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尋 此 網 誌

2009年7月28日星期二

【善男日記】之「懷念您」

今晚考完試,總算如釋重負.讀工業學院也不容易,功課較中學時期多得很.傍晚時又經過商業區一座新式寫字樓大廈,徘徊了片刻.在我腦海中,她的倩影仍然揮之不去.

三年多之前, 我剛中學畢業,朋友介紹入了一間中型公司做初級見習生,公司就在該座新式寫字樓大廈內.我滿腔熱誠地做著自己第一份工,沒有注意自己只是池塘裡的一隻小蝦蟆,也會招來妒忌和其他同事的踐踏.做了一個星期我已想離職,實在抵受不了那種惡性的競爭環境,但母親說我入世未深,做人就是如此的,要我堅持下去.

兩星期後的一個早晨,經理背後的其中一位女天皇叫我急拿一些文件去另一間公司.正當我想站起身時,她出現在我桌子前,誠意地自我介紹她是這裡的其中一位營業代表,她說自己剛放完大假回來,問我是否新來的同事?叫什麼名字?跟住我便急忙地離開辦公室.

在往後的大半年裡,我都跟她有工作上的接觸.她做事細心和有責任感,提點我很多做事的方法,以減少無經驗所做成的錯誤.雖然我在這公司是新丁,但我已被那幾個經理背後的女天皇搞到對同事失去了信任,只記得童年時大人常說,出來做事要事事小心.我不知道她是好人還是壞人,但我在這公司內經常受到無理的挑剔, 就好像是一名沉了船而漂流到荒島的人一樣,感到無助和孤單.她的關心和誠懇,教我這名荒島漂流者無法不依附著她和相信她.

她大學畢業後就在這間公司當營業員.她為人成熟,談話有分寸,熱誠而率直.每次她洽談生意成功後回到公司都很開心,買了一些零食給我吃.當她碰上衰運,談不成生意時,便坐在她的寫字枱前俯首沉思,但我不知她是否在流淚.我慢慢發覺她的喜與悲都已牽動了我的心窩.

一個有數天假期的長週末,公司有一個大型宴會,她正坐在我身旁,但她不時都站起來,走到其他地方與人寒暄.那晚我不知何故,飲了很多杯酒.席散之後,離開酒樓時,下著滂沱大雨,我只感到其他人扶我躺下了一輛車子的後座位,跟住只聽到她那親切的聲音,告訴其他人她會送我回家.


翌日清晨起床時我感到驚訝!自己竟然睡在一位陌生女人的床上.她以成熟而溫和的語氣給我解釋,因昨夜下著豪雨,很多地方水淹,交通十分擠塞,而她也非常疲倦,所以便載了我回她的家.她說她一個人獨居,所以不會有麻煩的.

我食完早餐之後,她開車送我回家.母親開門見到她時把她全身由頭到腳打量一番,跟住便連聲道謝.但她沒有進我家裡,因她有一些要事去辦理.她離開後,母親匆忙問我:『那女仔看上去年紀大過你,不會是你的女朋友吧?』我連忙否認便入房倒下休息.她說得對,有很多研究已發現晚上飲到酩酊大醉,翌日早上仍然會感到暈眩的.這也是她送我回家的原因.然而那個長假期我幾乎沒有再出過街了.

假期完後我回到公司,到中午時還未見她上班.後來從一個女天皇那裡得知她已離職,去了外國再讀書.我在那間公司又過了孤寂的數個星期,跟著我也不幹了.她走後,我好似一隻失了方向舵的船般,無法找到自己的方向.後來我輾轉做了幾間寫字樓,但都做不長.或許,是因為我在其他寫字樓,再也沒有遇上像她一樣,射著柔光的導航燈.

我開始厭倦辦公室的工作環境,每個人都在孤軍作戰,也沒有交心的朋友.她跟我說過外國的專上學院,六成是女生,男生只佔四成,而且差距有擴大的趨勢,估計在未來的日子 裡,男生的佔有率可能會跌至三成或甚至更低.她勸勉我不要以為自己是男仔便有優勢,叫我如果環境許可都應該繼續升學,以免被社會淘汰.她作為一位女性,也不安於做一名家庭主婦.我決定去報讀工業學院,放棄白領的工作.

她離去後我才想到很多問題,為什麼她會和我特別談得來?可能她在公司裡也是一名荒島漂流者,也被那幾個女天皇所排斥.她可能見我入世未深,不會對她做成傷害.或許她也在惡性爭鬥的辦公室裡也感到孤苦伶仃.為何她快離職也不告知我,相信我永遠都不會知道答案,就如人生遺留很多永無答案的問題一樣.我意識到就算將來我有機會再碰上她,也不可能與她生活在一起,我們在各方面的距離都太大,沒可能衝破世俗的枷鎖.然而,在我踏入成長的階段,對前路感到灰暗時,她, 短暫的出現,卻照亮著我的生命!

2 則留言:

  1. 遇上這樣的人,有這樣的經歷,已是天賜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校長,我十分欣賞你這句評語,尤其是最後那四隻字「已是天賜」,評論得非常恰當!謝謝你!

    回覆刪除

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,請不要放廣告!謝謝你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,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,而這30%的增長,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。 … 書商推測,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,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,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,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。 ‧‧‧‧‧》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?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「情緒低落」折磨。邱吉爾是飽受「情緒低落」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。「情緒低落」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,是沒法子避免的,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。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「情緒低落」的探討呢?

你以前是否認知道,配偶之間是存在「身份危機」呢?