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十五)

小弟弟大笑了一會後,突然以雙臂把大姐姐摟抱在懷裡.她便把臉伏在他的肩膀上.

他最初雖然不同意她處理與前度男友分手的方法,但那時他內心實在是甚為恐懼,害怕她會在那兩夫婦前,順勢把他認作弟弟.

大男孩慢慢也認知到,她面對「承認」與「否認」的決擇時,她是優先顧及他的感受和憂慮的,他又何須再為她的處事方法而與她爭論不休呢?

而且,他也認為她的一個果斷決定:承認了他是她的男友,以後再遇上「他」生活圈子裡的人,她也不會尷尬,也沒有人會再問她:『他是你的什麼人?』

一會兒後,她抬起頭,微笑地望著
他:『剛才吃午餐時,要你把食物送進我口裡,你也說那麼多人在,不敢做.現在那麼多人在我們身旁擦身而過,你卻擁抱著我,你不怕醜了嗎?』

大男孩回以微笑
:『你在午餐時,可能在給我的食物中落了迷藥,現在剛巧發作,所以我看不見有其他人在我們四周走過.』

話畢,大男孩便向她的嘴唇濕吻了數下.

羞澀的眼睛停留在他的臉龐上,片刻之後,她以拳頭搥打他的前肩膀數下,嬌柔地說:『你在公眾場所,愈來愈猖狂呀!』

大男孩跟著又把她緊抱著.

過了一會,對她說
:『我們過隔鄰的商場逛一下!』

她點頭,他倆便步向另一個舊式的商場.


他們於商場裡,停留在一家店子的櫥窗前,她指向一件飾物,對他說:『我的鎖匙扣已經很舊,想換一個新的.那個鎖匙扣很漂亮,價錢合理,我十分喜歡!』

大男孩微笑著:『你是要我買來送給你?』

大姐姐笑著:『你這名宅男,已經開始對真實女人有感覺了!』

她於前度男友處已經收過不少名貴飾物.從金錢價值而言,她是絕不會稀罕那隻鎖匙扣的.她只想大男孩送一點心意給她而已!

大男孩和她走進店子裡,一個男人正把一套鎖匙交給該店的老闆,對老闆說:『我老婆真是大意,回到家後竟然不知鎖匙放了在那兒,遍尋不獲,弄得我飲完茶要走過來跟她配多一套.女人真是麻煩!』

老闆一邊打造新鎖匙,一邊向該位男顧客說
:『女人就是如此麻煩的.男人一世做了最愚蠢的事,就是娶了老婆!我現在後悔已經太遲了! ..... 』

那位老闆跟那名男顧客配完鎖匙後,問該名男顧客:『你要不要鎖匙扣?』

男顧客回答:『不要了.家裡有舊的,買一個新的給老婆我也嫌浪費!』

男人取了鎖匙後,便付錢給老闆.

老闆跟著便問大男孩要什麼?

大男孩便指向櫥櫃,對該老闆說
:『老闆,我想要那一個鎖匙扣.』

那位口不擇言的老闆便說:『你老婆又不見了鎖匙嗎?我還在配鎖匙機前,你拿套鎖匙出來,我幫你配一套後,才拿鎖匙扣給你.』

大男孩頓時面露尷尬之色,不知如何回答時,那位男顧客,見他倆牽著手,便對老闆說
:『人家新婚,不會怪責老婆的.老婆愈糊塗便愈可愛!我就已經結婚很多年,今早才把家裡那個粗心大意的女人痛罵了一頓!』

老闆隨之把手掌伸向大男孩:『拿出來吧!不用怕尷尬的!我知你疼愛著老婆!不但不會怪責她,而且想盡快配回一套鎖匙給她的.』

大男孩便
糊裡胡塗的取出家裡的鎖匙給他.

老闆配了鎖匙後,從櫃子裡取出了鎖匙扣.跟著面向大姐姐:『我跟你把該套鎖匙放入鎖匙扣裡!好嗎?』


她微笑地點頭.

老闆把
該套鎖匙放入鎖匙扣後,便把它遞交給大姐姐.跟著便望向著大男孩,把原來的那套鎖匙交給他,對他說:『當然是你付錢的!』

大男孩微笑著取出銀包時,那老闆又笑著對那名
準備離開的男顧客說:『你學一下吧!人家老婆失掉了鎖匙,他不但沒有怪責老婆,還買一隻新水晶鎖匙扣逗老婆歡心!』

該名男顧客笑著回答:『人家老婆可愛,我老婆就可惡!如果我回家找不到舊鎖匙扣,我就叫老婆用一條繩子把鎖匙綑綁在一起便算了.』

他倆離開那小店子後,大男孩便問她
:『你是否須要買多一個鎖匙扣?』

她笑著
:『不用了.我把我家的鎖匙和你家的鎖匙綑綁在一起便可了.』

大男孩笑著回答:『那麼
以後我家豈不是成了西廂房?』

大姐姐便以趣怪的眼睛望了他一眼,跟著拖住大男孩的手向前行.


她突然又停下來,向他的臉頰吻了一下,嫵媚地說:『妾身謝謝你的鎖匙扣呀!相!』

待續.....

2009年12月15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十四)

他們寧靜地在商場閒逛了一段時候後,她對大男孩說:『不如走過隔鄰的商場,這裡什麼地方經已逛過了.』

大男孩點頭後,他終於忍不住開口:『那個女人幹什麼死纏要介紹她的姪女?』

大姐姐微笑著:『那麼你是否想去相親?』

大男孩:『我只是覺得奇怪!究竟是那位女人想做媒人婆,還是她的姪女有不妥?』

大姐姐笑著說:『那是你的錯.我們在談話時,你站在那裡,形象猶如「草食男」.所以就被那老婦打主意了!』

大男孩便微笑起來:『什麼?形象脆弱也會被婆婆打主意?』

大姐姐:『那是當然的!那位女人的姪女是一名「肉食女」!』

大男孩又笑著說:『
什麼?那女人把我當成是她「肉食」姪女的飼料?』

大姐姐:『
那是當然的!我在一些宴會見過她的姪女.全檯子也幾乎是男士,她可以一個女人跟那班男人,講車、評網、論電玩、對打遊戲機等.』

大男孩:『那麼她的外形是否像男人?』

大姐姐:『那又不是.她的外形跟一般女人無別,只是碰上男人時,就要凌駕他們.你知,那些男人之好,女人很難跟他們匹敵.每當她說錯那些車或電玩的資訊,那些男人也不會放過她,群起圍攻她時,她就會以一敵眾,高聲跟他們理論,硬說那些男人無知和弄錯!』

大男孩:『那麼好勝,外貌又不像男人的女人?我好像從未遇上過.』

大姐姐笑著:『那麼你是否想去見她?若果你去相親宴,可以跟她打遊戲機決一下高低?若果你輸了,就可以嫁她!』

她隨之停了腳步下來,趣怪地望著他的臉孔:『但你這位
「草食男」單獨赴宴跟她對峙,沒有兄弟出口互相扶持,很快就會被那名「肉食女」吞噬!到時連一點骨頭也沒有剩餘下來!』

大男孩笑著:『我就不怕,我有大姐姐罩護著我!』

她聽後,把他從上至下掃瞄一次,笑著說:『我可以罩住你那裡呀?』

大男孩大笑了一會後,他們便繼續向前走.

片刻之後,大男孩又問:『那兩夫婦是什麼人?』

大姐姐:『男人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,是「他」的前任老闆.』

大男孩好奇地問:『他們似乎十分器重「他」,不斷為「他」講好說話?』

大姐姐:『那位女人是「他」的姨媽.』

大男孩頓時恍然大悟似的:『那麼你 .....』

大男孩突然住了嘴.

大姐姐:『我有何不妥?』

大男孩繼續說:『
那麼你未跟「他」說分手,便先告知「他」的親朋,會否不恰當?』

大姐姐:『那有何不妥?』

大男孩:『你不知道,
男人小器起來,更甚於女人!』

大姐姐:『你又那麼清楚?』

大男孩:『我以前的公司有一位部門主管,在宴會裡,男屬
不敢跟他的妻子交談,以免受到他小動作的整肅.見其妻苦過見其人!』

大姐姐:『那麼他前生可能是皇帝.』

大男孩:『那你可能說得對!他現在的女屬
,大部份是他的情婦.那些被他看上了,而不願當他情婦的,不是被藉口辭退,就是抵不住他小動作的整肅,自動離開了.』

大姐姐:『我以前也遇到類似的工作環境,每天上班猶如進了皇帝後宮般,那些妃嬪們鬥得你死我活!我很快便離開了.』

大男孩繼續說:『我在那裡做了大半年,就變了小太監一樣,什麼事也只可應聲說「是」!才可保住大半年的命子,否則我被那一位嬪妃暗算也不知.後來找到另一份工,便走了.』

大姐姐聽後,笑起來:『那麼我現在豈不是像一位出了宮殿的宮女,嫁了一名離宮的小太監!』

他倆便大笑起來.剛才與那兩夫婦道別後,所形成的靜寂氣氛,也逐一被一掃而空.

大男孩跟著正經地說:『其實你剛才可以說趕著跟我買遊戲機,便可離開了事,不需要跟他們解釋那麼多.你未告知「他」分手,便在「他」的親朋處公告,我擔心「他」會對你做小動作報復!』

此時她又意識到,大男孩以為她沒有向「他」提出分手一事而耿耿於懷.但她不想對大男孩說實話,她憂慮會講多錯多,令他誤會更多!

她跟著嬌媚地說:『那麼你是否憂心我會受到無良的復仇?』

大男孩點頭:『你不要以為「他」是律師和議員,便不
記住跟女人的仇怨!不少做大事的男人,骨子裡十分小器,但卻經常自誇非常大量的!』

大姐姐:『你不用憂心忡忡,我會離開「他」的生活圈子.況且我在工作上已經跟「他」沒有任何關係了.』

大男孩嚴肅地說:『你沒有像我那樣,見過那麼多小器的男人.有些男人在女人面前會裝作很大量的,只有男人才可看得清楚那一個「大量男人」是小器的.』

大姐姐不耐煩地說:『我明白了!你不用再那麼囉嗦了!』

大男孩有點不服氣地說:『我是關心你!緊張你!不是囉嗦你呀!』

她聽後,甚為心甜.跟著偷看了他一眼,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,便以開懷的口吻作弄他
:『那麼以後我們碰上朋友,我應該如何介紹你呀?就說你是我的弟弟吧!好嗎?』

大男孩聽後,頓時停了腳步,無言以對.

她跟著側了身子,以趣怪的眼神看著他.

片刻之後,她
笑嘻嘻地向他說:『你突然停下來想什麼?快走!』

跟著鬆開與他牽著的手,以手掌拍打大男孩的臀部數下,然後又牽回大男孩的手,拖著他向前走.

大男孩好像還是呆住了.她隨之又以趣怪的眼神望了他一眼,跟著嬌俏地說:『走吧!
大姐姐罩得住你的!小弟弟!』

待續.....

2009年12月9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十三)

大男孩聽到女人要求相親的說話,心情頗為忐忑不安.他知道該兩夫婦是「他」生活圈子裡的人.大姐姐會如何作答是他甚為憂心 的.他渴望她願意在其他人面前,認同與他的情侶關係,但她已在某一個生活圈子裡,被標榜成一位完美的未婚妻.他也體會到,如此場合,實在教她為難.他沒法控制地以雜亂的眼神望著大姐姐.

她不假思索地回答
:『我的弟弟已有女朋友了.』

女人面露不相信的神情
,向她說:『你不用怕尷尬的,撮合姻緣不是古舊的事.今天還有很多婚姻介紹所呢?』

女人停了一下,繼續說
:『你可以約「他」今晚也一同赴會,那就好像是平常吃晚飯般,氣氛會輕鬆很多.你認為如何?』

大姐姐婉拒地說:『今晚我要參加一位表親的彌月宴.』

女人便微笑地回答:『那麼改下一個週末吧!到時我們再約你們.』

大姐姐便回答:『
週一我和家人一同到內地旅遊兩個星期.』

女人:『那麼我們就約三星期後吧!「他」現在成了議員,會較繁忙安排上任的事.早一點預約「他」也會容易些.』

女人跟著轉向大男孩,微笑著:『怎樣稱呼你呀?』

大男孩便告知他的洋名.

女人又再問:『你做著什麼工作呀?』

大男孩:『我在寫字樓做文員.』

女人:『你有什麼學歷呀?』

大男孩便伸手指向大姐姐:『我跟她在同一所大學畢業.』

女人:『你平日有什麼嗜好呀?』

他便口吃地回答:『打 ... 打遊戲機.』

女人便微笑著:『現在很多年輕人也喜愛打遊戲機,玩遊戲機也不是一件壞事.』

男人跟著對女人說:『你不要問那麼多問題,嚇壞人家.』

女人跟著面向大姐姐,伸手指著大男孩:『你的弟弟很直率,答話十分直接.我喜歡他的為人,我會勸勉我的姪女出來見他.』

大男孩頓時面露不安的神色.他不是擔心相親的事,他是為大姐姐應該如何面對這個咄咄逼人的困局而心煩意亂.他突然語無倫次地想為她解困:『我 ... 我要趕著去買
遊戲機.』

她聽後,雖然覺得大男孩的說話可笑,但仍然以欣賞的眼神望著他沒頭沒腦的樣子.

她沒有回應他的說話,卻為他主動為她解困而甚為心甜.

此時她
認知到她已沒法再短暫地維護一段逝去情感的表面光華.繼續下去,大男孩會以為她對「他」藕斷絲連和餘情未了.若果她找藉口不斷地推搪而不作明確的表態,她憂慮會為此而失去大男孩的心.

她知道自己已不能再猶豫不決,便微笑地向女人說:『我想我們有一些誤會,他不是我的弟弟.』

女人面露尷尬之色:『那麼他是你的表親或朋友嗎?』

她望向大男孩,面部慢慢轉往女人:『他是我以前的同學!』

她隨即走了兩步,依偎在大男孩身邊,跟著把自己的手臂繞在大男孩垂直的手臂上,以認真的眼神說:『他是我現在的男朋友!』

該對夫婦頓時面露驚愕的神色.

她從容地繼續說:『我跟「他」,已經解除了婚約!不再是「他」的未婚妻了!』

女人仍然帶著疑惑的眼神:『數年來你對「他」千依百順,況且「他」是一位頂好的男士.你和「他」是天生一對,我沒法相信你會離開「他」的.昨晚「他」雖然與幾位女同事一同玩樂,但我相信「他」只是逢場作戲而已!「他」從來沒有提及已經與你分手.你剛才的說話是認真的嗎?』

男人跟著以嚴肅的語氣向她說:『「他」是一位很有才華的男士.你曾經積極地助「他」踏上議員的道路.在競選議員的初期,「他」向我提及過你多次出謀獻策,以爭取不少中女的選票.』

男人停了一下,甚為感慨!仍然繼續說:『現在「他」成功贏取了議席,正是燦爛光明的開始,你才選擇離開「他」,你過往的積極參予卻沒有得到任何回報,你不會覺得很可惜嗎?』

她面對著該對夫婦的兩條問題,回以平靜的面容,
時間她不知如何回答他們才是.

片刻之後,她的臉部徐徐的轉向大男孩,以深情的眼睛凝視著大男孩的臉龐,跟著往大男孩的臉頰輕吻著.她的嘴唇緩緩地離開大男孩的臉頰時,眼睛仍然停留在他不知所措的臉龐上.

兩夫婦看著大男孩漸漸變紅了的臉蛋,目瞪口呆!
像啞巴似的不懂作聲!

氣氛凝固了一會兒後,兩夫婦以失望的眼神,低聲地向她說:『那麼我們不妨礙你們談心了!』

那兩夫婦與他倆道別後,他們沒有再說話.轉身望著手提電話公司的櫥窗.他倆目光呆滯,根本沒有看見櫥窗中美輪美奐的陳設.

從昨夜至今天的下午,大姐姐此刻才顯得少有的靜寂.

一會兒後,大男孩的臉轉向她面前,向她的嘴唇濕吻了一下.她隨之羞澀地垂下頭少許.大男孩跟著把被她繞著的手臂伸高,以手掌緊握著她的掌心,然後再緩緩地垂下.

他們繼續站在那個櫥窗前,漫無目的地觀望.

一會兒後,一名手提電話公司的營業代表走出來,步向他們
:『先生,想買手提電話送給女朋友嗎?我們有很多適合女士用的新款式.不妨入來讓我介紹一下給你們?』

他們被那位營業代表驚醒後,大男孩便問她:『你是否想更新你的手機?』

她搖頭表示不需要.大男孩便對那名營業代表說:『或許遲一點,我女朋友會改變主意的.』

他倆依然緊牽著手,靜寂地,離開那家手提電話公司的櫥窗了.


待續.....

2009年12月3日星期四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十二)

他們吃完午餐後,在商場裡閒逛.他倆步行的態度像普通朋友般,沒有拖著手.其他人看見他們,只會以為他們是初相識的情侶.這段快速升溫的感情,教他們在生活小節上,沒法即時調整.

大男孩是很想拖著她的手的,但他始終有點遲疑,不知在此等公眾場合,她是否已接受了他.因他們在他家等待升降機,遇上那位主婦鄰居時,他自己也不敢向該名主婦介紹,她是他的女朋友.他沒法猜測,她在其他人面前,是否已經視他為男朋友?

大男孩並不知道,在他離家跟她買運動服裝時,她已向「他」提出分手.而她,卻沒有想過,要向大男孩解釋,她已經向「他」說清楚.

她自己也是憂心的,若果她跟大男孩說,在他離開家往買運動衫褲時,她已接過「他」的電話,可能會引起大男孩的猜疑,為何她私下才接聽「他」的來電?

一會兒後,她向大男孩說
:『我要去洗手間,你是否也要去?』

大男孩點頭
,微笑著:『你的咖啡很大杯,弄得我們如廁也要同步!』

她聽後,笑著向他說:『你現在是我的遊戲機,我已執著你的操縱桿!所以你何時內急也由我來控制了!』

大男孩笑了一會,他們便一同走進了往洗手間的通道.

他從洗手間出來後,於一家手提電話的店子櫥窗觀望.他心中突然有一個掠影,想買一部新式的手提電話送給她.

大男孩背向走往洗手間的通道,她從洗手間出來,步向大男孩的背影時,沒有留意一對年長夫婦從她與大男孩之間經過.兩夫婦
走過後,同時轉身,跟她打招呼.男人問她:『你的弟弟怎麼樣了?好了一點嗎?』

她面露疑問:『我的弟弟有何不妥?』

大男孩聽見她說話的聲音後,轉身望向著他們,但他們繼續談話,沒有理會他.

男人以有點兒疑惑的口吻問:『昨晚你缺席慶功宴,「他」說你的弟弟病了.你要陪伴他去看醫生,才不能赴宴會.』

她立即意識到,那是「他」跟人家解釋她缺席慶功宴的藉口.她便隨口回答:『
昨晚我給弟弟吃了點藥,他睡得很好,已沒大礙了.今午還可以出街.』

男人便回復開朗的語調:『昨晚大家玩得十分高興,「他」還跟幾位女同事在唱情歌,娛樂眾人.你沒有赴會,實在可惜!』

她禮貌性地回答:『沒什麼的!我的弟弟有事,我當然會著緊的!』

男人:『
昨晚的宴會過了一大半後,有不少賓客,誤以為其中一位女同事是「他」的女朋友.可能「他」飲醉了,竟然擁著那名女同事,承認了!弄得我們要連忙在賓客前,幫「他」澄清!倘若你在場,就不會產生那次誤會了!

她聽後,以漫不經心的聲調回答:『沒什麼!
沒關係!沒相干!不要緊的!』

男人
聽後,便以極為欣賞的眼神向她說:『我覺得你真是一位十分寬容大量的女人,男朋友身邊經常被幾個女人包圍著,你也不會吃醋.「他」有著一位像你那樣賢慧和通情達理的未婚妻,真是一種難得的福氣!』

男人跟著微笑地伸手指向他的女人
:『換轉是我老婆,我早已承受了數巴掌,面部也會變形,整容也修復不了!』

大男孩聽後,也跟他們一起笑了起來.

女人隨之看了
大姐姐一眼,跟著望向自己的男人:『人家風華正茂,對自己有信心!』

女人說完後,又轉向大姐姐:『我就已經是一名老太婆,風濕骨痛,當然要著緊自己的老公!男人!年紀愈大,有點成就,便愈要
倍加留神,就算入洗手間,也要守在門口等他!一個不留神,他便會被無孔不入的青春狐狸精所撲噬!』

他們四人便大笑起來了!

女人跟著望了大男孩一眼後,然後面向大姐姐,伸手指著大男孩:『他是你的弟弟嗎?樣貌有點兒像你!還沒有女朋友嗎?
星期日也跟大姐姐逛街,你們真是姊弟情深!』

女人又再望大男孩一眼,跟著又轉向大姐姐:『你的弟弟很斯文和內向.我有一位已到婚嫁年齡的姪女,樣貌端莊,是現代女性,性格十分有主見,很多男士也不適合她.她父母也為她的感情事甚為著急.經常問我們公司有沒有單身男同事可以介紹給她.』

女人遲疑了一下,繼續說:『你的弟弟週日也陪伴你出來逛街,我好肯定他會適合我的姪女的.如果 ... 今晚我們約她出來,一同吃飯,你認為怎麼樣?』


待續..... 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