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十一)

大男孩關上木門後,把兩個膠袋交給她.她從一個膠袋中取出運動服裝:『款式看上去是合我意的.』

她即時脫去男裝睡衣,換上了運動衫褲和波鞋後,在鏡子前左顧右盼,跟著說:『都算是稱身,沒有買錯,今晨給你摟摟抱抱也算有價值!』

跟著她在雜物架上的手袋裡,取出了銀包,然後問大男孩:『買了多少錢?』

大男孩望了一眼掛在雜物架上的華麗晚裝,結巴地說:『不 ... 不用了!就 ... 就當是我送給你吧!』

機靈的她,馬上知道大男孩為那件華麗晚裝而自卑.
她跟著笑嘻嘻地說:『早知如此,我便叫你順便買多一套內衣褲回來,讓我全身由內至外也是你送的,感覺就好像是全時間被你摟抱著般!』

大男孩聽後,面部表情從自卑變成有點尷尬,但也忍不住笑起來!

跟著她又向大男孩濕吻了一下,笑嘻嘻地說:『送你香吻,作為回禮!』

她隨即向著正在微笑的大男孩說:『今晚我全家人要去飲一個親戚的彌月宴,不會再回來這個行宮.我的手袋、高踭鞋和那件晚裝暫時放在你家,你的網上美女會否看不開和妒忌?』

大男孩想了一會,笑著回答:『她們已經全部被我打入冷宮了.』

她微笑了一會:『你的冷宮也是虛擬的,我的行宮卻是實在的.』

跟著她便取了銀包和手提電話,和大男孩一同離開那個斗室.

他們在等待升降機時,一位鄰居也在等候,她是一名家庭主婦.

主婦問大男孩:『很久沒有見過
你父母.他們近況好嗎?』

大男孩:『他們到了外地旅行.』

跟著主婦把大姐姐從上至下掃瞄一下,然後面向著大男孩:『是你朋友?以前未見過你有女朋友到訪?』

大男孩有點尷尬地回答:『她是我的舊同學.』

他便向二人互相介紹她們.

主婦再望向大姐姐時,她向主婦點一下頭,然後向主婦問好.

他們到了樓下時,主婦便向他們道別了.

他們在巴士站等巴士時,她見大男孩偶爾看著「他」所居的住宅大廈.雖然她沒法知道大男孩的視線,是故意還是巧合,但她仍然微笑地向大男孩說:『幸好我剛才在你的鄰居前,沒有繞著你的手,否則你父母很快便會擔心,你這隻離群羔羊,可能已被母狼咬傷,甚至吞食!』

大男孩聽後,只在微笑.她只想以說笑抹去他的
憂心,其實她自己也是挺擔心的

他們上了擠迫的巴士車廂後,她在人群的縫隙中,透過窗戶,見到一輛疑似「他」的車子,從停車場駛出.此時她慶幸已上了巴士,沒有跟「他」撞過正著.其實她是極不願意在大男孩前,與「他」進行辯駁的.此等爭論,或多或少,會做成不明朗的後果,影響她與大男孩的萌芽關係.

他們到了一個大型商場的快餐店.在排隊時,她跟大男孩說:『讓我請你吃午餐,作為對昨晚你走遠了路,買了碗愛心湯麵,整晚還被我發脾氣的補償!』

大男孩微笑著跟她說:『我是男人!我沒有把女人的脾氣記在心裡!』

她聽後,以一雙嬌媚的眼睛和一隻食指,按下大男孩的臉頰:『你們這些男人,經常也是口是心非的!』

大男孩只是臉露尷尬的微笑,沒法回答她.

他們取了食品後,面對面對坐在一張檯進食.大男孩說:『我以前從未跟你單獨對坐過進食,所以今次感覺很不同!』

她微笑著回答
:『那麼這份午餐是否充滿陽光氣息?』

他笑著回答:『今午起床時,已經是陽光普照了!』

她望著他:『那你心情那麼好,是否要吃多一點?我可以給你多一些!』

大男孩點頭後,她便從自己的碟子中,取了一些食物,放了在大男孩的碟子上.

大男孩突然心血來潮,微笑著問:『那時我們一群同學吃午飯時,你有沒有注意到我?』

她望了他一眼,便俯首進食:『那時你沒頭沒腦地在打遊戲機,我沒有把你放在眼裡.』

他便以疑問的眼神看著她:『那你又知我經常打遊戲機?』

她聽後,抬頭以趣怪的神緒回應:『那麼你打遊戲機也心不在焉,竟然每次也在留意我在吃什麼?』

大男孩便以正經的面孔回答:『因為你進食時的模樣與眾不同!』

大姐姐:『那麼與今天是否一樣?』

大男孩:『那又好像是不一樣!今午你進食時的模樣,又好像是變了另一個人般!』

她微笑地說:『那可能是你對我的感覺是親密了!』

大男孩又以非常認真的口吻跟她說:『你今午進食時,神韻和言行舉止真是改變了!


她笑著:『嘻嘻!那麼你今晨改變了我的性格!


此次他倆坐在一起的午餐,已經不再是同學了!

他們進食至半途時,她著大男孩轉頭望向他背後斜角遠處的一對男女.那對仿似是熱戀中的男女,旁若無人地互相把食物送進對方的口裡.

她便打趣地跟大男孩說:『我也要學他們那樣,你把食物送進我的口裡.』

大男孩有點尷尬地說:『不是吧!這裡有那麼多人在!』

她笑著對大男孩說:『你怕什麼?你看他們也是挺自然的!』

大男孩便面露疑問:『
為何要學那對男女的行為?

她便
哈哈地回答:『跟你說笑吧!不用那麼認真!你知那個女人是誰呀?她是「他」的前妻!』

大男孩聽後,立即轉身再望一次.此時他見到那個女人笑盈盈地,把一些食物送進她對面的男人口中.

大男孩跟著沒有作聲,他感到十分詫異:心想:「坐在他前面的是
「他」的前度女友,坐在他後面的是「他」的前任妻子.「他」能言善辯,說話振奮人心之外,還有甚麼魔力,可以令兩名離開了「他」的女人,像著了魔似的,變作了他人的嬌俏情人?」

待續.....

2009年11月20日星期五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十)

他從浴室出來,見她還閉眼睡在床上,便走入廚房,想煲水煮咖啡.他進入廚房後,見到水煲有少許蒸氣噴出,卻沒有沸騰的水聲,覺得有點奇怪.他便拿起水煲,得知裡面剩下很少熱水.他轉身望出廳中的小飯檯子,見上有兩杯咖啡,才知又中了她的鬼主意.

他踏出廚房,想望一下她是否還躺在床上.

一位只穿著男裝睡衣上衣,卻沒有扣上鈕子,半露胸口兩個圓體的女人,突然跳了在他前面,雙手繞在他的頸子後面,向他濕吻了幾下後,笑嘻嘻地問他:『你為何只穿著內褲從浴室走出來?是否要向我展示你給「老虎」咬傷了肩膀?』

大男孩笑著回答
:『我引虎入室,被虎咬傷是意料中事,何需要向你申訴?』

她便以手查看他肩膀上的傷勢,微笑地問他
:『要不要塗一點藥水?』

他笑著回答她
:『我又不是被毒蛇咬傷,怕什麼?』

她聽後,在大男孩沒有損傷的另一邊肩膀再咬一口.大男孩又慘叫一聲
:『哎呀!』

她便笑著說
:『這是預警!上次你被虎咬到入肉,也先有預警.下次你再不知虎性,不知好歹地刺激老虎,會被虎咬到入骨的.到時與被毒蛇咬傷無別!』

他倆又大笑起來.

跟著她的臉伏在大男孩的肩膀上,雙手繞在他的背部,沒有說話.片刻之後,她柔聲地說
:『對不起!你是否會怪責我如此跋扈?』

大男孩把雙手繞在她背後,好像是把她包裹著似的,輕聲回答她
:『一位氣質獨特的大姐姐是我夢枕的!我需要多一點時間去明白和了解她!大姐姐的本質是善良和溫馴的!』

她聽後,沒有再作聲.

這段戀情,始終是在萌芽階段,大男孩的體諒,教她為一次極為失控的暴戾而放心.

一會兒後,她抬起頭來,又向大男孩狂吻幾下.跟著笑瞇瞇地問
:『你講!你要如何懲罰我呀?

他就以手按在她的秀髮上,輕輕地把她的頭推回他的肩膀,輕聲地說:『你又沒有做錯事,為何要受到懲罰?』

她跟著又抬起頭
:『我咬傷你是我不對呀!你不懲罰我,我整天也不會安樂!

大男孩見她如此堅持,微笑著回答她
:『你看我的肩膀,我受了皮肉之苦!你自己講,我應當如何懲戒你呀?』

她聽後,隨即捉著大男孩一隻手的手碗對上的部位,拉向她的背後,以大男孩的手掌拍打她自己的屁股三下.每打一次,她就慘叫一聲「哎呀!」.

跟著她嬉笑地問大男孩:『如此嚴苛的懲罰,你是否認為足夠呀?』

大男孩笑到失控地對她說:『既然你脫掉褲子被我打屁股,而且還那麼痛,我就原諒你令我受了的皮肉之痛!』

她雙手便緊擁著大男孩哈哈大笑了.

大男孩隨之把雙手繞在她的屁股處,然後把她抱起。她雙手便繞在他的頸部,雙腳也即時繞在他身體上。

他倆在相互濕吻著。片刻之後,大男孩微笑地問她:『為何你有那麼多鬼主意?我以前從來也不知道的?』

她回以笑容
:『因為你以前沒有追求過我!現在我要跟一名只懂得在網上「虛戰」的大男孩「實戰」,當然要設法戰勝他,把他擒獲,困在我的牢籠裡!』

她說完後,羞澀地閃避他的眼睛,把臉頰緊貼在大男孩的臉頰上。

他們的臉緊貼了一會後,大男孩把她放下,向她說
:『我喝了咖啡才出街,跟你購買運動服裝回來。』

他倆走至小飯檯前,面對面站著.她對大男孩說:『你先喝咖啡,我未曾刷牙.』

大男孩喝著咖啡時,垂頭少許.他在沉思,但雙目彷彿是凝視在她睡衣開口處的兩個半圓球體.

她見狀,覺得他有不妥,打趣地問他:『為何你一邊飲咖啡,一邊看著我的乳房?是否要在咖啡加多一點奶汁?』

他正經地回答:『我是否應該像昨晚那麼樣,買一些熟食回來一同吃?』

她聽後,驚訝地說:『當然不是!你出街幫我買衫褲和鞋,我便去洗澡.你回來後,我們便一同出外吃星期日陽光午餐.』

他便以嚴肅的眼神問:『若果我們出街時,在樓下碰上「他」時,怎 ... 怎 ... 怎麼辦?』

她聽後,以輕鬆的口吻回答他:『那是我的事情,我自會處理.你不用擔心!若果真是遇上「他」,你不用作聲,但也不要走開,我要給「他」一個明確的訊息,明白嗎?』

大男孩向她點頭,表示明白.

晨曦三次凶鈴,加上他聽過「他」的電話口訊留言.況且她未曾跟「他」說清楚:她已不是「他」的未婚妻了.大男孩憂心在樓下碰上「他」時,可能發生火爆場面,是有他的理由的.

她見大男孩依然神色凝重,跟著便笑瞇瞇地說:『剛才我給你的眼神嚇壞!以為你嫌咖啡的奶太少!想在我雙乳擠奶!』

此時大男孩才面露笑容.

她隨之走至大男孩身旁,用手拍打他的肩膀,以趣怪的眼神看著他,微笑地說:『不用擔心!沒事的!有什麼事,大姐姐會保護你!』

大男孩才禁不住大笑起來!

他以為大姐姐在說笑,其實她不是在說笑的.一位為了一段感情而忍氣吞聲的女人,她毅然放棄該段感情,迎接了一段新情懷後,是不會容忍舊情人以言詞傷及她的新情郎的.

大男孩喝完咖啡後,他打開衣櫃,穿上出街的衣物.她站在他的身旁,為他整理衫領和衫腳等.他於鏡子看著她關注他衣著的態度,感受著被她所愛的溫馨!

他準備打開木門離開時,她向大男孩說:『
我要去浴室,洗去你的汗臭,沖走那些男人味,以免人家以為我雌雄同體.你快點回來.我肚子餓,一同出去吃陽光午餐.』

大男孩聽後,又笑起來,出街為她買運動衫褲和波鞋了.

她洗
澡後,坐於飯檯處,一邊飲咖啡,一邊打手機短訊給她的前度男友,問他是否要回那套華麗晚裝?因她已錯過了做律師和議員夫人的機會了,收取該件禮物似有不當.

片刻之後,她收到了回覆,他說他是一位寬宏大量的男人,那套華麗晚裝已送了給她,他不會取回.而且她只要為缺席昨晚的慶功宴向他說句「對不起」,心胸寬廣的他,仍然會給予她機會做律師和議員夫人的.

她便再發一個手機短訊給他,謝謝他數年來的關懷和照顧,她為他那件最後的晚服深表謝意!她,對前度男友連聲道謝!就是欠奉了「對不起」!

一會兒後,她正拿起咖啡杯子時,她的手提電話響起,她接聽了「他」的電話.

「他」怒氣沖沖地問:『為何你昨晚無故缺席了慶功宴?』

她以平靜的口氣回答:『我昨夜遇上了初戀情人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不要氣我!你以為自己還是十四五歲嗎?初戀情人也認不出你了!』

她:『他讚嘆我樣貌與身材雖然成熟了,但更有女人味!氣質,卻始終如一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的初戀情人是德國詩人歌德嗎?為女人的氣質所著迷!』

她:『那麼他又不是歌德,但昨夜他知道我已是人家的未婚妻,感慨重逢恨晚,寫了一首詩給我:「那個青年不鍾情?那個中女不懷春?這是人性中的至潔至純,為何從此中有慘痛飛進?」他的詩,激勵我去尋找真愛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跟了我幾年,何來慘痛?』

她:『何止慘痛?簡直是啞女食黃蓮,嚐苦沒人知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嚐了什麼苦?我問你?今晨你為何不接聽我的電話?』

她:『今晨我的初戀情人正為我寫劇:「仲夏晨之夢」!十分溫存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的初戀情人又是莎士比亞嗎?』

她:『那麼他又不是莎士比亞,他卻是浪漫主義的靈魂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的初戀情人又是法國詩人雨果嗎?浪漫主義的靈魂?』

她:『那麼他又不是雨果,今晨卻為我寫了美麗詩篇!教我感動和沈醉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不要無中生有,虛擬一名初戀情人來氣我.』

她:『你以為自己是霍金,解釋宇宙的起源,無 ... 中 ... 生 ... 有?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在那裡?我開車來接你.我要看清楚你是否思覺失調?』

她:『不用了!我本來也習慣了坐巴士的.況且我身處的地方,你開車是沒用的,要步行才可以到.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香港有什麼地方車子不可到達,要步行的?你身處在那一個荒郊野外?』

她:『那要視乎你的想像力去到那裡了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為何你突然變得口齒伶俐?』

她:『因為我尋覓到真愛!我才知道我這幾年未曾戀愛過!我決定離開你!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什麼真愛?我什麼也給了你!』

她:『你飽讀詩書,卻不明詩意,只顧及個人成就,連身邊一位小女人也容納不了.』

「他」:『我呸!你在說什麼?你是否知道,昨晚你缺席慶功宴使我十分尷尬?賓客問我:「你的未婚妻呢?」弄得我要編故事來解釋.我不愁沒有女人,倘若你不想做我未婚妻,應該早一點跟我說,不能突然缺席.做人要有分寸,知輕重.我的成功就是每事也辦得妥當,處處為人家著想.你做人如此任性,影響了我的完美形象!將來你要做一名成功男士背後的女人,你便不可能只顧自己,要優先考慮到男人的處境!你也知道,天下有很多女士爭著做我背後的女人,本來我不用饒恕你的,但念在你的親朋已把我當作是你的未婚夫,我為了顧及你的體面,今次就寬恕你!你究竟在那裡?』

此時她聽到大男孩開鐵門的聲音,立即跟「他」說:『我的初戀情人來了,他為我帶來新的開始!再見了吧!至尊無敵掌門人!』

她即時把手機斷線,兼而關上手提電話的電源.然後拿起杯子至嘴邊,飲了剩下的咖啡,跟著走至門口處.


待續.....

2009年11月16日星期一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九)

大男孩入了浴室後,關上了門.他看著她的胸罩和內褲,回憶起他昨晚返家時,見到她站於窗前的情景,和她問他取睡衣時的不耐煩神情.他在問自己,為何那時竟然沒有想過?她已不願穿回那件晚裝了.

他開了花灑洗澡時,流水打在他的身體上,損傷了的肩膀,更加感到陣陣微痛.這次他真的被「老虎」咬傷.他第一次感受到愛情帶來的「痛苦」!

從被她趣味性地嘴醒,至他入浴室的短時間裡,他已初嚐到愛之歡,戀之痛!

他洗完澡後,拿起大毛巾抹身時,小心地拭乾受傷肩膀上的水份.他問自己,為何她會咬得那麼狠力?雖然他沒法想到,那是她對他愚蠢的回應,但此時他突然頓悟到,她昨天中午過後,來到他家時,她在「他」家是受過了委屈,而不是他所以為的生病.她根本沒有病,否則她在晚上時,不可能會在交叉著情緒低落和亂發脾氣後,變作了另一位女人:一名他不認識的、靈巧而逗他喜愛的小姑娘!

昨天的整夜,她是在蛻化,像昆蟲般,脫胎換骨,開展著新生命!

奇怪的是,昨天下午,她曾發手機短訊給他,告知他,她快將離去.結果她沒有離開,卻沒有再告知他,她是留下了.

他在浴室裡,穿回內褲時,已經準確地估計到,在他收到她準備離開的短訊後,出現了一種不明因素
,使她對「他」突然完全死心.但她卻一時沒法面對自己所作的決定,以致沒有告知他:她會留在他家,待他回來.

大男孩回家前,她已覺得自己已是自由身,不是「他」的未婚妻,可以再作選擇.
所以她再無後顧之憂,在他回家時,她只穿著內衣褲在等待他,又問他取睡衣,又不願離去.

他根本不知那件華麗晚服是「他」饋贈的,以致他受了無妄之災!無心提起那套華麗晚服時,她便失控地動了肝火!他自己也認知到,若不是有那段「無妄之災」,他也不敢以言詞向她表達愛意的.

一次災難過後的緊抱,雖然被她咬傷了肩膀,但她為他的熊抱而平靜下來,卻教他更感她的嬌媚和可愛!

受過她的脾氣,受過傷痛,仍然覺得需要她,此段愛戀,才會教他刻骨銘心的!

他根本沒有去計較「無妄之災」的是與非,此事增加了對她的了解,教他對她,愛得更深!

然而,她昨日上午在「他」家受過什麼屈辱?是什麼事情觸動她對「他」完全死心?他是不能去問她的,那是埋藏在她心底裡的私結.此些事對大男孩來說,永遠會是一個他不需要知的謎!

大男孩雖然幼稚,但從昨晚他回到家後,跟女人展開的「實戰」中,她的情緒起伏,已教他認知到,一位把芳心交托給他的女人,仍然會是有著一些私結的.若然他去挖掘那些
私結,只會破壞了一段美麗情緣!此一刻,他正想著要買回一套她高興的運動服裝回來,從而逗回大姐姐的歡心!

待續.....

2009年11月10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八)

過了一會兒後,他倆便坐了起來,對坐於床上.她向大男孩說:『你落樓下附近那間街坊體育用品店,買一套普通運動衫褲和一對波鞋回來給我,可以嗎?我給你尺碼.』

大男孩聽後,覺得莫名其妙,以好奇的眼睛問她:『為何要買運動衫褲和波鞋?』

她雙手便拉起大男孩的雙手,放於她的腰背後,說:『我沒有親自去試身,就算你知道我的準確衫圍尺碼,都可能會買了不合穿的衣服.運動衫褲有鬆動,大了一點或小了一些也無所謂!』

大男孩的胸膛離開她的高聳雙乳後,坐正身體,以嚴肅的眼神向她解釋:『我不是這個意思.』

他便指向掛在雜物架上的華麗晚裝,意指為何她不穿回那件晚服?

她頓時臉色大變,氣憤地向大男孩說:『「他」以為送一件名貴晚服給我,就以為自己了不起,以為我非穿上它赴宴不可.我已經把它脫了下來,昨晚沒有穿著上赴宴,與它已緣滅,從今不會再次穿上它的!』

跟著她憤怒地把大男孩推開,沒有作聲.片刻之後,她仍然是怒氣沖沖地問:『你是否想我再次穿上它?赴「他」下一個宴會?』

一個晴朗的上午,在歡樂和嘻笑聲中渡過,對大男孩來說,世界突然變得像童話故事般美好,他好像是進入了一個全沒憂愁似的世外桃源!她突如其來的怒火,全沒先兆,使他愕然和不知如何面對.他不懂得如何跟她解釋,他沒有要她返回「他」身旁的意思.

她昨午穿著那件晚裝來到他家.為何今午不可穿回該件晚裝離開?那件晚服,名貴而體面,有何不妥?他完全摸不著頭腦!

他望著她那怒氣沖沖的神情,呆了一會後,突然撲了在她身上,把她緊緊地摟抱著.她極力反抗,左右扭動著身體,要把他推開,但她的體力與他的相差很遠.她掙扎了一會兒後,已經沒氣力再動彈了.

她跟著用力於大男孩的肩膀上咬了數口.他雖然感到痛楚,身體抽搐地震盪了數下,但也啞忍著,沒有作聲.

從大男孩震動的身軀,她知道這次她是咬到入肉的,但她覺得她仍然要懲戒他的幼稚和不成熟的問題.

肩膀的痛楚,大男孩又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:對著自己心儀的女人,發問題前真是要先用腦思考,否則那兩邊可憐的肩膀,從此便會體無完膚的!

待了一會兒後,她又繼續反抗他的緊抱,但他始終沒有放開她.大男孩腦裡一片空白,他不知自己在想什麼?也沒法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

他,被愛神上了身!著了魔!愛神不停地呼喚他:『若果你放鬆了手,她就會走去穿上那件晚裝,從此離開你!你定要堅忍下去,她才會寬恕你的冒失!』

一會兒後,愛神之言終於應驗:她不再抗拒他的緊抱了!她的臉伏了在他的肩膀上,沒有再咬他,而雙臂卻輕輕地繞在大男孩的腰背後,好像是睡了般,沒有再動了.

她就這樣被大男孩緊抱著過了一段時間,大家也
沒有說話.

靜寂的床上終於被大男孩的輕聲所打破:『對不起!我是無意觸怒您的!請您原諒我!』

跟著他停了一會,以顫抖的聲音向她說:『我 ... 我 ... 愛 ... 愛 ... 您!』

她聽後,好像是沒聽見似的,沒有回答他,只是雙手逐漸地在大男孩的背後收緊!他倆的身體之間,慢慢緊密至幾乎連空氣也不可以流過!

只有他倆呼吸聲的床上,沒有激吻,沒有情話,沒有纏綿,只有愛戀!寧靜而含蓄!他倆只是在感受著對方的心跳!

一會兒後,大男孩輕聲地對她說:『我先去洗澡,然後跟你買運動衫褲和波鞋回來.可否告知我你的衫褲和波鞋尺碼?』

片刻之後,她柔聲地告知他,便沒有再說話了.

跟著他扶她躺下床上,才見她是閉上眼睛的.

他跟她蓋好被子後,輕吻她的臉頰一下.在她耳邊說
:『你休息多一會吧!』

她就像睡美人般,沒有任何表情或動作.

他便走去浴室.在浴室門處,他轉身望了她一會.跟昨夜他進入浴室洗澡前的情景是相同的,但此次她並沒有半合眼睛窺視他.她真是合上眼睛的.

她為自己失控了的情緒感到後悔!不知大男孩會如何想她?

另一方面,她卻為自己的胡亂發脾氣,仍然受到大男孩的道歉和緊抱,心緒不能自拔地,陶醉在愛的溫酒中!

突然失控的情緒,野蠻地恫嚇他,她要返回「他」身旁,竟然換回大男孩不敢說出口的愛語.她在回味著他那顫抖的語音!

浴室傳來的流水聲教她逐漸地面露笑容,她知道大男孩正沐著一個苦浴.她不願再折磨他!

 
她心底裡那可憐的大男孩,從昨午至今午,已經受夠她的煎熬了!


待續.....

2009年11月7日星期六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七)

上午接近十一時,大男孩正側身而睡.他在作惡夢,被一條蠎蛇吸吮著嘴唇不放!驚醒之時才發現是大姐姐正在嘴著他.

大男孩:『早晨!』

大姐姐:『早晨!看你睡得很好!』

大男孩:『是的!如果不是你弄醒了我,我可能會睡至下午!』

大姐姐:『今晨睡得好?還是昨夜睡得好呀?』

大男孩:『當然是今晨睡得好,始終是一張床!兼而 ... 兼而 ...』

她羞澀地問:『兼而什麼?』

大男孩:『兼而有 ... 有個真人攬枕!』


她聽後,笑著說:『那你現在勝過十三歲小孩子了!早知如此,那你為何昨晚不上床睡?走去睡梳化椅!你怕我會吃了你嗎?』

大男孩笑了一會後,想到如何回答:『是的!佛家有言:女人,老虎是也!』

大姐姐:『那你現在與虎為伴,未被虎嚥,何解?』

他表現得很自信地回答:『因我懂得馴虎之道!』

她再笑著問:『你以為自己是武松,可以赤手空拳擒虎乎?』


大男孩:『那又不敢當!我雖然被虎撲倒,但我勇敢地把虎抱著,虎才有憐憫心!』

她大笑起來,臉部伏在他的肩膀處,用力咬了一口.大男孩慘叫一聲:『哎呀!』

她便笑著說:『你現在沒有抱著老虎,所以虎露獸性是也!』

大男孩隨之把她緊抱著:那麼遠的昨夜,這麼近的今朝,在他心底裡,他是甚為感動的!昨夜臨睡前,他認為她今早會離他而去的.但她卻一直貼身地伴隨著他,是他意料之外!

昔日的暗戀,今天的熱戀,教他醉心!巫山雲雨已過了很久,快將正午了,他們的肌膚,仍然是緊貼在一起!

昨夜他不敢上床;今午他不願下床!

片刻之後,她打趣地問大男孩:『床上跟女人實戰與網上跟美女虛戰有何不同?』

大男孩想了一會,笑著說:『就算用杜比7.1環廻立體聲喇叭,也沒法感受到真實女人的呻吟聲和心跳聲.而且用超高解像度液晶顯示屏,也沒法觸摸到真實女人的婀娜多姿和玲瓏浮凸!最美艷的虛擬美女,也沒有你的風情萬種!』

她聽後,推開大男孩,臉頰露出微紅,以含羞和趣怪的眼神望著他.一會兒後,她再推他仰臥向上.跟著便翻身以胸脯壓在大男孩胸膛上,笑嘻嘻地說:『我要驗證一下你的說話的真確性,你覺得我的雙乳和虛擬美女的有何不同?』

大男孩有點尷尬地說:『虛擬美女的只有視感.你的雙乳不但有觀感,而且有質感與酥感!當 ..... 當然是你的雙峰才令我真正感到興奮!』

她聽後,下體隨即蠕動了數下,跟著笑瞇瞇地回答:『那我從你的生理反應,知曉你的說話沒有欺騙我!』他倆便大笑起來了.

大姐姐還俯伏在大男孩身上之時,她伸手往床頭櫃拿起手提電話.開著手機後.撥出聽取口訊留言.她聽完後,按一下手機上的數字鍵,跟著把手提電話放至大男孩耳邊,讓他聽那段留言.

大男孩聽完那段時而辱罵、時而情話綿綿、時而自誇的口訊後,對她說:『「他」好像是飲至酩酊大醉,所以才講了些粗言穢語,兼而語無倫次地羞辱你.』

大男孩表示他不相信「他」是一名如此粗鄙的人物.他心裡認為,「他」與她是性格上有衝突.

她隨即對大男孩說:『你是否相信酒後吐真言?』

大男孩回答他也不太清楚!

大姐姐跟著又笑瞇瞇向大男孩說:『那我又要驗證一下你是否酒後吐真言?待我買幾支烈酒回來灌醉你,看你酒醉了之後,是否會以粗言穢語地辱罵我是世紀大淫婦,奪去了你可貴的童貞!拆卸了你樹立多年的貞節牌坊!』

他倆跟著又哈哈大笑起來.大男孩已經招架不住她今早極度興奮的心緒,以致沒法與她繼續打情罵俏,只可大笑而已!

她把「他」的手機留給大男孩聽後,大男孩甚為詫異!他沒法解釋她是什麼心態?此一在她做出來,十分自然的幾下微不足道的動作,比晨曦的激烈纏綿,更能展露出,她的芳心,已經離開「他」很遠了.

她跟著又把頭伏回大男孩的胸膛上,雙手繞在他的腰背後,默不作聲.一種溫暖的感覺傳遍了她的身體.她理解到前度男友正義的公眾形象,在傳媒的大力吹捧下,深入人心,大男孩沒有跟「他」私人交往過,不相信她的說話是可以理解的.她今早雖然心情甚為興奮,但也不會幼稚到為前度男友的是與非,而熄滅了這段剛被燃起的愛火!

待續.....

2009年11月2日星期一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六)《初嚐雲雨》


《初嚐雲雨》

清晨時分,她的手提電話鈴聲響起.她望一下床頭櫃上的發光鬧鐘,已經是清晨五時多.個人化的音樂聲使她知道是晨曦凶鈴,是前度男友給她電話.她預料到自己會受到嚴詞斥罵,而且她知道自己不會再忍受挨罵,一定會跟他發生罵戰.所以她不打算接聽電話.此一夜,她只顧享受著與大男孩獨處一室的溫馨時刻.

此時大男孩也被電話鈴聲吵醒,他於飯檯面找到了手機時,電話鈴聲便停了.

他準備返回梳化椅之際,晨曦凶鈴又再響起.他便拿起手提電話到床邊給她.

他到了床邊時,電話鈴聲又停了.

她柔聲地對大男孩說:『不好意思!我忘記了關上手機,使它的鈴聲吵醒了你!』

大男孩回答:『不要緊!』他隨之彎腰把手提電話放在床頭櫃上.

他伸直腰轉身返回梳化椅時,伸了一下懶腰,身體局部遮蔽了一盞夜明燈的光線.她從他側身的漆黑身體輪廓中,發見了他的睡褲前是脹大凸起了.

她十分肯定大男孩是傾慕著她的,但見他不敢與她共枕同眠而甚為不解?不時也懷疑他是否正常男人?此一刻,她在想:「他是有靈,兼而有慾的!他是很有我心!何以沒有上身呢?為何他好像是沒法把靈與慾結合在一起?他的性格也猶如男孩子般!莫非他孩提時代受童話寓言影響太深,誤以為崇高的愛情是有靈無慾的?」

她打算誘惑他.若果他真的有著一個童真的愛情觀,她要從他幼稚的童子心,奪走他的童子身!

她隨即呼喚他:『昨夜你睡梳化椅,怎麼樣?』

他停了下來,轉身回答:『昨晚已很疲累.雖然躺下梳化椅,但也睡得好.你昨晚睡得如何?』

她柔聲嬌氣地回答:『昨夜睡得很好!我已戀上了你的溫床!愛上了你的軟枕!鍾情了你的被子!只欠缺綺麗的美夢而已!』


睡眼惺忪的他,聽後頓時甦醒了大半節,啞口無言.心想:「她已睡了一晚,為何今早對我變得更為熱情?她昨夜似乎睡眠十分充足.她又有什麼鬼主意會出來作弄我呢?」

他獨住了太久,沒有想過,自己的睡褲前端,已被她窺知了內裡玄機!

片刻之後,他結結巴巴地說:『那麼 ... 那麼 ... 那麼你睡多一會吧!天還未亮!還 ... 還可 ... 可作 ... 作 ... 作夢的!』

他隨即轉身,想走回梳化椅躺下.

此時晨曦凶鈴又再響起.

第一次的鈴聲,喚起了她,教她認知和接受了,此一春宵經已白白地溜走了!第二次的鈴聲,讓大男孩走到了她的床邊,喚起了她沈寂了半夜的情懷!第三次的鈴聲,喚起了她對大男孩的心心愛慾!她不能讓他輕易地走回梳化椅的.

她對他說:『三次也是「他」的來電,你是明白和了解我!知道我不願接聽這電話的.可否幫忙,把手機關掉?』

跟著她的語氣突然變得嬌滴滴起來:『我知你會痛心我又再被責罵的!』

大男孩被她的柔情蜜意嚇呆!他站了沒動,不知應該繼續行前,還是退後.他處於進退兩可的局面.

她見他躊躇著,便繼續說:『「他」不會罷休的.你不把手機關掉,它會響過不停,我倆也沒有好夢可尋!』

從溫柔鄉不斷吹襲而來的溫柔風,使他沒法招架.大男孩聽見「我倆」後,更感到愕然.雖然他不明白為何她自己不把手機關上,但他的雄心已被暖流打動.他走回床頭櫃,拿起手機.此刻她在近距離較清晰地看見他的睡褲前,真是脹大凸出了的.

大男孩在昏暗的室內環境裡,摸到了手機的開關掣,按下把它關掉時.她剛巧伸懶腰,雙手在被子內升高,巧妙地打中了大男孩的臀部.剛被關上的手機,從大男孩手中溜滑彈出,跳了在她的臉上.她痛苦地叫了一聲.大男孩立刻彎腰,把溜了在枕頭上的手機放於床頭櫃,然後坐下床邊,傾前身體,以手輕撫她的臉部,問她有沒有受傷?

此時她還在痛楚地呻吟!大男孩再把身體傾前,他的面部與她的臉部只有不到一呎的距離.他想看清楚她的臉部何處受傷,可是他始終看不清楚.他隨之安慰她:『我去開燈,才可看清楚你的臉部?』

一雙嬌柔的玉臂,早已靜悄悄地從被窩中伸出,於大男孩沒有察覺下繞過了他的胳膊.她的雙手,已經在他的背部蠢蠢欲動了.他正想站起身去開燈之際,猛然快速的飛撲,把他扯下至她身上.猶如蠎蛇捕捉獵物般,本是慢慢移動的蠎蛇,突然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,把毫無防範的獵物捲進了蛇窩.蠎蛇隨即把獵物愈收愈緊,使之沒法逃出.瞬息之間,幾乎已沒法再掙扎的獵物的嘴部被蠎蛇的嘴巴緊緊地吸吮住.獵物,已經再沒有逃脫的可能,任由蠎蛇飽餐了!

大男孩的堅固防線終於被大姐姐攻陷了!他,完全被她征服,成了她的俘虜!他倆側著身子,平行地躺於床上,激吻地摟抱成一團,難解難分.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後,她的手放於他的睡衣鈕扣上,以靈活的手指,在一瞬間,像玩魔術般,把他睡衣的鈕扣全部解開.

她嬌柔的小手隨即伸入了他的睡衣裡,在他的胸前和背後,來回地輕撫著.他從沒觸摸過她的手,他的肌膚正初嚐她那柔軟小手的愛摸.

一會兒後,她把手放回自己睡衣的鈕扣上.他凝視著她那些鈕扣逐一被解去,半露出她豐滿而高聳的雪白雙乳.大男孩在昏暗的光線下,望見她那兩個露出半邊的、若隱若現的乳白雪球,目瞪口呆!

他感到有點驚訝和不知所措之際,他的嘴巴突然又被她熱吻著.大男孩不安的心緒慢慢被她蠕動著的熱唇安撫下來後,他感到自己的手被她執著.他從沒有跟她拖過手.他感受著她的小手比他的柔滑很多時,他的手已被她拖動著.此刻他沒法看到她在做什麼?因他的嘴唇仍然被她的火唇吸吮著,動彈不得.

在他還未來得及思考他自己的手的去向時,他的手掌,就被緊緊地壓按在大姐姐的彈性乳房上.

一股暖流,在外表乳白,內裡火熱的雪球中,通過大男孩的掌心,傳遍至他全身.他的手掌,由最初的輕微顫抖,逐漸地轉化成有節奏的蠕動.她漸漸地鬆開她自己的手,讓他的手掌可以重獲自由.他的手掌,經已愛上了玩雪球,只顧在那裡擠撫著兩個美妙而充滿彈性的乳白雪球,不願離開了.

大男孩的顧慮,已經被最初溫暖,慢慢熾熱的雪球所舒緩,他不再恐懼大姐姐會很快便離他而去了.

過了一段時候,她把大男孩的手從她乳房處輕輕推開.她坐了起來後,著大男孩也坐起來.她為他脫去睡衣褲後,閉上了眼睛.大男孩便把雙手放於她睡衣的開口部位,慢慢拉開:一身嬌柔而盈滿的美體,從一件緩緩退下的男裝睡衣中,破蛹而出.昏暗的床上,像天使下凡般,活色生香!他們互相為對方,脫去妨礙他們表達深切愛戀的衣褲:那些人類文明發展的虛無副產品.

他們玉帛相見,四目相投,對坐於床上.啟蒙老師經已不再需要操心!她開始可以享受她悉心指導下的成果!大男孩已經被大姐姐的一雙彈性而豐盈的乳房所開竅了!此刻他不再猶豫不決,他主動地抱著大姐姐在他大腿上,緊緊地摟抱著她婀娜的身軀,柔吻著她那芬芳香艷的玉體.她就陶醉在受著親密愛護的圍抱中,閉上眼睛,臉微仰天,進入了忘我境界.她散發出的體香,把他完全催眠了,使他也陶醉在抱著一名仙女般,飄飄然!

再過了好一會後,他倆雙雙躺下床上.陰陽相聚,天交地合.她的柔情,使他如膠似漆地摟抱著她蠕動著的、赤裸裸的胴體!她的激情,教他壓抑已久對她的愛戀,毫無保留地被釋放出來!她那猶如美妙音樂旋律的呻吟聲,使他停不了地愛吻著她的頸項和耳朵!他倆已二合為一,難分你我!

她雙臂緊抱著壓在她軟體上的大男孩,心緒卻沉醉在這段受到平等相待和尊重的愛戀中!她充滿節奏感地蠕動著身軀,迎接著一段相隔多年,還沒有遺忘她鍾情那種湯麵的銘心情懷!

翻雲覆雨至天剛破曉,正值乾坤倒轉,月上陽下,她的雙乳壓住緊摟抱著她的他之際,一道曙光,從天邊射了出來!雨過天晴!明朗的早晨終於到來!晨曦的陽光,投射在室內,使她朝天的豐滿臀部,變成了兩個金黃色的嬌艷半圓球.耀目悅眼!朝陽圓滿了一段他倆綺麗的美夢!他湍急的呼吸聲和她悠揚的呻吟聲,也隨之緩緩地停了下來.

狂風暴雨過後,他們的體能消耗至猶如曾在風中摟抱、雨中擁抱、水中熊抱!因此已經筋疲力盡!她依偎在大男孩的懷抱裡;而他的手便輕撫著大姐姐的秀髮!日上三竿時,雖然窗外的光線透過不太厚的窗簾照射在床上,但也沒有使他們甦醒過來.室內只有他倆打鼻鼾的睡眠聲.

大姐姐與大男孩,獨睡了一個漫漫長夜,在晨曦到來時,卻被一套新床舖,緊緊地包裹在一起了!

至於那張梳化椅上,只有兩個墊子、一張大男孩昨夜蓋過的被子、和兩套男裝睡衣褲陪伴著.它在妒忌著那張被戀情所籠罩著的溫床!

旭日初升,教她發見了曙色!重燃她對生命的熱誠!長夜逝去,晨光到來.一段煎熬著她心緒的殘餘舊情,被一段沒有預料到的、激烈而醉心的清晨纏綿所完全覆蓋了.

晨曦凶鈴蛻化而成的粉紅手提電話,從大男孩的手中彈出,是擊中了她的臉,還是只有掉落在她臉旁的枕頭上?大男孩永遠也不會知道真相.

自以為魅力沒法擋的「他」,也永遠不會知道,連續三次的鈴聲,促成了曾經對「他」死心塌地的一名柔順女人,琵琶別抱!

她,聰穎地缺席了一個令她不安的慶功宴,才有福地享受了一頓教她夢迴的情愛歡宴!

待續.....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