的支線是會轉回主線的。謝謝你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不要客氣!

    原來我C&P唔晒,殘缺了字句,唔好意思!

    回覆刪除
  6. 校長:

    我在電郵裡看到你刪除了的意見,所以你的解釋並沒有殘缺。

    過去一天,我想起一些電視劇集,其實也是根據你所說的理論做藍本的。

    你那篇「我談高鐵,由無家可歸說起」,見解十分獨到,言論中肯,卻很有說服力。希望你不會封筆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