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09年7月28日星期二

【善男日記】之「懷念您」

今晚考完試,總算如釋重負.讀工業學院也不容易,功課較中學時期多得很.傍晚時又經過商業區一座新式寫字樓大廈,徘徊了片刻.在我腦海中,她的倩影仍然揮之不去.

三年多之前, 我剛中學畢業,朋友介紹入了一間中型公司做初級見習生,公司就在該座新式寫字樓大廈內.我滿腔熱誠地做著自己第一份工,沒有注意自己只是池塘裡的一隻小蝦蟆,也會招來妒忌和其他同事的踐踏.做了一個星期我已想離職,實在抵受不了那種惡性的競爭環境,但母親說我入世未深,做人就是如此的,要我堅持下去.

兩星期後的一個早晨,經理背後的其中一位女天皇叫我急拿一些文件去另一間公司.正當我想站起身時,她出現在我桌子前,誠意地自我介紹她是這裡的其中一位營業代表,她說自己剛放完大假回來,問我是否新來的同事?叫什麼名字?跟住我便急忙地離開辦公室.

在往後的大半年裡,我都跟她有工作上的接觸.她做事細心和有責任感,提點我很多做事的方法,以減少無經驗所做成的錯誤.雖然我在這公司是新丁,但我已被那幾個經理背後的女天皇搞到對同事失去了信任,只記得童年時大人常說,出來做事要事事小心.我不知道她是好人還是壞人,但我在這公司內經常受到無理的挑剔, 就好像是一名沉了船而漂流到荒島的人一樣,感到無助和孤單.她的關心和誠懇,教我這名荒島漂流者無法不依附著她和相信她.

她大學畢業後就在這間公司當營業員.她為人成熟,談話有分寸,熱誠而率直.每次她洽談生意成功後回到公司都很開心,買了一些零食給我吃.當她碰上衰運,談不成生意時,便坐在她的寫字枱前俯首沉思,但我不知她是否在流淚.我慢慢發覺她的喜與悲都已牽動了我的心窩.

一個有數天假期的長週末,公司有一個大型宴會,她正坐在我身旁,但她不時都站起來,走到其他地方與人寒暄.那晚我不知何故,飲了很多杯酒.席散之後,離開酒樓時,下著滂沱大雨,我只感到其他人扶我躺下了一輛車子的後座位,跟住只聽到她那親切的聲音,告訴其他人她會送我回家.


翌日清晨起床時我感到驚訝!自己竟然睡在一位陌生女人的床上.她以成熟而溫和的語氣給我解釋,因昨夜下著豪雨,很多地方水淹,交通十分擠塞,而她也非常疲倦,所以便載了我回她的家.她說她一個人獨居,所以不會有麻煩的.

我食完早餐之後,她開車送我回家.母親開門見到她時把她全身由頭到腳打量一番,跟住便連聲道謝.但她沒有進我家裡,因她有一些要事去辦理.她離開後,母親匆忙問我:『那女仔看上去年紀大過你,不會是你的女朋友吧?』我連忙否認便入房倒下休息.她說得對,有很多研究已發現晚上飲到酩酊大醉,翌日早上仍然會感到暈眩的.這也是她送我回家的原因.然而那個長假期我幾乎沒有再出過街了.

假期完後我回到公司,到中午時還未見她上班.後來從一個女天皇那裡得知她已離職,去了外國再讀書.我在那間公司又過了孤寂的數個星期,跟著我也不幹了.她走後,我好似一隻失了方向舵的船般,無法找到自己的方向.後來我輾轉做了幾間寫字樓,但都做不長.或許,是因為我在其他寫字樓,再也沒有遇上像她一樣,射著柔光的導航燈.

我開始厭倦辦公室的工作環境,每個人都在孤軍作戰,也沒有交心的朋友.她跟我說過外國的專上學院,六成是女生,男生只佔四成,而且差距有擴大的趨勢,估計在未來的日子 裡,男生的佔有率可能會跌至三成或甚至更低.她勸勉我不要以為自己是男仔便有優勢,叫我如果環境許可都應該繼續升學,以免被社會淘汰.她作為一位女性,也不安於做一名家庭主婦.我決定去報讀工業學院,放棄白領的工作.

她離去後我才想到很多問題,為什麼她會和我特別談得來?可能她在公司裡也是一名荒島漂流者,也被那幾個女天皇所排斥.她可能見我入世未深,不會對她做成傷害.或許她也在惡性爭鬥的辦公室裡也感到孤苦伶仃.為何她快離職也不告知我,相信我永遠都不會知道答案,就如人生遺留很多永無答案的問題一樣.我意識到就算將來我有機會再碰上她,也不可能與她生活在一起,我們在各方面的距離都太大,沒可能衝破世俗的枷鎖.然而,在我踏入成長的階段,對前路感到灰暗時,她, 短暫的出現,卻照亮著我的生命!

2009年7月24日星期五

煲呔需要周秀娜

香城書展的第一天,醩模周秀娜被粉絲和傳媒圍住,她的對答可謂大方得體.

周小姐被追問是否隆胸?她回答說是真材實料,叫在場女記者可為她驗身.她的反應可謂果斷.反觀煲呔曾,經常在立法會被問到不知如何作答.

有人問有家長及淫審處人員評她的寫真集意識不良,她就說自己已做好這份工,覺得好才給大家看.

周小姐的寫真集印18,000本,在第一天的書展已售了5,300本.若果煲呔出寫真集,一天可賣得幾多本呢?

以周小姐的應對能力,若然她在公開場合遭人擲香蕉,她寬廣的胸襟,必定會十分從容地回答:『你條蕉太小,不合我胃口,但我仍然要謝謝您!』

而且,周小姐的言行有廣泛的認受性,只有一些師奶和「師奶化」的男士去書展抗議醩模,並沒有出現大規模的遊行.就好像是西九龍文娛中心那樣,若由周小姐一邊食雪糕,一邊講述建設方案,各界見到她漏雪糕滴胸的模樣,肯定就知道她在闡述「文娛中心」的工程,而不會提出諸多與文娛無關的議題.

為此,煲呔頻頻被指摘施政失誤,是因為他沒有一位形象鮮明,態度親切的代言人,如果他委任周小姐做發言人,讓她穿小背心短裙宣告他的每一項施政.煲呔有福了,凡他所作的,盡都順利.阿們!

2009年7月21日星期二

悲情潘金蓮

閻王:『潘金蓮,本王命你還陽買金瓶梅一書,你是否辦妥?』
金蓮:『回大王,小蓮到書展一遊,只見醩模和她們的寫真集,忘記了找金瓶梅一書.』
閻王:『你竟敢逆大王旨意?』
金蓮:『小蓮不敢.但小蓮所見最多人買的是醩模寫真集,相信它的文學價值高過金瓶梅.』
閻王:『那你有沒有帶回一本醩模寫真集給本王過目?』
金蓮:『小蓮讀得書少,不知那一本醩模寫真集才最有文藝水準?』
閻王:『好!本王就命大儒還陽去查看究竟.』
閻王:『牛頭,馬面,帶朱熹來.』
片刻之後.....
朱熹:『微儒參見大王』
閻王:『朱儒,陽間香城有一書展,依潘氏所述,有很多醩模寫真集,你去查看一下,它的藝術價值是否高過金瓶梅?』
朱熹:『領旨!』
十二個時辰之後,朱熹返回閻王聖殿.
朱熹:『大王,微儒此次陽行,正是獲益良多.書展確有不少醩模,上身只穿著破碎了的肚兜,不是我見過的完整肚兜.她們在挻胸盪股,對眾生擠媚弄眼,以色娛人,蔚為奇觀!』
閻王:『潘氏所言非虛.那你是否有買一本醩模寫真集回來?』
朱熹:『回大王,微儒所研者乃心性合一,心生性,性存心.以此哲理,微儒買了一本「夏之盛放」寫真集回來.』
閻王:『傳上來!』
閻王翻閱了「夏之盛放」幾頁後,面紅耳赤,立即把書合上.
朱熹:『大王,微儒有一請求.』
閻王:『你有何求?』
朱熹:『微儒見過醩模之後,覺得潘金蓮背負中華第一大淫婦之名是受盡屈辱的.潘氏雖是紅杏出牆,但她與醩模相比,可以說得上是惜身如玉,悉己知性之婦.她只是追求心性,並不放蕩!所以微儒認為大王應為潘氏正名,以還其清白.』
閻王:『吾!待大王今夜閱讀「夏之盛放」後,再作定奪.退朝.』
朱熹:『大王,且慢,微儒還帶有金瓶梅一書,讓大王可與「夏之盛放」比較一下,以知它們的藝術價值.』
閻王:『朱儒,金瓶梅就留待你去研究,本王今夜會對「夏之盛放」作詳盡探討.』
閻王:『牛頭,馬面,今夜不要抬妃嬪來本王寢室,本王今夜要獨睡,因有重要公文要審閱.』

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

女人與火爐

什麼是相對論呢?

愛因斯坦說,當你坐在火熱的火爐前,一分鐘就等於一年,當你和心儀的女人在一起,一年就等於一分鐘.這就叫做相對論了.

愛因斯坦取了諾貝爾獎後,他把獎金用來支付了和第一任妻子離婚的瞻養費,而不是用於科學研究之用,何解?

其實女人與火爐也是相對的.男人在新婚之時,感到妻子是冬天的火爐,好溫暖和必需的.婚後一年,就覺得妻子是春天的火爐,有時需要,但不常要.婚後三年,妻子就變作了夏天的火爐,愈坐得近就愈辛苦,無,是必需的.到了七年之癢,妻子就成了秋天的火爐,他寧願出外享受清涼怡人的秋風,或獨個兒飲悶酒,悲秋!

女人,不一定令男人感到充裕;火爐,也不一定令男人覺得難耐.愛因斯坦的大智就缺了這一點.所以他就被心儀的女人,像火爐般燒了他的諾貝爾獎金了.

2009年7月13日星期一

棄婦方惜賣春郎

一輛高級豪華歐陸房車停泊在女媧廟前,一名衣著珠光寶氣的中年女士和兩名隨從下車,她走到女媧廟門前,從隨從手中取了一個手提包,然後著令他們在門外等候,她便獨個兒入了女媧廟.

該女士入了廟後,從手提包中取了用真金打造的金豬、金牛、金羊三牲放於神壇上,跟著誠心叩拜.她在禱告:『信女譚氏,感謝女媧娘娘的庇佑,邂逅一段美好姻緣.譚女不愁富貴,只憂夫心,今夫君專一,並無異心,譚女再來叩謝女媧之佑,以表誠心.』

中年女士離開女媧廟後,著令司機驅車往公堂,她要在公堂為夫君作証,以示她默默地支持夫君.

話說六十載前,閻王爺上殿審理一案,道:『來者何人?快報上名來.』
冤魂:『小女子顧泥娃向閻王報到.』
閻王便翻閱祂的名冊,片刻之後.....
閻王:『顧泥娃,本王的名冊上,你陽壽未盡,何以提早來報到?』
泥娃:『小女子因夫君與優伶燕好,女伶慾當正宮,頻頻迫我出宮,泥娃深感自己已成棄婦,所以一直悶悶不樂,致使最後上吊.』
閻王:『泥娃,你嫁入富貴人家,生活充裕,本應無憂.今落得如此田地,變作棄婦,本王也對你十分同情,你有何要求?』
泥娃:『小女子希望下世投胎,都不再嫁入豪門.』
閻王:『本王要查看一下你來世之門.』

片刻之後.....

閻王:『泥娃,你下世的夫家仍然是富貴人家.』
泥娃:『那大王可否賜予我入十八層地獄,讓我永不超生.』
閻王:『你兩世都是嫁入富貴之家,那是玉帝定奪的,本王也不能更改.』

閻王停了一會後,

閻王:『本王可和女媧商討一下,讓你嫁一位窮小子,因你的「腳頭」而致富之夫君,他會對你用心專一.但此乃天機,不可告知他人.』
泥娃:『謝大王厚待!』
閻王:『泥娃,你不用謝我.將來你得償所願,你要緊記叩謝女媧.』
泥娃:『小女子誓記大王之言,他朝定必厚謝女媧娘娘.』

結果顧泥娃投胎了一頭譚姓人家,後嫁了一窮小子老公豬.婚後不久,夫君立即受寵於一寂寞深閨貴婦,從而飛黃騰達,一登龍門,身價十倍.十多年後,泥娃步入公堂,在夫君爭奪女富遺產的官司中,力言對夫君與女富私通一事莫不關心.因為她在前世已知道,男人有異心,只會鍾愛年輕女子,而且送屋贈金.而不可能為一老婦而傾心.況且,真正情婦只會在男人身上奪金掠銀,跟著是要坐享正室.二奶是不可能自開糧倉,令情夫致富的,女富只把其夫當作寵男.為此,泥娃肯定她夫君對她是「用心」專一的,夫君與女富「挖洞」之事,只是他賣笑而已.

2009年7月9日星期四

戀母情與掏古井之別

在閻王的城府裡,一名穿著清裝的女子正急步走向慈禧太后的大殿.她很快被傳召入內.

甜甜:『微人參見太后.』
太后:『平身!』
甜甜:『謝太后!』
太后:『小甜甜,你那麼急要見太后,有何要事?』
甜甜:『微人的寵男陳公公在陽間的公堂上,公然向天下蒼生盡爆心中情.不知太后知否?』
太后:『此事上至天上的玉帝,下至閻王爺都知.不知甜甜有何異議呢?太后也玩得寵男多,但從無出事,皆因太后玩得有分寸,動之以情,止之於慾.』
甜甜:『太后,微人一直以為陳公公有戀母情意結,所以才鍾愛小女子.怎料他對我戀之深,念之切.所以在我走後,竟向眾生傾吐我們的私情.』
太后:『此事天下皆知,汝又有何懼之?』
甜甜:『微人憂心來世投胎後,又再次遇上有戀母情的窮小子,不知如何應付?』
太后:『那你的擔憂又有道理.且慢,太后有一猶太人朋友,他可能可以幫助你!』
太后:『小李子,同我請佛洛依德來.』
 

半個時辰後.
 

佛儒:『佛儒參見太后.』
太后:『請上坐.』
太后:『小甜甜,佛儒乃「精神分析學」的始創人,對戀母情有很詳盡的見解.太后在世時,他已德高望重,你不妨聽他的解釋.』
甜甜:『小女子願聽佛儒高見.』
佛儒:『男孩子出生後,對母親依偎最多,就會產生戀母情.大概到他五歲左右,就會開始懼怕被父親發現,產生妒忌而閹割他,那段情就會被壓抑下來.』
甜甜:『什麼?戀母情只是男孩子才有?』
佛儒:『對.但壓抑了的戀母情對男孩子長大後有很深遠的影響.』
甜甜:『哦,那我的陳公公跟我邂逅時,他已三十過外,或許他的心態可能停留在三歲,所以才有戀母情.』
佛儒:『我自己在孩提時也有戀母情,因我在投胎時,母親才二十出頭,而且她漂亮動人.你和陳公公的年齡相距也是二十多歲,但你的陳公公戀上你時,你已經五十過外,跟我孩提時的情況很不相同.』
甜甜:『什麼?你的戀母情見解是基於你母親只有二十多歲?』
佛儒:『那是當然的.』
甜甜:『那麼陳公公戀上五十多歲的女人,是什麼心態呢?會否是我在六十歲畤,容貌還停留在二十歲呢?』
佛儒:『心態留在孩提時代就有可能,至於覺得自己的容貎停留了四十年就.....,那我要去深入研究一下,但應該是屬於自戀狂.』
 

就在他們還在討論之際,大殿外站立的牛頭向著馬面說:『掏古井那麼簡單的行為,都要請洋人來分析?』
馬面:『你說話細聲一點,太后聽到,會閹割你.』
牛頭:『閹了我還好,我來世找一頭陳府來投胎,自然便成了陳公公.』
馬面:『最怕那時同名唔同命!』

 
牛頭和馬面在爭議片刻之後,小李子已送佛儒到大殿門口,馬面便向佛儒問:『小人馬面,讀得書少,睇得門口多,想請教佛儒,女人是否有戀子情呢?』
佛儒:『其實佛儒陽壽八十多年,都是研究女人,但始終無法明白女人的心態.小甜甜之事令佛儒對女人的認識更為迷糊.佛儒來世投胎,會再去研究女人.』

 
佛儒離開後,牛頭便向馬面說:『馬面,你有無搞錯,發老姣那麼簡單都要問大儒.』

 
牛頭跟馬面又再爭論不休.......... 而小甜甜和太后便在研究擺設風水陣,期望她們還陽後,不會遇上有戀母情的窮小子,而是有戀婆情的富家子.

2009年7月6日星期一

精蟲數量知多少

在一化驗所的櫃台處,一位女化驗員向著一名中年壯男說:『先生,你的精蟲只有三仟萬條,所以不符合損精資格.』男子頓時大喊:『有無弄錯,我只得3,000萬條精蟲?』女化驗員便說:『請稍安無燥.我們有一女化驗員數出你有2,800萬條精蟲,另一女化驗員數到你有3,200萬條精蟲,所以我們取 了一個中位數來估計你的精蟲數量.』壯男立即歇斯底里地反駁女化驗員說:『我也是化驗師,我數過自己的精蟲,至少有7,600萬條.你們的化驗所有無牌照的?』女化驗員便平靜地回答:『先生,自己數自己的精蟲數目是會失誤的,因受個人的期望所影響,這是基本科學實驗常識.』壯男聽聞後更為怒不可遏:『我就是期望自己有一億至三億條精蟲,結果數出來只有7,600萬條,所以才找你們來化驗.我自己期望自己至少有一億條精蟲,我自己數出來只得7,600萬條,就証明我的能力是超越基本科學實驗原則,不受個人期望所影響的.我能人所不能,我是能人.』

女化驗員正無言以對之際,能人突然以古文發言:『汝等乃女流之輩,並無精蟲,焉知精事?』女化驗員只有無奈地回答:『Yes! Sir!』跟著能人才取了化驗報告離開化驗所.

一 位清潔阿嬸,在化驗室所在的大廈樓梯打掃時,赫然發見一名男子瑟縮地蹲在地上,他兩手遮蓋著頭頂,正在苦泣.阿嬸走到該名男子面前:『先生,你無事吖嘛!』男子抬頭一望:『三姑,你不是在我所住的大廈做清潔的嗎?哦,你是在這裡兼職的.』阿嬸便回答:『你不是肥李嗎?為何你在這裡哭泣?』男子便拭去淚水,回答道:『樓上那間九流化驗所,說我的精蟲太少,簡直不知所謂.』阿嬸便說:『我聽樓上那些女化驗師講,精蟲的數量是因人而異的,不可強求.你還是節哀順變吧!』話畢,阿嬸繼續打掃樓梯,而李能人又繼續屈膝在飲泣.

各位女化驗師,精蟲之量,男士之尊也.為此,日後化驗到男子的精蟲數量時,至少要把該數目乘2.5倍,男士才不會質疑你們的誠信和專業的.


朋友,香港七一大遊行的搞手,自己點算遊行人數是其他學者點算人數的2.5倍,卻說他們的點算是最精確無誤的.自己考試,自己給自己76分,老師只給你30分,你就話老師無資格做老師.嗚呼!很多人要重返校園,重新學習符合香港標準的基本科學實驗原則了.

2009年7月4日星期六

寧為石膏像

我是一尊石膏像,我有一對雄偉的雙手,我有一副魁梧的身軀,我有兩條堅強的腿子.我閱人無數,每天在我面前都站立者形形色色的人群,有壯男,有美女,他們欣賞我、批評我、稱讚我或譏笑我.可是,我無法為欣賞我的人說句謝謝你,我無法為批評我的人而辯駁,因為我是一名不能言語的石膏像.但是,我卻好過曾經彈指可花天下財的小甜甜,呼風喚雨過後,卻被信任的公公挖苦成地底泥,但已無生命去自辯了.然而,我這尊石膏像,在工匠的磨練下,由爛泥升格成了供人欣賞的 藝術品,總好過一名曾經叱吒風雲的富婆,走後的聲名卻污穢不堪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