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10年1月8日星期五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十七)

她離開大男孩走進地鐵站後,是有點憂慮的。她沒有跟大男孩提及過,她和「他」,曾經舉行過一個頗有體面的訂婚宴。「他」的前妻在無意中,卻透露了給大男孩知道。她正在沉思著大男孩會怎樣想時,她的手,便被他從後牽上了。

大姐姐驚訝地說:『我給你嚇一跳呀!突然被人從後拉著我的手。』

她跟著發見他在喘氣,問他:『你做什麼那麼急?要問我取什麼東西嗎?』

大男孩氣喘地回答:『沒事!沒事!我怕你不懂得如何乘地鐵回家!』

她聽後,哈哈大笑起來:『你當我是小女孩嗎?』

大男孩:『因我們剛才來時,是乘坐巴士的,我不知你是否會在地鐵裡面迷路?』

大姐姐便以趣怪的眼神看著他:『你是否捨不得我呀?』

大男孩狼狽地回答:『不!不!不是!我只是憂心你進錯了相反方向的地鐵線!耽誤了回家的時間而已!』

她跟著以手夾住他的嘴下巴,把他的臉轉左又轉右,雙眼打量著他的臉蛋,輕佻地說:『看你的樣子,又不似說謊話,本小姐就相信你一次。』

大男孩臉露尷尬之色。心想:「為何她會那麼機靈?看穿了我的心事,她可能只是胡亂猜測的。」

大姐姐偷笑著:『怎麼樣呀?向那一個方向走呀?阿全球定位儀!』

大男孩伸手指著一邊:『向那一邊走吧!』

他們走進了不太擠迫的地鐵車廂,但已沒有座位。她已有點兒疲倦,而大男孩卻背倚靠在牆角處。她面對著一位不解溫柔的宅男,想叫他站離牆壁,讓她可倚牆靠一下。

她正欲說話時,他把一隻手伸至她的背後,她來不及反應,已被大男孩擁抱在他胸膛了。跟著一隻手掌從後按住她的秀髮,她的臉便被推前,伏在大男孩的肩膀上:『剛才走了不少路,你休息一會吧!今晚還要赴宴。』

她甚為詫異,心想:「看他傻傻的樣子,為何突然會變得如此體貼?」

這程只有十多二十分鐘的車程,在電光火石的瞬間便過去。他們沒有說話,在沉默中享受著分離前的親密與溫馨。

當地鐵在一個車站停下時,她抬頭望出窗外,驚訝地說:『快下車!到達了!』

他們怱怱地離開地鐵車廂後,她以埋怨的口氣問大男孩:『你沒有留意到了站嗎?』

大男孩不假思索便回答:『我沒有注意到窗外。』

跟著他又改口說:『不是!可能是地鐵超速!』

大姐姐大笑:『你這個全球定位儀,給我的電磁場弄至失靈,就認了吧!何須不斷找藉口解釋?』

大男孩甚為尷尬,他的方向感很強,但此次他好像渴望地鐵不停地向前駛似的。

他實在覺得自己很失威,跟她說怕她迷路要送她回家。結果竟然要她提醒才知道到站了。

她見他還呆站著,微笑地說:『跟著我走吧!全球失靈定位儀!』

他們步行至一家便利店前,大男孩向她說:『我十分口渴,不如買一些果汁來飲?』

她回答:『我已經到達家了。』

大姐姐遲疑了一下,想到大男孩還要乘坐巴士出去酒樓,便牽著他入了便利店。她買了一支果汁給他。

他在便利店門外,飲了半支果汁後,問她:『你是否肚子餓?要不要去吃一點東西?』

她雙眼頓時瞪望著大男孩,有點怒氣地說:『晚飯時間也快到了!還去吃什麼?你快些飲完瓶果汁,我要趕著回家梳洗和更衣的!』

他們步行至她住處大廈的入口時,她向大男孩的臉頰吻了一下:『你乖乖的!我們兩星期後再見面!』

她走進了大廈後,他仍然站在外面徘徊,期望她會再走出來,跟他說多一次再見。

他站在那裡一會後,認知道自己的期待是奢侈的,他才離開了。

大男孩走進住宅區的商場閒逛一段時間後,他才意識到自己拿著她內衣褲的膠袋,他便到了一家便利店,買了一些日用品。

從便利店出來後,他便把她內衣褲的膠袋放入環保袋裡,以免晚上吃飯時被朋友問他拿著什麼東西?

時間已不早,他走回在她所住大廈附近的巴士總站,剛有一輛巴士離開了。

他待了一會,另一輛巴士開了門,他便走上了上層的最前座位。

一會兒後,巴士便緩緩地開出。他看著巴士經過她所住的大廈入口,像蛋黃般的斜陽,教他猶如被催眠一樣,進入了回憶的美景。

他看著黃昏的街景,精神卻沉醉在上一次豪雨夜送她回家時,她不斷地逗他說話,問他生活近況的探索臉孔和神態。

一下急迫的煞車,使他從催眠狀態中清醒過來,他才發見自己的目的地便在前面。幸好巴士還未到車站,他馬上站起來,走到梯子處。

他走落了一半梯子後,已擠滿了準備下車的乘客。

巴士到站時,站在近門處的兩個女人先下車。他的眼睛頓時聚焦在其中一名女人的背影上。為何她的衣衫會跟他第一次重遇大姐姐時的衣著是一模一樣的?

前面那些乘客下了車後,人群逐漸散開。他見到兩個女人後面的兩個男人是跟她們走在一起的,原來他們是一家四口。他們一家人朝他要去的酒樓的方向走去。

此時突然有人從後拍大男孩的肩膊,他轉頭一望,是大男孩的朋友甲和他的女朋友。他們是一同赴該晚的聚會的。

* * * * * * * * *

朋友甲的女友是大男孩的大學同學,她與大男孩該晚聚會的朋友們,本來是不太認識或毫不相識的。

那一年,朋友甲被同居女友拋棄,他甚為傷痛,經常往大男孩家訴苦:『我真是無法相信和接受,自己的同居女友,竟然被一位事業型的成熟女人所奪去。女友還向我說什麼 ..... 什麼不要再愛得痛苦,她不再懼怕世俗的眼光。人生苦短,若尋找到真我,才會愛得快樂云云!』

朋友甲也不時提起:『莫非我跟那名搶走我女友的人決鬥嗎?她也是一位女人啊!』

朋友甲經過那一年的愛情重創後,便跟大男孩一樣,愛上了打遊戲機,不敢再戀上女人了。

後來大男孩的一位同學病了,他們數個同學相約到醫院探病。

那一晚,朋友甲剛在大男孩家,他也跟隨大男孩一同到醫院。

他們一群人離開醫院時,大男孩問朋友甲:『我們有一位女同學住在你家附近,你可否仗義?送她回家?不是每個女人都是可惡的!』

跟著他伸手指著一位身形瘦削、穿著短裙子和長著一雙悠長美腿的女人,說:『她就是例外!』

朋友甲送該名女人回家的途中,她落巴士時,突然暈倒,幸好朋友甲扶著她,她才不至於跌倒。

朋友甲抱住全身沒力、半昏半迷的她,上了一輛的士,送了她去醫院。

女人因為過度節食,做成營養不良,兼且她患上了感冒,所以才暈倒。

女人的母親到了醫院時,誤以為朋友甲是她女兒的男朋友,囑咐他每天要來探望她女兒,和接她女兒出院,因她要出門公幹。

女人躺臥醫院的數天裡,朋友甲每晚也去醫院探望她。她離開醫院時,也是由他送她回家。

女人的母親公幹回來後,宴請朋友甲吃飯,問他何時會跟她女兒成親?

奇蹟終於出現了:病榻了的女人,救活了一名絕慾了的男人!

大男孩也重獲自由,不再幾乎每晚被一位跟他訴說被女人奪去心上人的苦男所煩擾著了。

苦男脫苦海後,便把他新購大半年的遊戲機送了給大男孩,還對大男孩感激不盡!

* * * * * * * * *

他們三個人走至酒樓的扶手電梯時,那一家四口已經離開扶手電梯的上端,正步入酒樓。

待續.....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