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09年8月31日星期一

蕉女入舍

一夫多年浮沉愛河,屢沉屢起,終於覓得淑女歸.

洞房花燭夜,月光影下,赫見妻穿古裝肚兜上陣.問妻何故?妻釋前世乃江南大淫婦,今生欲為淑女.以致洞房之夜,仍要蔽其羞位,欲降其慾!夫聞娶一床上蕩婦,乃大喜!乘勢古道春風策馬,直馳玉龍關!

二星期後,妻仍每夜床第皆有所求,而且更要梅開二度!夫每夜房事後皆稟告上蒼,謝天之憫,使其圓慾!

三個月後,夫覺其妻需求甚大,問妻何故如此飢渴?妻釋夫乃電光,妾為火石,於床第之間相觸,必出火矣!夫感己為血肉之驅,似有沒法招架之勢.在苦思之下,夫把房中大床拆卸,換了兩小床.兩床皆依牆而放,中間配一床頭櫃子.

妻晚回房,見一床變二,問夫何故?夫釋此乃維多利亞式之閨房飾,可息婦慾!妻遂以吻謝夫恩,躺床而睡!

四天之後,夜半無人私語時,夫聞妻哀鳴,起床問何事?乃於電光火石之間,夫被扯上妻床.風雷雨電之後,夫返其床,呼呼入睡,自覺其仿古二床之念乃天才之作!恰如其分!也使其妻慾舒緩!

五天之後,妻每夜皆有二嗚!夫每嗚皆應之!

六天之後,夫感乏力!問妻沒有電光火石之激,何以也可燃慾火?妻釋月夜見狐蹤,夫影蓋身也!

翌日夫乃置一屏風於兩床之間.夫知其妻睡前喜品香蕉,思出以蕉制慾之方.勸其妻於床前放三蕉,若夜半狐精上身,可拋擲一蕉過屏風.夫遂明其心惱!而屏風可隔夫影,抑其妻狐慾!

七天之內,妻每夜皆盡品三蕉,所以夫乃得以安睡.

至第八夜,妻終忍蕉之香味,剩下一蕉.夜半時分,妻夢見狐蹤,擲蕉飛越屏風.夫醒攜蕉過妻床,圓其好夢!


如是者又過了九天.一夜夫晚歸,妻已入夢.夫突見妻床前有三蕉,嚇一跳!深知此夜不可安眠,遂其所願,自動獻身!至夜半無人私語時,夫與妻已色過三巡,夫遂返己床.

夫入夢抱周小姐人型攬枕,頗為陶醉!甜睡之際,夫突見周小姐向己擲蕉,頓時嚇醒!夫見一蕉落在己身,唯有起床過床,慰撫其妻.完事後夫返己床,入夢之際,又接一蕉.夫唯有起床再勤.此次完事後,夫以為必可安睡.怎料又來一蕉!夫以最後力氣,苦慰其虎妻!

翌日日上三竿之際,夫仍躺臥床上.妻問夫何以昨夜失瘋,梅開六度?妻自言色過三巡已足矣!昨夜雖似是六度輪迴,但也不會太過,妻挺享受也!夫才明妻擲蕉已成慣招,與慾無由!悔恨自己自作聰穎,無求而獻身!

夫欲下床而感乏力,求妻置早點於床前.妻念夫昨晚整夜策騎,疲於奔命,遂允之!

早點之時,夫詫異地問妻,何以昨下半夜妻已無慾無求,還過三蕉?

妻曰:『擲蕉也有快感也!』
 

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

前世今生(四)

十五年後,花家已是城中豪門大戶,家門顯赫.小雪家的書塾已是名門學府.小雪和小盈也已是成熟中女,她們相約到城外山上寺廟拜神.在放下祭祀物品後,她們同時跪下,向上蒼禱告!

小雪:『信女小雪,特來向觀音叩謝!今夫君高中狀元!信女十五年的心機沒有白費!信女侍奉夫家不辭勞苦,今苦盡甘來,心願已償!在此叩謝神恩!』

小盈:『信女小盈,三天後家有囍事,望夫君娶了十姨太後,可以修心養性!不再立妾!花家已被那些姨太弄至家無寧日,內馳外張,望觀音菩薩顯靈,庇佑夫君可退色還慾,以止家吵!』小盈跟著猛力連叩十個響頭.

她們禱告後便站起來,走至功德箱前添香油時,她們發現站立在旁的尼姑很熟面孔.

小雪望著尼姑:『你..... 你不是三姑嗎?』

尼姑回答:『貧尼法號長空!』

小雪:『三姑,你何以會出家?』

尼姑:『阿彌陀佛!長空因當年背錯夫人一事,深感悔意!唯有出家以贖罪!夫人今家境如何呢?』

小雪:『夫君剛高中狀元,所以來此叩謝神明!』

尼姑:『那真是可喜可賀了!夫人不但仍然素淨高雅,而且風華絕代!請問站在夫人身邊穿著錦衣繡服的尊貴夫人是誰呢?』


小雪:『她就是小盈了!你不認得她嗎?』

尼姑:『小盈?為何她比你蒼老那麼多?』

此時小雪立即轉了話題,述說小盈夫家已是城中最大富戶,她嫁入花家後,家境更為興隆.她們寒暄了一番後,小雪與小盈便和三姑告辭了.

在回城的途中,小盈問小雪:『我每天都有佳餚美食,名藥補身,為何三姑會說我蒼老過你?』

小雪便安慰她:『三姑已幾十歲人,老眼昏花,你站遠了一點,她看不清楚,你又何須介意她的說話!』

她們離開寺廟後,三姑連續幾夜也沒有好眠,她每晚也在沉思:「小雪已經貴為狀元夫人,而小盈老爺卻成了城中首富!當年為她們測字的相士是否亂講?弄得她放棄了她擅長的媒人工作.也讓自己懊悔了十五年!」

* * * * * * * * *

菩薩:『我的故事講完,姑娘有何悟性呢?』
姑娘:『小雪面對兩難:一是大孩子;另一是花花公子.她選擇了她還可以掌握一線生機的大孩子.』
菩薩:『不但如此,小雪嫁了一名大孩子,是過去了的.在她生長的年代,作為一名秀才的女兒,她再嫁會損害她娘家的聲譽,她只有面對未來.小雪便寄託在扶助夫君長大成人,去考取功名.你把兩名女嬰調亂,是過去了的,你所能做的就是要想方法減少再次出錯,而不是去查前世做了什麼錯事!』
姑娘:『但是 ..... 但.....』
菩薩:『小盈嫁了入大富之家,可以極盡奢華,但她在面對著生性風流的夫婿卻無能為力.你覺得她比小雪幸福嗎?當你自己面對著困境,你覺得其他人沒有困境嗎?』
姑娘:『這個 ..... 我.....』
菩薩:『悲情的三姑,使她落寞和內疚的是什麼?是她誤信了相士之言,還是錯背了新娘呢?』
姑娘:『三姑的命途是坎坷和傷感的!』

菩薩:『姑娘,我們的談話時間已到,我要見下一位善信了.你回家好好思索一下吧!』
姑娘:『且慢!我仍然想知道我前世是做什麼的?』
菩薩:『姑娘,你前世就是三姑!』
姑娘:『什麼?』
菩薩:『那兩位你錯調了的女嬰的前世就是小雪和小盈!』
姑娘:『嘩!幸好我今生是一名護士!』
菩薩:『非也!大約二十五年後,你將會是一位婚姻介紹所的老闆娘.』
姑娘:『什麼?』
菩薩:『到時該兩名女嬰會是你的顧客.』
姑娘:『什麼?』
菩薩:『此乃天意!』
姑娘:『那麼我那時有沒有錯配鴛鴦呢?』
菩薩:『你那時沒有錯配鴛鴦.』
姑娘:『那我今生還是有所安慰!』
菩薩:『但那時你的信用卡型電腦中了病毒,你把該兩名女子互助許配了給對方.』
姑娘:『什麼?』
菩薩:『姑娘,我們的談話時間已逾時,到時你才來見我吧!』

全文完.

2009年8月25日星期二

前世今生(三)

三姑回到家後,整晚不能入睡.她自覺辜負了多年來受花老爺對她家庭的恩惠,但錯配鴛鴦一事她又無法解決.隨著時間過去,她已無可能再去改變事實.

三朝之後,三姑備受指責.她百辭莫辯,四家人圍攻她!她唯有到每一家斟茶兼叩頭認錯!然而花大少不但沒有責怪她,還私下再給她一封大紅包,以作獎賞!花大少對三姑說,他過去三天,快活過神仙,將來立姨太太,也必然要找她做媒人.花大少慶幸三姑錯得好、錯得妙、錯得呱呱叫!

三姑私下為三天前的晦氣之言向小雪致歉!小雪認為三姑只是受人恩惠千年記,並沒有惡意,所以原諒了她,還勸解她不要為相士之言而耿耿於懷!世上江湖術士多得很!

錯背新娘之事並沒有引起大風波,因一家是富戶,另一家是舉人.他們都不欲張揚,以免損其家聲.

十數天之後,三姑到城外山上的廟宇求神:『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,信女三姑,為貪一時之便,背錯了新娘入新房,誤了兩頭人家.雖得饒恕,但仍然十分內疚.始終憂心忡忡,若果將來花家為小盈所剋,遭逢不幸!望菩薩開恩,給我贖罪!』

菩薩:『三姑,你又何罪之有?命理乃天機,凡夫俗子又怎會知曉,你又何須介意相士之言呢?況且,女子只求嫁一夫,但有溫飽,已心滿意足,她們也不會介懷的.』

三姑聽後,仍然悶悶不樂,她頹喪地離開了廟宇.


小雪和小盈都是城中美女,她們本屬鄰居,但婚後命途卻異.小雪比夫君大六歲,夫家只有兩名女傭人,她們主要是照顧小雪夫君的弟妹和作一些雜務.她嫁入後也成了家僕般,隨了照顧夫君外,因她略懂文字,也要在書塾幫手.小盈便過著少奶奶的生活,華衣美食,應有盡有.而三姑就沒有再做媒人,她在城中消失 了.

待續.....

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

前世今生(二)

三姑離開花府後,雖然拿了獎賞,但仍然心感不安!她在市集留連了一會,決定去另一家查清楚.她走到了一戶中小型房屋,內裡是一書塾.她拍門之後,女主人出來開門,她說有事要見一下新娘子.女主人正忙得不可開交,做著早點,便著三姑自己入她兒子的新房.

三姑輕力拍新房的門幾下,細聲地說:『少奶!少奶!開門呀!』

一名衣著跟傭人無別、身材卻長得非常惹火的年輕姑娘來開門.三姑望見該名女子時,嚇至目瞪口呆!她已經好肯定自己背錯了新娘入新房.

該年輕姑娘雙眼已哭至紅腫,三姑意識到她整夜在飲泣,而且仍然熱淚盈眶!她著該女子出去離房門不遠的天井坐下,然後十分不安地輕聲說: 『小雪!你不用痛哭了!我背錯了你入新房,你不該是嫁入這頭人家的.』

小雪頓時驚訝地問:『什麼?我嫁錯郎?』

三姑:『是的!你原本是嫁花家大少爺的.但昨天是好日,所以便一天背了兩位姑娘出嫁,結果弄錯了.』

小雪聽後,立即拭去眼淚,感到非常愕然:『我原本是應該嫁予那位風流成性、經常出入怡虹院的花大少?』

三姑:『對!所以我現在也心煩意亂,不知如何是好?』

小雪:『那就不用理會了,任由此事繼續錯下去,我不能再嫁多一次的.』

三姑:『此乃萬萬不能.我把你和小盈的時辰八字跟兩位公子的一同拿去給相士測過,你和現在的公子是相剋相沖的;而小盈和花大少也是相沖相剋的.所以你們一定要改嫁一次,否則將來花家遇上噩運,我怎樣與花老爺交待?』

小雪:『將來之事誰人能料?你何必那麼執著?就此算了吧!』

三姑:『花家是城中富戶,你嫁入之後會休閒很多.此處雖然是書香世家,但你也會活像與家傭無別!何苦呢?』

小雪:『我娘家也是書香世家,家父是秀才.現在我老爺是舉人!我娘家已是高攀了.我在娘家是長女,也做著家務,已習慣了!況且,老爺沒有為官,只求辦學,作育英才,也總算德高望重!』

三姑:『我家受過花老爺很多恩澤!我絕不能就此罷休的!以免將來愧對花老爺!』

小雪:『我始終已嫁了人!是好是壞,也要認命!不可以再嫁了!』

三姑聞之,忍不住怒火,語氣十分重地說:『你不要欺騙你自己!我知道你已哭了一整夜!你真是嫁了麼?昨夜洞房,你所幹何事呀?你精神上得到什麼慰藉?你那件火紅龍鳳肚兜穿來自己照鏡欣賞呀?花公子好過你現在的夫君幾佰倍!城中姑娘日思夜想都希望嫁他!你現在的夫婿是什麼?我呸!』


她們在相恃不下之際,一名十歲男孩在新房裡跑出來,睡眼惺忪地說:『老婆仔!快些幫我洗臉和更換衣服,我肚子餓了!』

小雪便對三姑說:『我很忙碌,很多家務要作,又要照顧老公仔,又要到書塾清理書桌,老爺的學生一個時辰後便要上課,我無暇跟你再爭辯!』話畢,小雪便拖著她「夫君」入房,三姑望著小雪纖細的腰部和豐滿的臀部,更為心心不忿.小雪關上房門後,便幫她夫君沐浴更衣了.

然而三姑愈想愈怒不可遏,她對著關了的房門說:『你未曾見過世面,不明白人性!就是因為書香世代,所以才要娶一位媳婦來照顧兒子的起居,以示他們有禮教! 而不敢以女傭照顧成長中的兒子,深怕辱其家聲!你命中註定有富貴,你卻不享,竟然願意留在這裡當女僕!你今天不好好善用你的天賜身軀,到你夫婿長大成人, 你什麼天賦本錢都沒有了!你以為你自己真是嫁作人婦,其實你只是一名大孩子的褓母而已!』

三姑說完了晦氣說話之後,她待了片刻,期望小雪會出來.但她跟著聽到小雪提高聲浪著她「相公」食完早點後要專心上學,不要令她失望!三姑便意識到小雪不會跟她離開的,她只有無奈地離去了.

待續.....

2009年8月22日星期六

前世今生(一)

一名女子失意地以緩慢的腳步走入廟宇.她跪拜在半呎高的墊子上,然後誠心禱告:「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,請祢說給我知,我究竟前世做了什麼錯事?今生竟有此報應!」

女子停了一會,她繼續禱告:「菩薩!小女子是一位護士,在醫院的產房工作,近日竟把兩名初生女嬰調換,幸得其中一名女嬰的母親發現,經DNA檢驗才發現真是弄錯.小女子願受懲處,但為免日後再錯,小女子想查一下三世書,究竟小女子前世是幹什麼的?做錯了什麼呢?」

菩薩:『姑娘,讓我講一個故事給你聽,你就會明白的.』

* * * * * * * * *

大約二佰五十年前的一個清晨,一名媒人婆走到一大宅的門口,她對僕人說,要馬上見大少爺.僕人已認識她,便讓她入內.她獨個兒跑到大少爺的房門口,輕力拍打那扇木門,跟著說:『花大少,快開門!不得了!不得了!』片刻之後,花大少睡眼惺忪地打開房門,慢吞吞地問:『那麼早來擾我好夢,所為何事呀?』

媒人:『我昨日可能背錯了屬於另一家的姑娘入你新房,我要入內查看清楚.』

花大少聞之,頓時清醒過來:『什麼?錯配鴛鴦?』

媒人:『是的!大少!事涉家宅風水,祖先神主牌呀?』

花大少:『那麼嚴重?幸好我昨夜飲到酩酊大醉,未曾觸摸過她,連她是怎麼樣的也不清楚!否則後果不堪設想!讓我入內喚起該位姑娘!你稍候片刻!』花大少跟著便把房門關上.

花大少返回床前,見到新娘子的臉孔,嚇唬了:睡在眼前是一位眉清目秀、秀色可餐的姑娘!絕色佳人也!他連忙牽起被子來看:嘩!鑲了金線花邊的鮮紅色龍鳳肚兜包裹著一副玲瓏浮凸的胴體.此時花大少已忘記了有人在門外待他.他正慾火焚身,欲爬上該位姑娘身上之際,突然房外傳來媒人的喊聲:『大少,那姑娘醒了沒有?我可以進來嗎?』

花大少立即回應:『且慢!且慢!』


花大少在市集買過很多玩物,玩到厭倦後都想辦法退貨.但今回他卻為如何不退婚而傷腦筋.大少跟著在房內踱步,正想著如何打發該位媒人快些走.

片刻之後,花大少打開房門出來.他遞上一個大紅包給媒人,對她說:『我知道你三代為媒、四代為士、五代皆為清官,辦事十分盡責,不會出錯的.所以再給你多一封紅包,以表感恩!』

媒人未及回答之際,花大少隨即呼叫傭人:『阿四!送三姑出去!』 

待續.....

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

藝術蛋(下)

數年後的一個上午,大明如常般在金紫荊廣場擺出他為遊客拍照的攤位,這已是他過去一年多的日常生活.每當有旅遊巴士到來,他都以期望的眼神看著那些巴士. 那個上午他有著不少生意,也算是忙碌,在中午時分,大明在其中一架旅遊巴士上發見了一張似是熟悉的臉孔,該女子站在旅遊巴士的前端,但緩緩移動著的旅遊巴士使那張臉孔很快便消失了.

那晚大明躺下床上,沒法入睡.他想起與小娟過往的許多生活片段,很想坐起來打一封電郵給小娟,但他已太疲累,入睡了.

兩天後的一個傍晚,大明正在彎腰俯身收拾他的攝影器材,一雙腳步向他走近,停下在他眼前.跟著是一句熟悉而甜美的聲音:『先生,可否幫我買一隻藝術蛋呀?』 大明凝視著一隻嬌柔小手上的藝術蛋,嫵媚的小娟似是出現在水晶球裡.他呆了片刻之後,慢慢地抬起頭:一張曾經是熟悉的臉孔,成熟了許多,已沒有當年的稚氣,卻仍然有著充滿希望的眼神!


小娟和大明一同離開廣場,他們重回那個他們成長的、已經翻新了的商場晚膳.那裡已燈光燦爛,裡面的舖子也煥然一新,彷彿是他們未到過的地方.他們坐下暢談了一番.小娟說她父母在鄉間的生意已上軌道,她便回香港考了一個導遊牌照,因她會說流利的普通話和熟識內地人的生活習性,所以帶著內地來港的旅行團.大明問她為何來港報考導遊牌照也不告訴他?小娟便躊躇了片刻,她沒有回答.在她心底裡,她渴望她心儀的男兒可以看透她的心事.

商場被財團收購和重新裝修時,破壞了他們原本安逸的生活,使他們都感到氣憤.但事隔數年,他們在人海中浮沉,卻鍛鍊了自 己.小娟跟大明說,她在舊糖水店,每天都是熟面孔的街坊,禮貌性地稱讚她的繪蛋技藝.回到鄉下,父母的糖水店開在一旅遊景點附近,不少藝術家往那裡寫生. 他們在糖水店歇息時,見她在繪蛋,給了她不少寶貴的意見,使她的藝術感和技巧大幅度地增長.

他們在重逢後,各自的生活都沒有大改變.每次小娟帶旅行團經過大明的攤位前,她都在有意無意中介紹遊客給大明拍照.而大明就經常為小娟拍攝她的藝術蛋放在網上出售.他們保持著朋友與合夥人的關係.大明不敢對小娟進行追求,他自覺職業低微,收入不穩定.

大半年後的一個晚上,他們如常地在他們成長的商場的餐廳進食.正當他們談起一些趣事,而大家也哄笑起來時.一名舊街坊,她是一名家庭主婦,出現在他們桌旁, 以疑問的口氣說:『你們不是小娟和大明嗎?結了婚嗎?』他們連忙否認,但卻和那位主婦交談了很久,述說了許多近幾年的變遷.

在他們吃完晚飯,準備離開時,大明突然按著小娟放在桌上的手背,結結巴巴地說:『你可否搬來我家住?我父母你也認識,我知道他們不會反對的.』小娟點頭,他們便拖著手離開餐廳.

一個月後,小娟搬到大明的家裡.那天很酷熱,她帶團去了多個旅遊景點,十分疲倦,洗完澡後她跟大明父母說了晚安便入房睡了.大明進了他狹小的房間後,他望著小娟甜睡的樣子,感到很恩惠.

他坐在床邊,回想起商場被收購後,他曾自怨自哀,對前路甚感憂慮.他又悲觀地認為自己以後也不會再見到小娟了.他沉思了片刻,躺下床後,小娟便依偎在他懷裡,但大明沒有入睡,他望著床尾的雜物架上,小娟為他造的、那隻獨一無二的雕刻藝術蛋.他很有感慨,若然不是小娟敢於去愛和勇於面對人生,他不可能克服自己的自卑心,小娟今夜不會依戀在他身旁.

小娟不懂得說人生道理,沒有受過高等教育.然而,她的藝術蛋卻是她心態的寫照:在蛻變的世界中,人要面對自己,方可面向未來!

2009年8月16日星期日

藝術蛋(上)

小娟和大明可說是一對青梅竹馬的青年,他們雖不是鄰居,但卻是在同一舊商場長大.小娟的家開了一間賣糖水的小店子,而大明的家就開了一間攝影菲林沖相店,店內有簡單的小商品和人像攝影設備.他們都是位於一個廉租屋邨的舊商場內,大家的店子只是彼鄰之間.他們從小到大,放學後都返回咱家的舖子,在那裡成長、生活和學習.在成長過程裡,他們各自對家庭的小生意都有一定的認識.小娟從十歲開始,更喜歡了在蛋殼上繪圖,但只是一些簡單的圖案.大明就經常用一部古舊手動相機拍照,但他的大部份照片都圍繞在那個舊商場的環境,很少有其他主題.

他們在中學畢業後都沒有繼續升學,依然留在舖子幫手.可是好景不常,商場被大型財團收購,重新裝修後將會大幅度增加租金.小娟的家人就知道他們的小本糖水生意不可能再維持下去,決意不再經營.而大明家人的菲林沖曬店早已在數碼相機的衝擊下苟延殘喘,所以他父母也決心退休不幹,以便拿著一些老本過日子.

在商場關閉前的最後幾天,大明拿了一隻雞蛋給小娟,問她可否為他在上面繪畫一些圖案.小娟遲疑了一會,回答說她自己的藝術技巧未到家,但她會保留該隻雞蛋.若然將來她認為自己的藝術水平足夠,她會為他在蛋上繪畫的.


在傍晚時分,小娟走到大明的店子,問她可否為她拍幾張照片?大明才恍然大悟,為何他從沒有跟小娟拍過人像照.他才把已拔了電插,卻未搬走的燈光設備重新開啟.

在拍了一輯人像照後,小娟問大明可否為她拍一些性感內衣照?大明問她是否準備去當模特兒?小娟回答她從沒想過去當模特兒,她只是有一個意念,希望將來可以做到.大明便不再追問了.他為小娟拍完性感內衣照後,便把數碼相機的記憶卡取出交給小娟.小娟把記憶卡拿在手裡,向大明說:『你真是明白我!我沒有信錯你!』

商場關閉的那個晚上,他們都依依不捨.一處殘舊的地方,天花板快將塌下來,地板的瓷磚很多破碎了,牆壁的油漆都已變色和脫落,一片頹垣敗瓦的景象,卻留下了他們很多成長的經歷.小娟和大明便一同去位於商場內的餐廳吃晚飯.十多年裡,他們幾乎每天都見著面,大家互相幫助,經常從快餐店買一些外賣回來給對方吃,但卻沒有一同出外吃飯.在吃飯時他們談起很多在商場的往事,是喜是悲都已變成了很有價值的回憶.他們談至很晚,大明問小娟有何打算?小娟回答她暫時會跟家人返回鄉下,因她在鄉間生活至八歲才出來香港,所以對那裡並不陌生.或許她家人可能會在那裡再開糖水店.跟著小娟問大明有何打算?大明說他會出外找工作,但沒有任何計劃.

商場關閉進行裝修後,大明在速遞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,他要到處去送文件或輕型的包裹,才真正見到香港各階層的面貌.他才知道自己一點也不熟悉自己成長的地方.酷熱的夏天、豪雨的日子和清涼的冬季,他走遍了香港的每一個角落,才發覺自己原來一直是一隻井底之蛙:香港有很多地方他竟然未曾到過的.他在電郵中跟小娟說,離開了那一個舊商場,他才逐漸認識世界.

小娟回到鄉間,她父母再開了一間糖水店,但在鄉下的生活指數,糖水店已走中高價的市場,再不是做基層的生意.而且她父母也有能力聘請廉價得多的員工.小娟在電郵中和大明說,她離開了十多年,鄉下已有了很大發展,物質條件好了,很多地方她已不再熟悉.只是那些人的生活習性沒有大改變,思想仍然很落後,物質生活並未使他們開竅,相信精神文明是不可能在短時期裡有所進展的.

大明憑著自己對攝影的基本知識,工餘時加倍學習數碼影像技巧.他雖然用著數碼相機,但他並不熟識如何用電腦來修改數碼影像.在失敗、嚐試、放棄和希望中,他終於掌握了數碼影像的竅門.小娟仍然不停地把她的精神和意念投放在雞蛋上.她往返香港多次,但卻沒有見過大明,因她只是為了考試而來.

待續.....

2009年8月12日星期三

理性與感性

在閻王的公堂上,牛頭和馬面帶了兩個是好朋友的冤魂上堂.
 
閻王:『來者何鬼?速報上名來.』
冤魂甲:『本鬼名任從.』
冤魂乙:『本鬼名雷曼.』
閻王:『你們在陽間從事何等職業的?』
任從:『微鬼原是一名營業員.』
雷曼:『微鬼原是一名量地官.』
閻王:『任從、雷曼,本王令夜忙碌,所以把你們兩案一同處理.你們本是好友,相信不會有異議吧!』
兩鬼同聲回答:『沒問題!』
閻王:『你們結拜為兄弟,雖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卻是同年同月同日來到本殿,都可謂夠義氣!』
任從和雷曼一同回答:『實屬巧合而已!』
閻王:『你們都同是在樓台跌下而來到此府的,而兩個樓台只是彼鄰之隔.』
任從:『我是從怡虹院的樓台跌下而亡的.』
雷曼:『我是從銀號的樓台跳下而輕生的.』
閻王:『那麼奇怪?兩人也是在樓台躍下?』
此時牛頭便在閰王耳邊語:『他們二人是好友,在一年前一同逛街.經過一銀號門前,一名銀號員工向二人推銷無風險高息債券.雷曼聽後便覺得甚為吸引,買了之後便可以轉行做量地官.而任從就認為富貴險中求,世上沒有無風浪而又可收高息的投資.』
牛頭繼續說:『他們從銀號出來,雷曼就拿著銀號的高息債券.二人步行至隔壁的怡虹院.門前有一位紅姑叫他們入去飲花酒.有積分獎勵優惠,兼有花姑娘陪酒.每飲五杯便送一杯,兼有多一位花姑娘陪飲.』
閻王:『那麼跟住怎麼樣?』
牛頭:『二人進入了怡虹院,任從便受不了誘惑,買了飲花酒的優惠券.而雷曼就覺得他的身體支持不了飲那麼多花酒,他只坐在一旁看歌姬表演.』
閻王:『吾!飲花酒!本王也求之不得.』
牛頭:『他們就這樣過了一年.經常都二人同行到同一地方:一人便入銀號續約高息債券;另一人便入怡虹院飲花酒.』

 
閻王跟著向住任從和雷曼二人問:『本王也知那間累鳥兄弟投資銀號結業,很多人血本無歸.但為何你們二人會一同到了本府?』
雷曼:『回大王,微鬼多次到銀號欲取回本金都失敗,便假意爬出銀號的樓台作輕生狀,以恫嚇銀號員工還回微鬼的本金.怎料失足掉下樓台,便來到此府.』
任從:『回大王,微鬼那天陪雷曼到銀號交涉,便過了隔鄰怡虹院飲花酒.一連飲了十五杯之後,還有三杯贈飲,兼有三位花姑娘陪酒.在酩酊大醉之際,微鬼便追逐三位花姑娘,結果在醉薰薰之下失足在樓台跌下.』
閻王:『你們的境況都可算悽涼!你們有何要求,本王做得到的,都會應承你們.』
任從和雷曼同聲回答:『大王,我們都是一失足成千古恨,所以我們要求還陽!』
閻王:『本王今夜要跟嬪妃共宿,所以不能盡使法力.只能讓你們一人先行還陽!你們就各自陳述一條可優先還陽的理由,讓本王定奪.』
任從:『大王,微鬼雖沒感性,但有理性,知道那些沒有風險債券是騙人的,沒有受到誘惑.所以微鬼應可先行還陽.』
雷曼:『大王,微鬼雖沒理性,卻有感性,知悉酒多和姑娘多皆可以亂性的,沒有受到誘惑.所以微鬼應可先行還陽.』
閻王聽後,立即皺起眉頭,祂不知如何做才是,便招牛頭和馬面一起商量.


半個時辰後..... 

 
閻王:『本王真是難以定奪,不如抽籤決定?』
任從:『大王,其實好簡單,你只要今夜不跟嬪妃共眠,就可以用盡能量,讓我們二人一同還陽.』
閻王聞之,頓時龍顏大怒:『大膽任從,你自己都是因為好色,所以才來到本府,今竟敢要求本王色戒!牛頭、馬面,把任從打入地牢.』
任從:『大王,微鬼只是提出理性建議,也要受到懲處.將來玉皇大帝下巡,微鬼定必半途攔阻,要求申冤!』
閻王聞之,立刻神色凝重,隨之便改口:『牛頭、馬面,就把他暫時放上神檯.』
牛頭和馬面聽後都深感詫異,異口同聲地問:『大王,地府到處都是神檯,把任從放上那一張神檯呀?』
閻王:『就放他上一年前怡虹院那位只穿內褲上吊姑娘的神檯,讓他今夜可以刺激一點,整晚跟艷鬼糾纏和追逐.明早就算玉帝下巡,他都無力出來攔路.』
任從:『大王,你好奸呀!』
閻王:『無奸不成王!』
雷曼被嚇到結巴地說:『大王,我..... 我..... 我從不觸摸花姑娘的!』
閻王:『雷曼,你不用驚慌,本王不會懲罰你今夜要陪花姑娘.本王現賜你還陽,讓你可為自己的投資申訴.但本王告訴你,任從真是較你理性.希望你要用理性的態度去追回你的本金.』
雷曼:『謝大王!』

 
閻王:『牛頭、馬面,今夜抬周秀娜人型攬枕到本王寢宮.』
牛頭跟馬面頓時四目相投,異口同聲地問:『為何不是抬妃嬪到大王寢宮?』
閻王:『周秀娜人型攬枕只有感性,沒有理性,遠勝過本王任何嬪妃也!』
牛頭和馬面抬著周秀娜人型攬枕往大王寢宮,他們也在討論大王的言詞.
牛頭:『為何大王叫雷曼要有理性,自己卻只要留住感性呢?』
馬面:『可能自己就可以只有感性,要求他人就要有理性吧!』

2009年8月8日星期六

姿色就是力量

一對大約三十歲的男女,從香港島乘坐小輪到離島遊玩,他們樂而忘返,傍晚時租了一渡假屋共渡良宵.

宵夜之後,他們便返回渡假屋,女的便入了浴室洗澡,完畢後她出來躺下床上.男的跟住便入浴室洗澡,完事後他返回床上.當他牽起被子時,頓時目瞪口呆,眼前的一副美麗胴體,竟然被一套破洞穿孔兼且發黃了的古舊內衣褲包裹住.他結結巴巴地問女方,為何她的內衣褲會如此陳舊.女的回答她的內衣褲已穿了十多年,對她有無限情懷,所以不願意棄掉.

女的繼續跟男的說:『你知道我是一名保育份子,對任何陳舊的、有歷史價值的東西都要保留.』
男人:『但內衣褲有何歷史價值呢?』
女人:『我的內衣褲就猶如香港拆卸了的舊天星小輪碼頭一樣,雖然陳舊和破損,但令人懷念和保留著珍貴的回憶.』
男人:『但不是任何舊東西都有歷史價值的.你的身材還如此優美,為何不錦上添花,穿上一套嶄新的性感內衣,而竟然被一套陳年內衣所糟透了?』
女人:『你不明白保育的精神,讓我今夜和你詳加說明...........』
女人說到凌晨二時,男人早已呼呼大睡.她也感到自己疲累,也入睡了.

翌日早上,女人起床時,不見了男人.她在一張檯上見到有一份早餐,早餐壓著一張紙.她拿起來看:
『對不起!我不辭而別,我只是為免我們今早會起爭吵,所以才先行離去.我希望在我心底裡,可以永遠保留著我們昨天的歡樂時光,讓它長留我心.我已付了房租,你吃完早點後,可以自行離開的.』

女人凝視著字條,全身似是沒了感覺般:她意識到該段感情經已結束.

一個月後,男人在家收到一個包裹,是女人那晚在渡假屋所穿的破舊內衣褲.他在內衣褲中取出一張紙:
『親愛的,我們在大學時已相識,你說那時你礙於害臊,不敢追求我,其實我一直是你心中的女神.後來我們各散東西,想不到多年後會重逢,而大家還是獨身,跟著便火熱地戀起來,這段緣份是得來不易的.』
『我們大家都受過高等教育,深知百川匯集而大之道理.社會需要包容知識和理念,才會變得有生氣和繁榮.現在我送上我最心愛的一套內衣褲,讓你可睹物思人,想起我,和我的理念,從而再次接受我們是相愛兼而是可以互相包容的.我期望終有一天,我會重臨你家,再次穿上這套內衣褲,和你渡過一個溫存的晚上!』

男人閱讀完該兩段字句後,便把那套內衣褲和那張深情的紙張放回那個大型公文袋,隨意把它放了在書架上.

* * * * * * * * *

一年後的一個長週末,男人的新女友搬到他的家.該女子比男人的年齡小八歲,她中學會考的成績欠佳,畢業後便出來工作.男人在大半年前,經常獨個兒到同一間餐廳晚膳,從而認識了在餐廳當侍應生的她.

那一個下午,她搬進了男人的家後,見到男人家裡亂七八糟的擺設,胡亂的雜物堆積如山.她為男人清理雜物和重新擺設家具和裝飾品,無意中,她發見了那個早已封上了塵埃,卻沒有封口的公文袋.她拿上來看時,那套內衣褲和字條便從袋中掉在地上.女人的天性,她立即細心檢查那套內衣褲和閱讀那些字句,然後才把它們放回公文袋.

晚上八時多,男人和女友到餐廳用膳,他的女友悶悶不樂,男人問她是否很累,她回答她並不疲倦.跟著她吞吞吐吐地問男人:『為何你還保留著那女人的內衣褲,你對我說你已經不愛她了.』
男人:『沒有什麼的,我只是忘記了那套內衣褲了.』
女友:『她深愛著你,你也愛慕著她.為何你沒有嚐試去改變她的理念呢?』
男人:『我是有想過去改變她的.』
女友:『但你並沒有成功.』
男人:『不是這樣.我是因為收到她的內衣褲後,便毅然放棄改變她的念頭.』
女友:『我不明白你的意思.』
男人:『她把她那套內衣褲送給我,意謂她對自己的理念是牢不可破的,希望改變我的見解,從而接受她,讓該段情火重燃.』
女友:『那你為何如此堅持你的理念,而不去珍惜一位你暗戀她近十年的女人呢?』
男人:『在我的觀點,她的保育意念是一篇歪理,什麼舊東西都去保育:戰前舊樓、長滿蟲鼠的危樓,快將塌下來的碼頭等都有保留價值.她誤用了知識、曲解了保育的意義,以學識誤導眾生,歪理當成道理.保育不是這樣的,將來我帶你去歐洲旅遊,你會見到人家保育的是有價值的歷史文物,如皇宮、教堂、堡壘、古城和記念碑等等,而不是百孔千瘡的,只有數十年歷史的危樓.』
女友:『那你有沒有跟她述說你這番見解呢?』
男人:『沒有.因每個理論和哲學門派都能自圓其說,否則便成不了一門學問.那晚她在渡假屋不斷地述說她的見解時,我已意識到我們相互是不可能說服對方的.』
女友:『為何你們讀多幾年書,思考會如此複雜?』
男人:『讀多幾年書,長多一點知識是好事,知識就是力量,但也要用得其所.城市和女人一樣,不能日久失修,要不斷裝飾和重建,才可增添姿色,才能保持吸引力.』
此時晚餐已放在桌上,他們開始進食.男人也望見他的女友重露開懷的笑容.
他們用膳完畢後便返回家裡.男人從書架上拿起那裝有他前度女神內衣褲的公文袋,遞交給他的女友:『可否幫我把它掉進垃圾桶?』
女友:『你完全不珍惜這套內衣褲?』
男人:『一個有見解的男人,可以包容一位無知的女人,但卻不能容納一位與他理念相沖的女人.』

男人的女友把那套內衣褲拋棄後,她如釋重負,跑回男人的面前,興高采烈地把雙手交叉地繞在男人的頸項上,柔聲地對男人說:『我先行去洗澡.』

男人洗完澡後,他回到房間,見到女友已閉上眼睛睡在他的床上.他牽起被子,一套全新絲質性感內衣褲,包裹著一副嬌柔的胴體.男人著迷地欣賞了片刻,他輕吻女友的前額.在翻雲覆雨後,他們便共赴巫山.

翌日早上,男人醒來時已經日上三竿,他不見了女友在身旁,走出了客廳,才見女友在準備早餐.他便入了洗手間洗面和漱口了.

他們食完早餐後便出街去,在途經一殘破建築物前,有不少人在圍觀.他們也停下了腳步,望著舊建築物前的二十多名青年男女在喊口號,要求不要拆卸該座建築物. 男人凝視著那群正在抗議的青年,他默不作聲,也沒有離開.女友便看著他的眼神,輕聲地問:『你是否見到你心底裡的前度女神?』
男人:『是的.』
女友:『可否指給我知是誰人?』
男人:『沒有需要.我的心底裡已經沒有位置容納她.』

話畢,他們便準備離開圍觀的人群.在他們轉身向前行走之際,男人的前度女神發見了男人在圍觀的人群中.她心裡涼了一陣,雙眼緊貼著男人身旁的女友:一名穿著 緊身橙色小背心和藍色短裙子的妙齡女子,緊握著男人的手臂.她頓時感到暈眩,跟著機械化地喊住同一句口號,雙眼猶如發青光般在思量,百感交集.在她心底裡,她埋怨男人不理解她的保育概念,所以才被一名年輕女子闖入了男人的生命裡.

那晚她回到家裡,躺下床上久久不能入睡.她只覺得,在男歡女愛中,女人的學識是無意義的.姿色,就是力量!

2009年8月5日星期三

港男沒有性幻想

一名青年在月黑風高的晚上,垂頭喪氣地步行在香港新界一條偏僻的山路上.他沒有留意前路有一凹陷的洞穴,跟著跌下去便失去知覺.當他醒來時,發覺自己坐在草地上,背倚靠著一株大樹.他向前一看,見到一狐狸頭,女兒身的怪物俯伏在他面前不遠之處.他頓時大吃一驚,立即把雙手交叉地放在自己的兩肩膀上.

狐仙:『靚仔,為何你獨個兒會來到如此偏僻的山野?』
青年:『我女朋友今日離開了我,我很失意,我又失戀了,所以便..... 你究竟是什麼怪物?你不會傷害我吧!』
狐仙:『我是你的救命恩狐,怎麼會傷害你呢?』
青年:『那麼你是否神仙?』
狐仙:『我是仙女,天堂太悶,所以下凡來找歡愉!』
青年:『那你可能找錯了地方,此地只有不道德的醩模在表演,沒有令你欣喜的快樂!』
狐仙:『那些醩模表演有何不妥呢?』
青年:『我是一名記者.我昨日去到一個展覽會,見到醩模在出售印有她們性感圖像的大型攬枕,便問其中的一名周靚模:「你的攬枕形同吹氣公仔,是否擔心自己成為洩慾對象?」』
狐仙:『任何女性都會成為男性的幻想對象,你為何會問一條如此愚蠢的問題?』
青年:『但..... 但..... 是,買那些繪有醩模只穿著內衣褲攬枕的,很多都是十多歲的少男,那些靚模誤導了他們的性觀念.』
狐仙:『那你是否要為他們建立正確的性觀念呢?』
青年:『那是當然的.我從昨日想到今天,都找不到方案.直至今晚我和女朋友在九龍塘租了兩個小時的時鐘房,我躺下床上,我女朋友脫去衣服,只穿內衣褲,撲在我身上,柔聲細氣地在耳邊問我:「打令啊!你正在想著什麼呢?」
狐仙:『你跟女朋友纏綿也不忘想辦法挽救那些被醩模誘惑的少男?』
青年:『是的.那時我就想以自身的體驗,想著如何能反抗女朋友的誘惑.所以突然衝口而出,回答她:「我正想著一具木乃伊!」』
狐仙:『那麼在你說出了之後,是否可抵抗得著女朋友的誘惑?』
青年:『我..... 我..... 我也不清楚.我女朋友頓時猛力掌摑了我一巴掌,跟著穿回衣服,然後把我送給她的手提電話拋回給我,著我以後不要再找她.跟著她便走了.』
狐仙:『那時你真的想著一具木乃伊嗎?』
青年:『是呀!我就是想到去教誨那些少男,當你們想起靚模時,就要幻想她們包裹到像木乃伊一般,而不是穿著比堅尼泳衣,你們就可以抵禦外誘了.』
 
就在此時,狐仙突然站了起來,原來她半透明的袍子內只穿著一件火紅色的比堅尼泳衣.青年望而生畏,目瞪口呆之際,她飛撲在那青年身上,嘴唇在接近青年的嘴巴時,她就噴出了一陣仙氣,直入青年的口腔.青年咳嗽了幾下之後,恍然大悟地大喊:『我想到了.我要去找一些廠商,贊助我生產一些印有木乃伊圖像的大攬枕,然後在展覽會出售,以正靚模售賣性感攬枕的歪風.那些少男從此就不會再有性幻想,只有性壓抑;不會再有性衝動,只有性僵凍;不會再有性需求,只有性衰竭.木乃伊一定戰勝比堅尼泳衣.』

話畢,狐仙便化作了一陣輕煙,升上了長空.

在天庭上,王母娘娘正在休息之際,狐仙從雲中彈出,氣憤難平地說:『娘娘,我以為天上的仙男沉悶,原來凡間的港男更俗不可耐.我再留在那名記者身旁多一刻,我會被他悶死,到時只可下地獄,無可能再返回天堂.』
娘娘:『狐仙,你有仙法,為何不向那記者噴射仙氣呢?』
狐仙:『神仙也救不了那名活像一具木仍伊的記者.』
娘娘:『性幻想是凡人在少年便開始有的正常心理活動.娘娘也不明白,為何凡間香城的一些港男會沒有性幻想的.』
狐仙:『那些港男可能是性冷感?』
娘娘:『狐仙,男子沒有性冷感,只有性無能.』
狐仙:『那我可能遇上了一頭怪獸.』
娘娘:『狐仙,天上一年,世上千年!更何況我們是長生不老的仙人,你只要稍候片刻,凡間已過了十年.到時你再下凡,就會邂逅一些受過醩模寫真集和性感攬枕洗禮、充滿性幻想的男兒,你也不用再憂心找不到幸福和快樂的!』
狐仙:『是的,娘娘,女兒先返回寢室.』

狐仙離開後,王母娘娘便飛至玉皇大帝的寢宮,但她被守於門外的兩名仙女所擋,不能入內.仙女對娘娘說,玉帝正在冥想,不見任何人.娘娘聞之,知道玉帝在幻想著開「仙女廚房」宴會,有眾多身穿比堅尼泳衣的仙女餵祂飲豆奶.她就不再打擾玉帝,返回自己的寢宮了.

2009年8月1日星期六

才女欠缺女人味

玉女,無知少男只崇拜她們清純的造型.醩模,「生性」少年會膜拜她們惹火的身軀.才女,人們會期望什麼呢?高尚的氣質、深不可測的神韻、美麗的文字、獨到的見解、才思洋溢、出口成文乎?

痛罵男人淫賤的女人都知道,十個男人九個半好色,餘下半個是有暗病的.稍有戀愛經驗的少女都知道,要和男友維持著一段關係,就一定要給予男友足夠的面子,此乃常識.

鄧才女出書前,已被大肆宣傳由玉女變才女,不賣身材賣文采.男人閱了這句說話的精粹,上腦之後,訊息就兵分兩路:一路到了「本能區」,告知「本能」此才女的書不會令你們(本能)感到雀躍的.另一路便入了「自我區」,挑戰男人的自我,警告男人,此書會令你們(男人的自尊)對她,才女,佩服得五體投地.而此兩路都刺中了男人的要害.為此,該句宣傳口語已缺乏通識.

假設一名年輕女環保專家,穿著比堅尼泳衣在一城市論壇宣傳使用太陽能的優點.聽眾是不能挑釁她面上有雀斑、胸部太圓滿、肚皮有皺紋或屁股有疑似牛痘的水印,而是要針對她的說話內容提出質詢或異議.鄧才女的書出爐,似乎無人提及她的內容是否精采,文章是否有趣味性等與「文才」有關的事宜,而只顧及批評她有一佰多個錯字.錯字是校對和編輯的事,與她有何相干?莫非才女出書就和寫博客一樣,無校對兼無編輯的?

無他,今時今日的男性仍然視女子無才便是德.更何況鄧玉女想以一書便一炮而紅,變成鄧才女.無論是小男人或大男人都不會馴服的.因此,就算她的書做了全身磨皮,激光美容,打了BOTOX,人們都會評她的皮膚粗糙,更何況今次她的書全身都佈滿濕疹(錯字)!

醩模或靚模出了多本寫真集,內裡有沒有錯字呢?為何無人提及呢?因為她們的賣點是「女人味」.

才子要受到男人敬重已很難,才女要被男人垂青就更加難.鄧才女是什麼出身,有多少內涵,眾人皆知.乏才才女只賣文采,而沒有賣女人味,佛都會為之無奈,更何況是正常男人?嗚呼哀哉!何其「性」之有耶?阿彌陀佛!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