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五)

他進了浴室後,實在是有著千思萬想,對她今夜躺下他的床,心情怎為忐忑:究竟她是一時衝動,離開了那個「他」,還是她真的與「他」決絕地分了手呢?他不斷在回憶她在校園時的生活片段,但始終沒法組合出她的完整性格.

他在刷牙時,仍然心神恍惚,不時漫不經心地看著鏡子.他突然被鏡中的景物嚇呆了!他隨即轉身,見到一隻懸掛在窗框的衣架上,吊掛著她洗了的內褲.跟著他發見她的胸罩掛了在門後的毛巾架上.那幕與她抱抱的感覺彷彿又再重現似的.心想:「想不到她會如此靈巧?」他隨之又想起她在入浴室洗澡前,曾經自言自語地說
:『我又看你有多細心!』



他洗完澡後,沒有關浴室的燈,出來坐在梳化椅上.他甚為沉醉地看著她甜睡了的樣子.認識她多年,平日一表正經的她,今夜才知道她有那麼多鬼主意的,而且還作弄了他!此次真是被她試到,他不夠細心.她心裡一定在偷笑!

他在陶醉,也在沉思:她為何會離開一名在經濟、社會地位和工作才能也是優越的男人,而來到他這裡呢?況且那個「他」的待人接物,處世之道等,幾乎是近乎完美的.他沒法明白,也沒法理解.

半小時後,他走去熄了浴室的燈,然後走到她床邊,看著她熟睡的模樣,他在苦思.工作數年,他見盡追求虛榮的女人.自己從來也沒有被那些女人看得上.為何她會在榮華之門退了出來?臨睡前還在浴室裡掛出「告示貼」:告知他,她的心,是毫無防衛地躺下他的床的!

昔日他暗戀過她,但知道她快將畢業,不敢付出一段感情.那段沉沒了的情懷被收藏起來.他畢業後,輾轉在不同的辦公室工作,面對複雜的辦公室人際關係,使他鍛鍊成非常警覺,沒有機會發展出一段感情關係,只顧沉迷在打遊戲機裡.今夜她雖然睡了在他的床上,但他依然憂慮,明天她便會離開他,返回對面的中高級住宅大廈.因為他與「他」,是強弱懸殊,沒法相比的.

雖然今晚做了許多非常明顯的表示,但他內心還不斷在壓抑著長時期對她的愛戀,沒有被釋放出來,使他仍然裹足不前.他懼怕失去,所以不敢向前走.

他在不知不覺中站在床邊,欣賞了她半小時的睡姿.他也感覺十分疲倦了,轉身欲返回梳化椅時,他躊躇了一會後,返回床邊.他彎下腰,於她的前額輕輕地偷吻了一下,圓了他被她抱抱時的夢想!

他返回梳化椅躺下.回味著那可能是他對她的唯一一吻!

精神與身體的極度疲乏,教他悲觀地認為,明天早上,她可能會返回對面的住宅大廈,不再回來這個斗室了.

夜深人靜時,室內隨了冷氣機的聲浪外,就只有他們甜睡的呼吸聲.雖然街上不時傳入汽車狂飆的聲響,但也沒有吵醒他倆!


待續.....

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四)

她洗完澡出來後,沒有問過大男孩,便打開衣櫃,在裡面取了一隻衣架入洗手間,好像那裡是她的家似的.片刻之後,她又從浴室出來,對大男孩說:『你的衣櫃很亂,我遲些要和你整理一下.』隨之便坐在梳化椅看電視.她還在回味著食雪榚時,大男孩回答她的那句說話.雖然她望著電視在微笑,但根本沒有留意最後一次電視新聞中,她的前度男友出現的數個畫面.

電視新聞完結後,大男孩走到她面前:『現在我可以關上電視嗎?已經很夜了.你先去睡吧!我要去洗澡.今晚我會睡在梳化椅.』她微笑地點頭後,跟著他便拿起電視遙控器關了電視機.

她從梳化椅站起來,以嬌俏的眼神望著大男孩:『如果大姐姐抱抱一下你才去睡,你今夜會否失眠?』

大男孩便回以微笑:『看你的心情好了許多,我今晚定會睡得很好的.』

跟著她雙手緊抱著大男孩的身體.片刻之後,大男孩雙手輕輕地繞在她的背部,對她說:『我希望你有一個甜睡的一夜,明早可會有另一番景象!』

她沉默了一會後,柔聲地說:『若果半作了一個綺麗的美夢,想說給我聽,你可以過來床邊喚醒我!』

大男孩聽後,甚為感動!他想吻她的前額,但遲疑著,不敢吻她.他從食雪榚時的氣氛,知道大姐姐已經洞悉了他的心事.任何稍為熱情的行為,那怕是額一吻,定會一觸即發,出現他暫時不願面對的轉變.他以手拍一下她的背部,表示明白.一會兒後,他陪她走到床,讓她躺下了.

跟著他走到電掣前,熄了燈,牆腳分別有兩盞夜明燈隨之亮起.他突然想起她今晚那場痛罵前度男友的大脾氣,便返回床邊:『你不要想太多了,有什麼困擾也應當放下吧!』他還以為她會為前度男友的不是,而氣憤難平.

她含著笑閉上眼睛,沒有回答他.她以為他勸她「不要想太多」,是著她不要在半夜作弄他.一會兒後,他轉身走向浴室時,她再張開雙眼,看著他的背影.風雨夜她曾在自己家的大廈入口,望著他離開時的影子.那時她期望有一夜,不會目送他遠去的背影.這一夜終於來了.



她再次躺在大男孩溫暖的床上,此次她並沒有動盪不安的心緒.對她來說,這是十分漫長的一天.她很需要一張平靜的床去休息.在下午,一套新床舖,送走了一段虛無的悲情,已令她心感安慰!無論大男孩從浴室出來後,是否會躺下她的身旁,她也會感到欣然!今晚夜,該套只有她睡過的新床舖,是否會迎接一段新的情懷,是她的個人意願.他已失去了獨睡的選擇權.她,已是這張床的主人了.

他於浴室門口處轉身,再望著躺於床上的她一會.在只有兩盞夜明燈,和少許從窗外透入的微弱光線照明下,他沒有看見,她的雙眼只是半合的.她窺視他開了浴室的燈,進入了浴室,關上了門.她實在已經十分疲累,以致很快便合上眼睛,入睡了.

大男孩並沒有意識到,她只要半夜作惡夢般地呼救,他就會被召喚至床邊,任由主人差遣了.

斗室之內,
他已是她的囊中物!

待續..... 

2009年10月23日星期五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三)

大男孩被她整晚起伏不定的情緒弄得有點兒手足無措.他深深地體會到,原來打遊戲機贏漫畫美女,比面對一名真實女人容易很多.他想了一會,為了鬆弛一下剛才的繃緊氣氛,便對她說:『電冰箱有雪榚,你是否想吃一點?』

她回答:『我會去電冰箱取雪榚,你返回飯檯處坐下.』跟著她才離開大男孩沾染著淚水的肩膀.

此時大男孩意識到她今夜是不會離開的,但他不知如何做才是.象徵性地問她是否要送她乘坐巴士回家?似乎說出來是沒有意義的,她還穿著著他的睡衣.問她是否會留下?似乎又太過直接,以為他對她有什麼企圖?想乘虛而入!剛發生的事情使他得到了教訓,他不敢掉以輕心,認知到對著女人說話就必先進行邏輯思考:「如果這樣問,便可能會..... 若果那樣問,就可能會.....」他盤算過,若果直接問她是否會留下?應該會是沒問題的,但他仍然有所顧忌.勝算在扼,他依然恐懼會出現宇宙大爆炸!

他們在吃了幾口雪榚時,大男孩便跟她談起一些校園往事,以便舒緩一下靜寂的氣氛.閒話了一會兒後,他又說:『兩星期後我和朋友到澳門玩,住一晚.可惜是全男班,否則也可以帶你去散心!』

她聽後頗為舒服,回答他:『我星期一便和家人到內地旅行兩個星期,回來時你可能已去了澳門.』他們隨之在閒聊.

大男孩又隨口問:『那些雪榚是否好味道?』
她邊吃著雪榚,神態卻變回像小女孩般,微笑地回答:『很好吃!』

他於吃雪榚時,已想到如何問她大男孩眼見她的愁緒逐漸過去,輕聲地問:『今夜有何打算?』

她凝思了一會,臉帶笑容地問大男孩:『你有沒有女朋友?』

大男孩便轉身指著電腦網上的美女漫畫圖像.


她跟著以深情的雙眼問大男孩:『你是否需要一位大姐姐,關懷你的生活,和整理一下雜亂的家居?』

大男孩聽後感到有點愕然,但仍然對她的善意報以親切的微笑:『我不願意見到你在失落時作了錯誤的選擇!一位氣質獨特的大姐姐,是我不時夢寐以求的!但我需要一點時間去迎接這個幸運的綺夢!』

她聽後心感快慰,微笑地對大男孩說:『你怕什麼?我跟那位賤男人幾年,由崇拜至絕望!幻想變幻滅!情感損失慘重!你現在只有虛擬女朋友,脫離現實,只顧打遊戲機嬴美女,絲毫沒有實戰體會.遇上一位像我那麼樣的真實女人,你也無所適從!不知情愛為何物,只陶醉在幻想的世界裡.愛情裡的甜酸苦辣,你也未曾嚐到! 只感受到揚聲器的爆炸聲,便以為是女人的呼吸!對著那塊平坦過飛機場的液晶顯示屏,就以為觸到身材婀娜的女人!你家裡連周小姐人形攬枕也沒有一個,連十三 歲小朋友也勝過你!』

大男孩聽後,大笑起來,他不知如何回答她才是,心想:「為何她突然會變得那麼靈巧?不像她以前的性格似的?」然而,室內的氣氛卻被她風趣的說話緩和了許多.

他們吃完雪榚後,她拿了那些雪榚杯往廚房的垃圾桶拋掉時,大男孩才想起她未曾答覆他今晚如何打算.她從廚房出來後,大男孩未問她,她已跟大男孩說:『我想去洗澡.』

大男孩聽後,心裡慶幸沒有問,是否送她乘坐巴士回家?否則又可能遭殃!他今夜回到家後,只覺得穿著了他的睡衣的她很容易便發脾氣,是他從沒見過的.致使他說話也甚為小心,卻沒有留意她已經把他當作了是自己的男朋友.

他遲疑了一會,便在抽屜取出一條大毛巾和一條小毛巾給她.他跟著在一個放於衣櫃頂的旅行袋內,拿出在飛機上取的一個小包交給她,說:『內裡有牙刷的.』

她取了毛巾和小包後,以欣賞的笑容向他
說:『想不到你這個對石頭有興趣的人也如此細心!』

大男孩回以微笑:『砂粒那麼小也屬於石頭的一種,對石頭有興趣的人,也會是細心的.』 


她聽後沒有回答他,只是自言自語:『我又看你有多細心!』便含笑走了入浴室.

她早已胸有成竹,可以把他據為己有,才問他是否有女朋友?她只是想聽到一個她感到舒服和放心的答案,讓她可以無牽掛地奪取他的身心.然而,她從大男孩的說話和神態中,看出他有心理障礙.或許是他羞澀?或許是他顧忌她的前度男友?或許是他自卑?她顯然是沒法知道是什麼障礙.而大男孩的正面回應,卻教她知道,她只要施以激情,他是沒法抵禦的.但她不打算這樣做,擔心會嚇壞了他.為此,她只會施以柔情,讓他逐步去體驗女人的千嬌百媚!

待續 .....

2009年10月20日星期二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二)

一個多小時後,大男孩皺起眉頭地問:『可否告知我究竟發生何事?為何會在電光火石的瞬間便與你的男朋友分了手?』

她解釋:『冰凍三尺,非一日之寒.我已經想了一個下午,決定與一位極度狂妄自大,視愛侶如無物的男人分手.』

大男孩聽後,覺得莫名其妙:『他是專業人士,在公眾前談吐大方得體,有說服力和鼓舞性,是不少人的偶像,是一名正義之士!怎可能會在自己的女人前卻變成了另一個人?』

她聽到「自己的女人」後,面露不悅之色,但仍然跟大男孩解釋:『其實「他」跟前妻火速分居已有跡象可尋.「他」的前妻性格較為剛烈,加上與「他」生活在一起,因此半年已受不了「他」那極度大男人脾性.』

她不能跟大男孩說,她這個掛名女友已經做到和鐘點女傭無分別了.

她又繼續說:『「他」婚後半年,「他」有一個我也認識的要好朋友的生日會,「他」的前妻也沒有出席.』

大男孩再問
:『那麼你今天下午是突然改變主意,故意不去「他」的慶功宴嗎?為何做到那麼不留餘地?大家都已經在社會打滾多年了!你這樣做,「他」和「他」的朋友會對你的印象大打折扣!』

此刻她聽後頓時憤怒起來,失控地高聲呼喝大男孩:『你要弄清楚,我已經不是「他」的女人了!我不在乎「他」的朋友如何看我!你以為我想這樣做的嗎?我實在已經忍無可忍了!現在不是我做得太絕情,而是「他」做得太過份!「他」以為自己是古代的公子哥兒,把我
當成是「他」的賤妾般對待!還有,請你以後不要把說成是「他」的女人!我沒有如此福份!』跟著她激動至在抱頭不斷飲泣,室內的氣氛即時變得十分淒涼!

她不能對大男孩說,那個「他」說了一句令她感到個人尊嚴用來掃地的說話!

大男孩見狀,拿了幾張紙巾到梳化椅,坐在她身旁,遞上紙巾給她.她含著淚水抬頭望著大男孩,慢慢伸手於他手中取紙巾時,突然撲了上大男孩的肩膀上,失聲痛哭!大男孩不知所措,把一隻手按在她的背部,只是讓她枕伏在肩膀上哭泣!

他在想,她究竟受了什麼委屈?他批評她的說話是否冤枉了她?致使她放聲痛哭!他感到內疚,沒有問清楚就下定論,說她做得不對.

更使大男孩甚為不解的是,她與「他」已經是情侶關係有好幾年.為何只在半天裡,她會把該個名份拋棄得那麼徹底?他只是一時沒有注意用字,才誤把她稱呼成是 「他」的女人.何況「自己的女人」也有包括「他」前妻之含意.她竟然聽後會憤憤不平!好像是給她冠上了一個污名似的,教她誓要澄清!

大男孩沒有留意,以「自己的女人」來形容她與「他」的關係,是出自他的口,她是更為忍受不了的!其他人如此說,她或許還可以容忍!

一會兒過後,
她悔恨自己剛才失控地發了大脾氣,不知大男孩會如何想?她渴望大男孩會原諒她.她抬起頭來,以憂鬱的眼神問大男孩:『你是否相信我的說話?』大男孩沒有回答她,只是以紙巾細心地拭去她的淚水.她知道大男孩已經寬恕了她剛才的怒火.

大男孩拭淨她的淚水後,才向她說:『你要明白,我是通過傳媒認識「他」,而「他」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非常鮮明,是市民的明日救星.我不是不相信你,我只是覺得有很多不解的疑問?』她點頭表示同意,因她自己也曾經仰慕過「他」的個人才華.跟著她又枕伏了在大男孩的肩膀上:一處教她欲枕在那裡一個晚上的、同情她遇人不淑的肩膀.

她再次枕伏於大男孩的肩膀時,他以手按在她位於頸項的秀髮上.他第一次在校園見到她時的臉孔和神態,頓時重現腦海中.那麼遠的昔日,這麼近的今夜.她與他,相隔多年,在沒有期望下相遇,在重逢、在重聚、在重拾一段他沒有遺忘的情懷.他雖然沒有說話,但在他心底裡,他卻是感慨萬千的!


待續.....

2009年10月17日星期六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一)

一段數年的關係,人家看上去很風光.她一直都以為「他」的前妻是一位跋扈的女人,對「他」不幸的婚姻感到十分同情.萬萬沒想到自己與「他」過了幾年,竟會與「他」的前妻一樣,走上了同一命運!

大男孩的出現使她陷入了情緒的困境:她不能自拔地周旋在兩個男人之間,而不是為了金錢或名利.

在過去的日子裡,她的個人價值在「他」面前蕩然無存,而家人還以為她是受到眷顧!她失控了的情感已經依附在大男孩的心靈上,沒法離開.

她考慮過,她願退下是「他」「掛名女友的位置,很多女人會爭著補上.「他」已經失過婚,不會因為失「戀」而受不了,只會是因為失「面」而瘋狂一會而已.

她只要放得下,便可與大男孩名正言順地發展一段感情.

一個使她從溫情的睡床醒來的電話,教她醒悟到該段「感情」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.繼續下去,她只會化作成一顆空売的靈魂.

使她惆悵的是她應否盡最後一點情誼,在慶功宴裡飾演最後一次「掛名女友」的角色.但在複雜和混亂的思緒下,失去了再次穿上那件華麗晚服的意欲.她只是站在窗前,等待她心繫的男兒回來,取一件她感到溫暖和舒適的衣服才穿著.

矛盾和痛楚的心緒一直在煎熬著她的靈魂:她自身被一段虛擬感情綑綁著,但心靈卻被一段真實的情懷所牽動!

一顆熾熱的心,放置於一個保溫瓶裡,使她從外感覺不到他的溫度,只覺得那個保暖瓶的外売是冷的.一碗湯麵,教她更為確知到,該顆心仍然是火熱的.她只要無懼地打開保溫瓶,那顆心,便會輕易地植入她的身體!

待續.....

2009年10月14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十)

她躺臥在一張感覺到大男孩體態,而身體的肌膚卻感受到自己受到平等對待和關心的床上,似是入睡又似是清醒.她一方面享受著那張溫床的滋味!另一方面又恐懼會在晚上的宴會裡,再次遭遇到男朋友當眾奚落的難堪場面.

大半小時後,她打算再躺一會,便返回自己的家,隨即拿起手提電話,打了一個手機短訊給她男友,告知他不會去參加他的慶祝會,卻沒有給予任何原因.跟著她又打了一個手機短訊給大男孩,告知大男孩她沒事,叫他不用擔心.她休息一會後便會離開的,著他放心打遊戲機,祝願他有好的成績.她發完手機短訊後,竟然不自覺地撫摸著大男孩的軟枕入睡了.

她不知不覺地猶如是睡在自己家中的床般,進入了甜蜜的夢鄉.直至一個多小時後,她的手機響起.她在矇矓中取起手提電話,只聽到她男友的咆哮聲:『我今晚在慶功宴見不到你,你以後就再無機會做律師和議員夫人了!自己想清楚吧!』她未來得及回答,電話的聽筒已經沒有聲音了.

電話斷了線後,她望著那套掛在雜物架上的華麗晚服,在沉思著.大約十五分鐘後,她起床站在窗前,眼睛凝滯在對面的中高級住宅大廈,百感交集,她還為是否赴晚上的宴會感到躊躇!



她不經不覺便由天亮站至天昏.大男孩回到家,開燈後見她只穿內衣褲和絲襪站於窗前,目瞪口呆,驚訝地問她發生何事?她說她躺下床上休息,怕弄壞了那套華麗晚服的整潔而已,著他不用驚慌!

大男孩便問她:『你睡遲了嗎?但遲了去也比沒有去較為好!』

她滿不在乎地回答
:『我已跟「他」分了手,去晚宴也不知以什麼名份?

大男孩很詫異地問
:『什麼?』他停了一刻再問:『分 ..... 分了手?』

她便以十分堅定的眼神和極重的語調,把一句簡單的說話,分了三節,對大男孩說:『是的!我跟「他」,已經再,沒有任何關係了!』

大男孩見她的語氣如此重,結結巴巴地說:『那麼 ..... 那麼 ..... 』

此時他才感到她只穿著內衣褲是不對路的,但他還未知應該說什麼時,她便以不耐煩的語氣問大男孩:『那麼 ..... 那麼 ..... 那麼你有沒有女裝睡衣可以讓我穿上?』

大男孩驚訝地回答:『我怎麼會有女裝睡衣?我又不是有什麼癖好的!』

她聽到他說沒有女裝睡衣後,便以質問的口吻問大男孩:『那麼你有沒有多一套睡衣?』

大男孩被她強硬的口吻嚇至來不及思考,沒有想過為何不穿回那套華麗晚裝,便拿了一套他的睡衣給她.她毫不在乎地在大男孩面前脫去絲襪,跟著取去他手上的睡衣.

她穿上和整理好睡衣後,語氣變得溫和了很多:『你已和朋友吃完晚飯吧!為何你剛才手上還拿著一包小食?』

大男孩解釋是他的宵夜.他便打開已經放在檯子上的小食,然後跟她說:『你肚子餓就吃了它吧!』大男孩隨即在電冰箱取了一罐汽水給她.他已經認定她是不會赴宴會的,跟著便對她說:『這裡只有一點小食,不足夠飽的.我出街買多一點東西回來給你吃.』她聽後沒有作聲,只是點頭.

大男孩走到大門處,開門出去,準備關上木門時,她叫著大男孩:『小心點!天已黑!走路要留意!』大男孩聽後,感到十分詫異,心想:「彷彿是母親來了似的!」他只是回答她:『我會注意的!』他就出門了.

大男孩離開後,她沉思了一會,隨即走到梳化椅處,從手袋裡取出已放回去的手提電話,然後返回飯桌.她打電話告知她母親,她今夜不會回家,著母親鎖好門便可.她母親便對她說,明晚親戚的飲宴她是不能缺席的.她便告知母親她最遲明天下午會回到家的.跟著她便把手提電話放了在檯子上.

大半小時後,大男孩拿著一袋熟食回家.他進了家,關上鐵門,未關木門之際,她不自覺地以責備的口吻問大男孩:『為何你去了那麼久?我還以為你有什麼意外?樓下不遠處不是有一家茶餐廳嗎?』

大男孩聽後,心想:「今晚發生什麼事?好像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他家的母親,突然到訪了似的!」他已經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,很久沒有被人母親的口吻般如此質問過!

他關上門後,便對她說:『我要買的食品要跑遠一點的另一家食店才可以買到.』

話畢,他把那袋熟食放於同一張很細小的飯檯上.她打開來看,十分詫異地問:『你為何會知道我喜歡吃這種湯麵?』

大男孩便隨口回答:『我以前在校園見你經常食這種湯麵.』



她便以好奇的眼神望著大男孩:『以前我們一同吃午飯時,都是有差不多十個人在一起的,你也有留意到我每次吃什麼?你不是只對石頭有興趣嗎?何以連人們的飲食習慣也注意到?那時經常和我在一起的一位女生,她喜歡吃什麼呢?』

大男孩聽後,立即面紅耳赤,由啞口無言至問非所答:『我 ..... 我只是 ..... 只是還記得起而已!』他跟著便入了廚房取碗筷給她.

大男孩在廚房拿碗筷時,心想:「人人也說女人是感性的動物.為何她會那麼理性?多年前食飯時的情境也被她分析出來.莫非女人在失戀時會變作了理性的動物?」大男孩真是打得遊戲機多,碰得女人少!所以才想錯了方向.

大男孩坐在她對面陪她吃晚餐,他不知開口說甚麼才是,見她心緒不靈,沒有多言.此時他看見她放在檯面的手提電話:『你的手機已經過了時,開關掣設計不好,不易按動.』 

她回答他:『我只要簡單易於使用的東西,不需要多功能卻用不著的產品.』

她在細嚼湯麵時,以較平和的語氣問大男孩:『遊戲機大賽的結果如何?』

大男孩說:『不知為何我不能集中精神,以致很快輸了,留待下次再去過吧!』

跟著他又滔滔不絕在講遊戲大賽的場面如何精彩.她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?但至少她感到此刻與他在一起,雖然只有一碗湯麵吃,也是挺舒服的.若然她現在身處慶功宴,她還在提心吊膽,面部表情稍有差異也可能會受到斥罵.現在她雖然是心事重重,臉帶愁色,兼而剛發完脾氣,但在咫尺之外,一雙關心的眼睛,在輕柔地撫慰著她激盪的心房!

她吃完湯麵後,把碗筷拿入廚房清洗,十分鐘也沒有出來.大男孩覺得有點奇怪,走去廚房查看,只見她在清理廚房的一些污垢.心想:「什麼?母親的影子又來了!」 

半小時後,她從廚房出來,以嚴詞訓斥大男孩:『一個人住,又沒有煮食,也弄得廚房那麼污穢不堪!』跟著她便坐下來看電視,著大男孩做他自己的事.大男孩又遭受「母親」的無故責怪後,唯命是從,他不敢逆她的意,心知氣氛不妙,便上網打遊戲.他體諒到她要靜思一下.

大男孩不期然在想:「為何失戀的女人只會變得脾氣暴躁,不會哭泣的?」他的腦子正在雜亂地探索著女人心時,突然電腦桌上出現一杯暖水:『你今晚好像是未飲過水?』大男孩被沒有期望過的一杯溫水嚇呆!一下子飲光.她取走水杯後,又走回梳化椅坐下看電視了.

大男孩以為她失戀,以致才脫下那件華麗的晚服.他不知道,她是因為愛戀,才毅然脫去了一件名份的包袱!


待續.....

2009年10月10日星期六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九)

大男孩離開後,她真的忍不住哭了出來!她不斷問自己,她的自我價值去了那裡?她垂頭望著自己的華麗晚裝,自覺她的外型和內在也是襯得起的!為何在「他」面前會被當成了一位沒有尊嚴的鐘點女傭?

半小時後,她頓覺四周寂靜得很,因她剛從另一個嘈雜的地方走過來.無所事事和心煩意亂之餘,便坐在電腦前.她按一下鍵盤後,液晶顯示屏隨之亮起,她便把那個開了的遊戲程式縮小,赫然見到她畢業時所拍攝的一張集體照片在顯示屏的桌面上.照片中有三男三女,她與大男孩站在中間,左右兩旁分別站了一對男女同學, 他們都是情侶,只有大男孩和她不是情侶關係而已.

她呆望著該張桌面圖像,照片中的兩對情侶:一對已經結婚;另一對已經分了手.她回想起上次在這裡時,大男孩曾經跟她說過,「當年曾經為一位大姐姐的獨特氣質所著迷」.在圖像中,她站立在大男孩的一邊,而大男孩的另一邊是一名男生.她望著照片中的二位女生,在揣測大男孩所指的「大姐姐」是否另有其人?

此時她的手提電話響起,是大男孩第一次給她電話.他問她怎麼樣?告知她廚房的電子保暖煲有熱水,她可以用溫水來服感冒藥.她告知大男孩只想睡眠而已,不需要服藥.大男孩便對她說床單、被袋和枕頭袋已經很久沒有更換,著她更換後才睡,

電話中斷後,她不再揣摩誰是「大姐姐」了.她從大男孩告知的一個抽屜取出新的床被單等,把它們更換後,她脫下那套華麗的晚裝,只穿著內衣褲躺下一張疑似熟悉,卻是陌生的床上休息.

待續.....

2009年10月8日星期四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八)

競選的結果終於塵埃落定,一如所料,她的男朋友終於勝出.他買了一件華麗的晚服送給她,著她穿上參加他的慶功宴.

週末的中午,她到了男友的家,已有很多人在裡面.她見到那幾位只有名牌,而毫無衣著品味的女人又在她男友周圍獻媚,面露不悅之色.勝利的凱歌使她男友的自尊心更上一層樓,他發見了她妒忌的表情,走向她面前,旁若無人般批評她不用那麼小器,不識大體,使他丟臉,著她拿一些飲食招待客人.

一個多小時後,男友與他的幾位朋友們先行離開家,她隨即跟男友的傭人說她也要離去.她為被男友在眾人面前的無理羞辱感到羞憤!她自覺自己雖然是做著鐘點女傭的角色,但掛名也是「他」的正式女朋友.為何妒忌「掛名男友」身邊被數名女人圍著也有罪?竟然會受到公開斥責!

在男友的住處樓下,她不再顧慮無故找大男孩是否唐突?毫不猶豫便打電話給大男孩,然後走過對面的行人路,跟著上了他的家.大男孩開門,見她穿著得如此高雅,手持一個高貴手袋而嚇了一跳!她解釋說晚上要去參加男友的慶功宴.因男友家太過嘈雜,可否讓她在他家裡歇息一會.大男孩見她臉容憔悴,問她是否生病? 是否要陪她去見醫生?她只是回答她很疲倦.大男孩便說他約了朋友參加打遊戲機大賽,準備出外,著她自便.若她離開時,只要把門關上便可.

大男孩出門關上鐵門後不久,又再開門返回家裡,問她是否需要他陪伴一會?看她的樣子是很不妥的.她遲疑了一會,跟大男孩說她想一個人靜下來,著他去打遊戲機大賽.

她剛被男友罵過,來到這裡卻受到關懷,她的內心激動到不得了.此刻她又不願大男孩留下與她共處一室,她害怕再多一兩個關心的眼神,自己會情緒失控地撲了在大男孩身上,大哭一場.

大男孩再次出門後,十分鐘後又返回家.他從一個櫃子裡取出一樽感冒藥給她,著她需要時可以服用.服後可能會有點睡意,如果她不介意,可以躺臥他的床上休息.他又從廚房取了一支樽裝水給她,並且著她有什麼事可以給他電話.他還想說什麼似的,他的手機響起,是朋友催促他去打遊戲機大賽,他才離開.

待續.....

2009年10月5日星期一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七)

近數次晚上她到男友家,都像鐘點女傭一樣,待一兩個小時後,男友便跟她說沒有她的事了,著她離去.她每次皆坐巴士離開,心情也像鐘點女傭放工一樣.此次她忘卻了自己的女傭角色,在巴士上與大男孩娓娓而談.風雨夜使她更覺浪漫,水洩不通的街道她一點也不感到厭煩,只是在享受巴士慢吞吞地移動.她不自覺地重拾回戀愛的感覺!

然而,巴士在風雨中時開時停,不時在換線行駛,致使左搖右晃.他們坐在上層,更被巴士的搖動弄至左右搖擺.她和大男孩的身體不時也因此而碰碰撞撞,這使她的內心甚為警惕,不時也有意地平衡身軀.她知道,若然她的頭被搖晃至倒下於大男孩的肩膀上,她便會一直枕在那裡,直至巴士到達她的家.

巴士到達了她住的屋苑後,大男孩拿著雨傘,與她在風雨中漫步至她所住的大廈大門處,便向她道別.她站在大廈門前的簷下,看著大男孩在大雨中拿著雨傘的背影,望著他為她阻擋風雨而濕透了的身體.對她欲重拾上一次和大男孩乘坐巴士回家的歡樂時光,與及她控制不了的情緒,自私地希望跟大男孩共處多一點時間,而不乘坐的士改乘坐巴士,弄得大男孩全身濕透感到內疚.

她返回家裡,母親對她說:『又是男朋友駕車送你回來呀?』她問母親為何會知道?母親便說外面下著風雨,她的衣服只是濕了小半截,而且雨傘也沒有太多水跡, 當然是乘坐大房車回來的.她聽後幾乎哭了出來,轉身走入房更衣,背著她母親時,眼睛含淚地說:『是的!他對我真是很細心!』

她在房間內飲泣.十分鐘過去,她拭去淚水,出來去浴室洗澡.從浴室出來後,她又坐在客廳看電視.突然雷電交加,她甚為憂心大男孩回家路上的安危,但她又從沒打過電話給大男孩.雷雨夜打電話問他是否安全回到家裡又顯得太唐突?她又不是他的女朋友!片刻之後,她返回睡房,躺臥床上.一種不安的情緒糾纏著她,心情彷彿是掉落了深淵似的,使她在床上翻來覆去,始終沒法入睡.



一小時後,她終於拿起手提電話,撥號至大男孩家中的電話,藉故問大男孩有沒有幾個舊同學的消息?電話接通了,他們談了十多分鐘,大男孩說他很疲累,要去睡了.她放下電話後,雖然仍然是雷電不斷作響,但她已可安然地入睡了.

待續.....

2009年10月2日星期五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六)

他們談了大半小時後,她叫大男孩先吃晚餐.大男孩便問她是否要吃一點?其實她肚子並不餓,但也陪大男孩一同進食.

他們吃完晚餐後,她指著牆上張貼著的不同遊戲機的海報:『你當年那麼喜好遊戲機,想不到今天仍然沒變!』

大男孩便對她說:『你當年那份待人的熱誠,今天也沒有變!只是容貌成熟了!但依然是有著那份優雅的氣質!』

她頓時感動地問大男孩:『真的嗎?』

大男孩跟著以認真的眼神向她說,當年曾經為一位大姐姐的獨特氣質所著迷,只是見她快將畢業,身邊又有幾位追求的男生,才沒有向她表達!

她聽後臉上羞澀地泛起一片紅暈.片刻之後,她打趣地向大男孩說:『如果有神仙給你願望,讓你重拾當年情,你會如何做呀?』

大男孩便笑著地回答她:『神仙故事是用來騙孩子的,你不會是還有著那份童真吧?』

她為大男孩的回應失儀地捧腹大笑起來.其實此刻在她心底裡,她真的幼稚地渴求神仙出現,給予大男孩一個可行的願望!

當雨勢稍為小一點後,大男孩便送她落樓乘坐的士回家.

他們走至馬路旁,她問大男孩可否像上次那樣送她回家.大男孩點頭.跟著他伸手出馬路,一輛的士停了在他們面前.大男孩打開車門,用雨傘遮蔽她先上車.她隨即跟司機說對不起,他們弄錯了.的士司機便罵他們要打情罵俏就返家裡才做,不要阻人家做生意.

那輛的士走了之後,大男孩問她那輛的士有何不妥?她回答說她要乘坐巴士回家.



他們又坐了巴士的上層最前端的座位.大男孩說她男友很大可能會勝出,問她是否為「他」而感到高興?她立即把話題扯開,指著玻璃窗上的水點,說街上的燈光令玻璃窗上的水點變得七彩繽紛,很有詩意,教人陶醉!問他是否記得在大學時有一個大講室,有一扇彩繪的玻璃窗,陽光透過時,十分燦爛悅目.跟著她又誘導大男孩講他自己的生活近況.她很想直接問大男孩有沒有女朋友,但她又害怕得到一個不是她期望的答案.但在兩次的交談中,她並沒有察覺到大男孩有女友.況且大男孩是一個人住,憑藉女人對女人的超敏銳觸角,她在大男孩家嗅不到有女人生活的氣味.

待續.....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