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09年9月30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五)

大約一星期後,一個豪雨的晚上,她與同事吃完晚飯後才到她男友的家,商討競選的事宜.她進了他家之 後,已有很多人在裡面.她看見幾個女人包圍著她的男友,她走到他面前,他便對那幾個女人介紹她是他的女朋友.那幾個全身名牌服飾、卻只欠缺打扮品味的女人把她從上至下掃瞄一次後,見她沒有名牌裝身,沒有理會她,繼續向男人獻媚.

她跟著與其他人寒暄一會,眼見他已勝算在握,她便自動離開,以免被男友在眾人面前跟她說:『這裡沒有你的事了,你回家去吧!』她在那座中高級住宅大廈的樓 下,等了很久也沒有的士經過,而天還下著大雨,她便跑過對面馬路碰運氣.此時她背後那座舊樓的鐵門打開,撞到牆壁發出了巨響聲.她回頭一望,見到大男孩走出來.她問大男孩為何會從那裡出來?大男孩回答那是他的家,因他一個人住,所以出街買點東西吃.大男孩便問她為何會在那裡出現?她說她的男朋友就住在對面的住宅.大男孩頓時詫異地問,為何天下著大雨他也不送她回家?她說她男友是一名律師,正競選議員,家裡有不少人在商討競選事項,無暇送她回家.大男孩問她男友是什麼名字?她告知大男孩後,大男孩便說「他」是一位能真正關注市民大眾心聲的好人.

她陪大男孩去附近的便利店買一點小食後,便問大男孩是否介意她上他家裡坐一會?大男孩說他住的大廈很殘破,家裡也十分凌亂,不知她會否嫌棄?她彷彿是沒有聽見大男孩說話似的,沒有回答他,只與他並肩而行,回到大廈的鐵門處.

大男孩住處的電梯,彷彿是二戰後的產品.內裡的牆壁全被刮花或脫落,塑膠按鈕不是被打裂了,便是被煙頭燻熔了.而且走廊頗為殘舊,猶如參觀廢棄了的礦坑般,陰暗無光!單位內沒有房間,只有一個廚房和洗手間,但在細小的空間裡,裝修卻也算時尚.大男孩跟她說那是他雙親的物業.

在大學時,大男孩主修地理,所以也沒有一技之長,工作數年還在職場浮沉.他們同是天涯淪落人,高等教育並沒有為他們在職場上帶來優勢,以致對生活的感受水乳交融,談得甚為投緣.雖然大家也為前路而感到迷茫,但交談甚歡,也有說有笑.

待續.....

2009年9月28日星期一

大姐姐與大男孩(四)

她住在一個中等入息的大型屋苑.雖然仍然與家人同住,但父母已不太干涉她的私生活.大男孩陪伴她走到她住處大廈的入口,他們各自交換了電話號碼和電郵地址後,她著大男孩可以離去.

她走進了大廈的電梯大堂後,突然又返回大廈的入口外.

晚風吻上她的臉!她凝望著大男孩遠去了的步伐.片刻之後,她還不知自己想做什麼?仍然是呆站在那裡,漫無目的地望著前面.她感慨自己的男友自從競選了議員後,晚上已再沒有男人送過她回家了!她待了一會,終於走回大廈裡.



她回家後心情恢復了很多,心中那種鬱結氣幾乎全消.洗澡後她坐在客廳微笑地看電視,母親見她那麼開心,問她是否男朋友駕車送她回家?她給了母親期待的答案.母親說新聞報導她男友競選議員的勝算甚高,若果她男友勝出後,著她快點兒結婚,因她已不年輕了.她聽後突然氣憤地說:『現在香港有很多女性也是單身!我有不少朋友也是獨身!有男朋友也不一定要結婚!更何況我根本可以自食其力,不需要男人來供養!』母親被她的暴躁反應嚇了一跳,問她是否與男友發生爭吵?她沒有回答便入了她的睡房.

她躺下床上,久久不能入睡.腦海中浮現了六至七年前,她第一次在校園見到大男孩時的影像:那時他那副無知的模樣,對校園的設施感到好奇.

她最後一次在校園見到大男孩時,是在她的畢業典禮後,她在校園拍照時,大男孩走上前恭賀她,還跟他說自己讀得很辛苦,不知數年後可否像她一樣在那裡行畢業禮.她便鼓勵大男孩,她自己也是一位平庸的女生,只要堅持下去是可以完成學業的.

在靜寂的深宵裡,她腦海裡像電腦的幻燈片般,重複不斷地播放在校園時,遇上大男孩的生活片段.她咀嚼著大男孩那時的一些愚笨問題,含笑地逐漸入睡了.

待續.....

2009年9月25日星期五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三)

在競選的高峰期,他叫了她去幫手,但很多時她到了後,他又著她離開.因有一些本來不出席的義工突然又出現了,他要給予其他人機會,才不會得失他的支持者.他對她說,做事要有團隊精神,他不可能只照顧著她,他要顧及其他人的感受.著她作為一位未來政壇新星的未婚妻,是要顧全大局的.

一個傍晚,她獨個兒在一間快餐店,垂頭喪氣地進食,心情十分失落地沉思.對他把她呼之則來,揮之則去的態度甚為不解和不滿.她覺得自己成了他的奴隸般,任由他差遣和擺佈.她坐於快餐店的形態就好像是一位坐在酒吧裡,一個人飲悶酒的棄婦般頹靡!只是她沒有抽煙和飲酒而已.突然間,她被隔鄰檯一名打輸了遊戲機的大男孩,用力拍打遊戲機的聲浪嚇了一跳.她望了大男孩一眼,大男孩很不好意思地向她道歉!此時大家都若有所悟似的四目相投,原來他們是大學時的同學.她畢業的那一年,他剛進入大學.他入學時,她曾經為他介紹過校園的設施,圖書館的使用和如何找參考書籍等.他們往後有幾次在校園相聚都是一大群同學一同午膳.他們雖然相識,但並不太熟悉.

然而,他們卻有著很多共同的話題,令他們坐在那快餐店愉快地、毫無戒心地談了三個多小時.他們離開快餐店時,大男孩對她說,已經很夜,是否須要他送她回家.她點頭.

她跟大男孩說她心情很差,不想坐地鐵回家,可否陪她坐巴士?大男孩也答應了.

她上了巴士的上層,坐上了最前端的座位.大男孩跟隨她後面,坐了在她身旁.巴士經過五光十色的閙市,晚上的香港,街上還是熙來攘往的人群,仍然是繁燈夜.他們沒有太多說話,只是望著車外的霓虹夜市.

她感覺彷彿是電光火石的瞬間,巴士已到了她的家.她跟大男孩說:『為什麼今晚的巴士開得那麼快?可能是超速?怪不得近日那麼多宗涉及巴士的交通意外!』大男孩回答她,已經是半小時車程了.他說巴士的行駛速度很正常.大男孩跟著對她說,在快餐店發見她時,看她的容貌以為她患了重病,但與她交談一段時間後,又覺得她不似有病.他再問她是否不舒服,以致被巴士的搖晃弄得暈眩?

她以深情而感動的眼神望著大男孩:『我現在沒事了!』

待續..... 

2009年9月23日星期三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二)

他與妻子分居後,她和他的交往頻繁了很多,朋友都把他們視作情侶,而他們自己也覺得大家是男女朋友的關係.

她跟他走在一起後,他的事業蒸蒸日上.她覺得他是一名十分容易相處的事業型男士,她便估計到他的分居妻子是一位何等跋扈的女人!

在他的老闆的結婚周年盛大晚宴上,他到處向在場的人士介紹她是他的女朋友.她心感興奮和喜悅!

她成了他的正式女朋友後,他不時也打電話查詢她在做什麼?去什麼地方等?她感到無限的關懷和照顧,渴望他和分居妻子辦妥離婚手續後,她可和他馬上結婚.

在一次他和她的晚飯中,他向她透露準備競選地區議員的職位,問她可否作他的義工?她欣然地答允了.

一個令她雀躍的消息終於傳遍了他的朋友之間:他與分居妻子正式離婚了.但他正密鑼緊鼓地做競選的事宜,根本無暇顧及再結婚.這點她也體諒得到.

她在幫他做的競選活動時,發現他不但是一位策略上的奇才,而且說話打動人心.每次她為他的競選事宜持有不同意見時,她也被他強而有力的說理性所征服.事實也證明他是對的,民意調查顯示他遙遙領先他的對手.

一次晚飯中,他很自信地跟她說:『你要知人所想,明人所望,聽人所言,答人所期!方可贏取選票也!』他講完他的偉論後,沒有問她想吃什麼?隨即叫了兩份晚餐.跟著他又在滔滔不絕地講述他的精湛策略!

待續.....

2009年9月21日星期一

大姐姐與大男孩(一)

她脫下那套華麗晚裝,只穿著內衣褲躺下一張疑似熟悉,卻是陌生的床上休息. ......... 電話斷了線後,她望著那套掛在雜物架上的華麗晚服,在沉思著.大約十五分鐘後,她起床站在窗前,眼睛凝滯在對面的中高級住宅大廈,百感交集,她還為是否赴晚上的宴會感到躊躇! ......... 



* * * * * * * * *

她大學畢業已快將八年,主修普通學科,沒有一技之長.畢業後輾轉做了不同的工種.四年前在一間貿易公司工作時,因工作上的關係,認為了年齡大她五歲的他.

他是一名律師,學識廣博、有才幹和魄力、人際技巧高.她在認識他之初,已對他甚為仰慕!慢慢地她更為崇拜他的風采!

她認識他一年後,他結婚了.在婚禮上,她見到他那位結識只有半年便成親的妻子,該名新娘子樣貌比她遜色,性格也不太溫馴,她愈看便愈感到十分妒忌和羡慕.她悔恨自己的優柔寡斷:若果她敢於先發制人,新娘子已經是她自己了.

半年後的一個晚上,在一位他們也認識的朋友的生日晚宴裡,他的新婚太太沒有陪他一同出席.飯後各人離去之際,他問她可否陪他去飲酒?他在酒吧裡向她透露他快要和新婚的妻子分居!他訴說他妻子是一位不解男意的女人,完全地我行我素.他醉醺醺地說:『一位如此自我中心的女人,竟然可以嫁到男人,簡直是世界第八大奇蹟!』

三個月後,她聽到他正式分居的消息,她禮貌性地安慰他.


待續.....

2009年9月16日星期三

【倩女寓言】之「花仔巧遇豪情女」

一名花仔獨個兒往旅行.晚上他在酒店的酒吧豪飲,直到嚎啕大醉,有人攙扶他返回房間,那時才是凌晨十二時.

一小時後,他內急,便去如廁.跟著返回床上躺下再睡.入睡後他突然驚醒,望著另一張大床有一穿著黑色絲質睡袍的淑女在做瑜伽.他立即坐起來,連忙道歉:『小姐!不好意思!我入錯了你的房間!』


該名小姐隨口回答:『不要緊!你很醉!繼續睡吧!』花仔便倒下再睡.

又一小時後,他又內急,如廁後又返回床上躺下大睡之際,頓時從床上彈起來.他發見該名小姐僅穿黑色內衣褲躺在他身旁,立即緊張至語無倫次地說:『小姐!不好意思!我上錯了你的床!』

該名小姐仍然很從容地回答:『沒相干!你還很醉!你繼續睡吧!』花仔又再入睡了.

又一小時後,花仔逐漸醒過來.他睡眼惺忪地問倩女是什麼人?倩女回答她是一名過埠新娘,但是未婚夫不知所踨.倩女問花仔何以獨自在酒吧留連?花仔回答他屢次求愛不遂,工作又不順利,覺得人生很灰暗,便獨自出來旅遊散心.



跟著花仔要求倩女可否以被單覆蓋身體?因他見她穿此等內衣褲會感到很抑鬱和情緒低落!倩女聞之,頓感甚為侮辱,遂拿起軟枕追打花仔.花仔唯有躲避入洗手間.


倩女於洗手間門外,命花仔在浴室洗澡,以便消除酒意,方可出來.

二十分鐘後,花仔戰戰兢兢從浴室出來,酒氣已消,見倩女坐在床上,側身背向著他.

花仔很尷尬地說:『其實..... 其實..... 我不願見到黑色的物料,因我的人生充滿著失敗和灰暗!我不是嫌棄你悅目的身軀的!』

倩女還氣憤難平地回應:『那你可否用一點想像力,把充滿神秘感的黑色演繹成絢麗燦爛的彩色?』

花仔:『那我又不懂得如何可以把黑白看作是彩繪!』


倩女便輕柔地回答:『你望著我的嘴唇!』


花仔按照倩女的吩咐,看著她的嘴唇.慢慢地他發見了世界充滿著色彩!


花仔凝視著彩色景觀中的黑色部位,那就好像是宇宙中的黑洞般,有無窮的吸引力,把花仔吸了進去.



二小時後,花仔醒過來,對依偎在他懷裡的倩女說:『我在情場屢戰屢敗,每次也被拒於門外,沒想過會在此夜竟失身於萍水相逢的您!』

倩女柔聲地說:『我在這酒店也待了最煩惱的第七天,那位只見過照片,卻未見過面的未婚夫從沒出現過.』

花仔:『這是一次機緣巧合使我們在一起!我沒有想過自己還可以有這樣溫存的一夜!』

倩女:『那是因為你在愛情路上已形成了慣性失敗,所以對情慾已不再存有期望.我就不同於你,我只是受著輕度阻攔,以致對情愛還有著渴望!』

花仔嘆息地說:『現在我又感到有點懊惱和後悔!覺得我們只是在玩一夜情!』

倩女聞之,有點氣憤地回答:『你可否演繹我們是生活在盲婚啞嫁的年代,今夜就當成是洞房花燭夜!先性後愛,乃古人之道也!』

花仔聽到洞房花燭夜,好奇地問:『這裡是你的房間還是我的房間呀?』

倩女便輕吻花仔的面頰,柔情似水地在他耳邊說:『你的悲情又來了!凡事要從積極處演繹!』

花仔聽後,感到情女的答覆莫名其妙:『我不明白你的意思!』


倩女便把嘴巴貼著花仔的耳朵嬌聲地說:『這是我們的新房!』


花仔聞之,很詫異地問:『為何你的思考會如此靈光?』

倩女很自信地回答:『因為我凡事都往積極處演繹!而你就被慣性失敗的影子拖累,不敢向前走!』

花仔以崇拜的眼神望著倩女:『你真是聰穎過人!你可以作為我的老師!那我應當如何尊稱您呢?』

倩女:『那你就要開始從積極處想!你便會知道怎樣稱呼我了!』


花仔沉思了片刻,結結巴巴地說:『老 ..... 老婆!』


倩女微笑地回答:『那你就乖乖了!』

2009年9月6日星期日

脆弱的男人

慾女夜話:『其實男人是很脆弱的,只要問一下他可否請食宵夜?沒有碰撞過他,他立即也會流鼻血!』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